2017年5月17日 星期三

〈道德經論正.疑古謬論綜駁.葉適〉

葉適

〈習學記言.老子〉:
  言老子所自出,莫著於《孔子家語》、《世家》、〈曾子問〉、《老子列傳》。蓋《二戴》記孔子從老聃助祭於巷黨云云,史佚子死,下殤,有墓,禮家儒者所傳也。司馬遷記孔子見老聃,嘆其猶龍。遁周藏史,至關。關令尹喜強之著書,乃著上下篇,言道德之意,非禮家儒者所傳也。以莊周言考之,謂「關尹、老聃古之博大真人」,亦言孔子贊其為龍,則是為黃、老學者借孔子以重其師之辭也……且使聃果遁周藏史,嘗教孔子,以故記雖心所不然,而欲自明其說,則今所著者,豈無緒言一二辨析於其間,而故為岩居川遊素隱特出之語何耶?然則教孔子者必非著書之老子,而為此書者,必非禮家所謂老聃,妄人訛而合之爾。


朔雪寒駁

  葉適的說法完全無邏輯素養可言,葉適的謬說也並非只在考證《老子》時才出現,事實上他的另一篇考證《孫子兵法》的文章,一樣充滿了荒謬的論證邏輯。譬如這裡強分孔子問禮的老聃跟孔子所見的老聃為兩個人,其原因只在於葉適看不懂〈曾子問〉中老聃關於禮的思想與《老子》之間的關係。因為看不懂而妄發議論是疑古者常見的論文製造與生產方式。
  從以上葉適的說法,其論證禮家儒者所傳、非禮家儒者所傳的證據是,沒有證據。他稱孔子稱讚老子為龍,是「黃、老學者借孔子以重其師之辭也」,一樣沒有舉出任何證據。至於他所說的「而欲自明其說,則今所著者,豈無緒言一二辨析於其間」更是完完全全看不懂〈史記.老子韓非列傳〉的結果。因為〈史記.老子韓非列傳〉明明白白的說:「老子脩道德,其學以自隱無名為務。居周久之,見周之衰,迺遂去。至關,關令尹喜曰:『子將隱矣,彊為我著書。』於是老子迺著書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餘言而去,莫知其所終。」明明白白的說出了這是關令尹喜強迫老子寫的,且葉適之前的引文也明明引出了重點部分,怎麼這時候還會說什麼「而欲自明其說」呢?同時即便退一百萬步來說吧,就算老聃想要「自明其說」如何便需要「豈無緒言一二辨析於其間」,試問今日可見的所有先秦古籍,究竟哪個「欲自明其說」的作者曾經有「緒言一二辨析於其間」呢?
  於是葉適終於得出結論了:「然則教孔子者必非著書之老子,而為此書者,必非禮家所謂老聃,妄人訛而合之爾。」如果考證文章可以這樣胡湊瞎掰的寫,恐怕今日人類的世界已經被這種荒謬透頂的文章所淹沒了!但可悲的是,這些沒有證據,或者證據本身與結論毫不相關的論文,卻普遍的存在於今日的考據學界。甚至比之於宋朝、清朝的水準還要低落!
  《老子》關於「禮」的論述,全書不過五次,但這五次裡面就有兩次提到了「喪禮」,也就是孔子回答曾子、子夏、季康子、孟武伯的問題裡所引用的出自老聃的喪禮的知識。那是接近於一半的機率了。而且關令尹喜強迫老聃寫書,並不是要求他寫出什麼禮學經典啊!因此,《老子》就算一個禮都沒有提到,也不能因此就認定《老子》的作者不懂禮。這是一個常識問題。至於孔子與老聃問答的合理性證明,請見〈孔子與老子〉,不贅。

〈禮記.禮運〉:
  言偃復問曰:「如此乎禮之急也?」孔子曰:「夫禮,先王以承天之道,以治人之情。故失之者死,得之者生。《詩》曰:『相鼠有體,人而無禮;人而無禮,胡不遄死?』是故夫禮,必本於天,殽於地,列於鬼神,達於喪祭、射御、冠昏、朝聘。故聖人以禮示之,故天下國家可得而正也。」
〈論語.堯曰〉:
  子曰:「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也。不知禮,無以立也。不知言,無以知人也。」
〈論語.季氏〉:
  陳亢問於伯魚曰:「子亦有異聞乎?」對曰:「未也。嘗獨立,鯉趨而過庭。曰:『學詩乎?』對曰:『未也。』『不學詩,無以言。』鯉退而學詩。他日又獨立,鯉趨而過庭。曰:『學禮乎?』對曰:『未也。』『不學禮,無以立。』鯉退而學禮。聞斯二者。」陳亢退而喜曰:「問一得三,聞詩,聞禮,又聞君子之遠其子也。」
〈呂氏春秋.安死〉:
  魯季孫有喪,孔子往弔之。入門而左,從客也。主人以璵璠收,孔子徑庭而趨,歷級而上,曰:「以寶玉收,譬之猶暴骸中原也。」徑庭歷級,非禮也;雖然,以救過也。
〈墨子.公孟〉:
  子墨子與程子辯,稱於孔子。程子曰:「非儒,何故稱於孔子也?」子墨子曰:「是亦當而不可易者也。今鳥聞熱旱之憂則高,魚聞熱旱之憂則下,當此雖禹湯為之謀,必不能易矣。鳥魚可謂愚矣,禹湯猶云因焉。今翟曾無稱於孔子乎?」


  根據以上資料,按照葉適的邏輯,則「徑庭歷級、不稅冕而行」的孔子必非言偃之師、伯魚之父;與人辯論而稱讚孔子的墨子,必非創作《墨子》〈非儒〉上、下篇之墨子,必非主張節葬、非樂之墨子。「妄人訛而合之爾」!果真學者考證一件事情都是用如此邏輯做如此推論,難道不會貽笑大方嗎?豈不可悲!

2017年5月10日 星期三

如何將 Epub2 轉換成 Epub3

  由於為了利用readmoo把自己的電子書上架到iBook上,因此必須將原本的Epub2格式的檔案轉換成Epub3的檔案。於是研究了一下,發覺囉哩八說的說法一堆。最終找到一個很快的路徑完成這件事,不廢話,請依照下面的做法即可輕易完成:

一、下載 Sigil 0.8.6 以上的版本

  這件事最快的解決辦法不是去GitHub下載Sigil原始碼。直接從以下網址下載 Sigil v0.9.8 繁體中文版 :Sigil v0.9.8 繁體中文版 – 所見即所得的 EPUB 電子書編輯軟體
  有三種版本可供安裝:
  可下載免安裝版本。下載後打開即可使用。

二、下載 Sigil 插件 ePub3-itizer

  ePub3-itizer的功能就是把 epub2 格式的檔案轉換成 epub3 格式的檔案。由於ePub3-itizer需要Sigil 0.8.6 以上的版本,因此才需要第一個步驟。ePub3-itizer在GitHub的網址如下:ePub3-itizer
  從打紅圈處下載zip檔案。下載後解壓縮。

三、下載 python 2.7、3.4或更新版本

  下載後進行安裝,下載網址為:Python - Official Site

四、在 Sigil上安裝ePub3-itizer插件(plugin)

1.選擇Plugins→Manage Plugins:

2.選擇 Add plugin功能,然後選擇下載的ePub3-itizer zip壓縮包中plugin裡面的ePub3-itizer_v037.zip。即可完成安裝。

 3.打開要轉換的電子書,選擇Plugins→Output功能,選擇安裝的插件 ePub3-itizer 功能,即可開始進行轉換。最後會要求另外存檔,選擇新檔名即可完成轉換。
  最後把電子書上傳到Readmoo之後,其中上架到iBook的選項便被激活了!

2017年5月6日 星期六

〈道德經論正.疑古謬論綜駁.陳師道〉

陳師道

《理究》:
  世謂孔、老同時,非也。孟子闢楊、墨而不及老。荀子非墨、老而不及楊。莊子先六經而墨、宋次之,關、老又次之,惠、莊終焉:其關、楊之後,墨、荀之間乎?


朔雪寒駁

  陳師道在沒有理解諸子的時代先後時,便做出這種主觀臆斷,只能說這是犯了疑古者的通病。孟子不批評老子,就能證明老子不存在?這種邏輯豈不可笑!老子是孔子之師,是孔子所尊敬的人,也是孔子弟子們、孔子後裔子思所尊敬的人,孔子、孔子弟子們、子思都大量引用老聃的話。試問,即便孟子不想承認老聃對孔子、對儒家的影響力,他能、敢批評孔子的老師嗎?畢竟是孔子親自前去向老聃求教的,孟子如果批評老聃,那豈不是等若暗中批評被自己尊稱為聖人的孔子!這可行嗎?且荀子批評墨子、老子卻沒有批評楊朱,為何同樣的邏輯陳師道沒有說楊朱是荀子之後的人呢?而且莊子論述先後的次序就能拿來證明誰先誰後?其證據力在哪?
  整體而論,陳師道這些主觀臆測之詞,荒謬透頂、時間混亂!而其「證反」孔子、老子不是同時人的「證據」竟是如此「荒唐、錯亂、簡單」,更是一絕!這樣的東西,水準太差,以致於連疑古派都不再採用!疑古派抬出陳師道也不過是拿來充人數、壯膽氣、找根源用的!問題是如此荒謬的疑古根源,難道不可笑嗎?

2017年5月3日 星期三

道德經論正.序

《道德經論正》上編電子書購買連結

  這本《道德經論正》在1997年開始創作孫子兵法論正》時便已經有了一點輪廓,同時也開始了初步的資料收集工作,但當時這個工作主要還是伴隨著收集《孫子兵法》的相關資料進行的,因此並不全面。我在1999年十一月完成了第一版的《孫子兵法論正》,時間長到我得回去翻看過往的記錄才能確認的地步。當時個人衡量整個學術環境,深知除了《孫子兵法論正》將被用「種種理由」加以「長期封殺」之外,《道德經》也即《老子》的作者究竟是誰這個看來可笑卻是中國學術史上最大的公案,也不可能被他人所解決。尤其當這些企圖解決公案的作者沒有利用《孫子兵法論正》的成果、結論、方法的前提下。
  老子公案是歷來參與爭論、論戰中學者地位加總起來最大、數量最多、影響力最大的一個!其主要論戰文章的篇幅,據稱有三十五萬字以上,大到必須兩本厚厚的論文集才能承載完畢的地步。其爭論的時間竟長達了接近一百多年,至今仍未有令人完全信服的結果出現,直到本書的完成。
  現在則已是2017年了。因此可以說這本書從構思到成書,走了快二十年的時間!目前其實也只是完成了上編,但其篇幅卻已經超越了一百多萬字的《孫子兵法論正》全書,而接近三百萬字了!本書探討了上千則的引文差異與演變脈絡,整理出了三十幾張的表格!徹底解決了老子公案、文子公案、列子公案等公案,重新定位了許多春秋時代重要人物的死期與重大事件的發生時間!
  本書動用了個人從撰寫《孫子兵法論正》以來所建立的種種資料庫,包括:
  《兵十二論》資料庫:這個資料庫將中國古代軍事思想尤其是先秦兵法的文字分門別類,以概念為索引,建立而成。
  古籍異文資料庫:這個資料庫是筆者在近二十年來閱讀與校對古籍時隨手收錄的古籍異文資料庫。
  小說資料庫:這個資料庫是筆者為了撰寫春秋戰國幾大軍事家傳記而收集的先秦人物之料庫。此資料庫以先秦諸子、人物為索引,收集了先秦至唐朝所有關於這些人物的相關記載。其主要服務於孫武傳(《劍道》)、吳起傳(《雙戟》、孫臏傳(《孫龐鬥智》)等三本小說。其人物收錄範圍則從春秋前期直到秦國滅亡!
  《管理的哲學》資料庫:這個資料庫主要是為了系統化先秦諸子管理思想而收集整理出的資料庫,以分類的主題為索引。
  先秦諸子至唐朝古籍電子書資料庫:這個資料庫收集了先秦至唐朝的幾乎所有古籍的電子檔。許多都是個人從1997年以來陸續親自打字鍵入、標點、校對多次而來。其餘的則是近二十年來陸續從網路上收集、校對而來!
  除了這些資料庫外,還有一些零星的資料庫與閱讀筆記,就不再多說。外部資料庫主要使用了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資料庫、寒泉資料庫!
  牽涉到的技術則有自行撰寫的關鍵字查找、文本比對技術等等。外部技術使用了光學辨識(OCR)軟體,解決了許多疑古謬論的電子化問題。並使用了中國哲學書電子化的文本比對功能。
  為了寫成這本書幾乎用上了所有能用上,以及眾人未曾想過的技術與方法。卻仍然耗時長達二年多!相比於當年寫作《孫子兵法論正》時那有壓力卻單純的環境,個人在寫作本書時不只有更大的壓力籠罩著,還遭到了眾多的干擾。以致於此書從2015年動筆,直到2017年才能收尾!其間的艱辛與壓力不足為外人道!
  我並不是在一個集權與獨裁的國家誕生的平民,在我開始進行文學創作時,蔣經國也已經死了快十年,至於蔣中正更早已從許多人的記憶中消失了!蔣中正真的消失很久了,直到他屢次的被政客提起!不然,誰還會記得他。我既沒見過蔣中正,更對蔣經國沒有太多的印象。蔣經國唯一在我的童年留下的印象是小時候無聊時看天主教傳道大會的影片時看到的相關片段,其他的不過都是一些模糊的印象。我並不懷念以前的時代,但未來也並不讓我產生期待。集權、獨裁彷彿離我很遠了,但我卻是在這樣的一個民主國家下被長期、超長封殺的。在一個不是蔣中正帶來的政黨執政的情況下,所開始的封殺。
  這樣的封殺一直到這幾年才有了點改變。首先是維基百科終於承認了《孫子兵法》的地位!《孫子兵法》是孫武寫於前515年至前512年之間的事實,終於在一個公開的公共媒體上被承認了。然而,主流媒體與主流學界、出版界的封殺,還是嚴重的阻止了學術界的學者們引用這本書以及這本書的種種創見與結論,或者在這本書的基礎上進行開創性的社會科學的研究。以致於近幾年的許多博碩士論文居然還在沿用著民國以來由許多權威所瞎掰胡謅出來的結論!
  由於《孫子兵法論正》被封殺,同時導致個人的其他著作也相繼被封殺,而封殺的種種理由,也從學術界的理由轉移到了政治界的理由。由於個人的創作從書籍到軟體以致於專利都被軟硬封殺,眾多勢力夾殺之下,個人的經濟狀況也每下愈況。因此,本書的寫作過程便也斷斷續續的分為好幾個階段。每個階段都不是連續的,但收集資料的工作卻也是從1997年便已經展開,至今已經收集了20年了。從人工看古籍一筆一筆資料的手動收集,到最後個人寫程式自動收集,時間從一整年濃縮到一秒鐘。從人工把疑古謬論的稿件手動鍵入,到最後採用OCR文字光學辨識軟體進行錄入。技術的進步,無疑大大的節省了個人寶貴的生命與時間。十五年的停滯,便也顯得是一個明智之舉。
  在2015五月左右個人開始展開了最後的完稿動作,中間又不得不為了經濟問題等原因,中斷半年以致於到該年年底才又開始接手完稿。最終在2016年,總統大選結束後將上編完稿了。但此後由於發現《文子》中「老子曰」與《老子》的重要聯繫,於是不得不把文子公案也一併解決!於是轉瞬間,時間已經來到2017年四月了。上編完稿時全部字數已經接近三百萬字了。
  這本書之所以篇幅如此龐大,主因在於個人採用了跟《孫子兵法論正》近似的寫作方式。同時為了加速寫作速度,以及減低文章的複雜性,不採用一般論文註解的方式來寫作,而是選擇重複性羅列完整資料之後再進行論述的寫作方法。這樣做的好處在於減少讀者記憶力上的負荷!因為這本書所談論的議題,是一個非常龐大的議題,牽涉到了幾乎所有春秋戰國時代的主要著作與智者的思想。
  這本書除了絕小部分的徵引文獻如《尚書》的相關引文、叔向、子路的引文早在個人發佈發現以前就被其他學者披露以外,其他春秋戰國時代的引文,如孔子、顏回、子游、《素問》等書的引文幾乎都是首次披露的!也是早在1997年個人為了收集《孫子兵法》的徵引文獻時便已經發現的。為免挂一漏萬,因此這次重啟寫作計畫後,幾乎又將先秦諸子全部重看了一遍,一點一滴的從原始文獻中重新累積相關的想法與證據。若以內容而論,足以改寫整個漢學界對於春秋戰國這個中國學術、思想源頭的認知狀態,從而導致中國學術史、文學史、哲學史、思想史,甚至道教史、道家史、儒家史、修辭學史、醫學史、數學史、軍事史、法學史、佛教史、中西交流史的或巨大或微小的改寫。至於《老子》何時成書的問題,自然也已經徹底解決了!徹徹底底的解決了!
  關於中國學術史、文學史、哲學史、思想史、道教史、道家史、儒家史的改寫都與一件簡單易明的事實有關,也即孔子以降的儒家主要人物幾乎全部徵引了老聃的話語(或出自《老子》,或出自《文子》,或出自其他古籍所記載的關於老聃的談話文字。),其中又以孔子個人徵引達五十幾次為最高記錄,而孔子之孫子思也熟悉老聃的話語,曾在一段話中同時引用了出自兩個地方的老聃話語(也即同現現象)。盤點本書已經整理出的徵引者,計有:孔子、子路、子貢、顏回、子游、子夏、曾子、子思、吳起、李克、孟子、荀子、韓非等。儒家深受「老聃」影響的證據已無可撼動!至於道家史的改寫則與文子、楊朱、亢倉子等老子弟子的年代的確立有關!
  關於修辭學史的改寫,本書針對老聃的修辭技巧進行了廣泛的探討,其中出自老聃的數十則譬喻在春秋末年以後,經歷了轉引、改造、模仿等過程,本書對其演變脈絡一一進行分析。老聃對於修辭學的影響無可質疑,並且其影響力遠遠凌駕於孔子之上。甚至孔子個人的「微言大義」的論述技巧其實正是受老聃的啟發而來!老聃的這種影響主要體現在《文子》一書的「老子曰」之中,而文子公案已被徹底解決。因此修辭學史也到了不得不修改的時刻了!
  關於醫學史的改寫與《素問》、《難經》以及《文子》、《子華子》中所揭露的中醫理論有關!而更重要的是這些書籍的成書年代獲得了確立,《文子》、《子華子》、《難經》為春秋末年書籍,《素問》則約成書於春秋末年至戰國初年。
  關於軍事史的改寫乃在於孫武、司馬穰苴(《司馬法》)以降的主要兵家,如吳起、孫臏、商鞅、尉繚子等人都徵引了老聃的話語,並且這些兵家的部份用兵思想確實與老聃有關。而文子本人則早於吳起提出了戰爭起因的分類說法,吳起則在文子的基礎上進行了改良!加上老聃的許多弟子幾乎都論兵,這些都是以前的軍事史學家所從未意識到的客觀事實!
  關於法學史的改寫乃在於《文子》中老聃「論法」的部份,上承姜太公、管仲,下啟吳起、李克、商鞅、申不害、慎到、荀子、韓非。老聃在法學史中的地位與重要性在此之前一直被嚴重的忽略了!
  關於佛教史、中西交流史的改寫乃在於《列子》一書成書年代的確立,以及其中「放生思想」早在春秋末年便已經在趙氏領土流行的事實,以及機器人的傳說確實來自「西方」等客觀事實!這些客觀事實表示中西交流的起點早在春秋時代以前便已經開始了!
  關於數學史的改寫乃在於《子華子》提到了最早的「幻方」構造描述!遠遠早於宋朝的楊輝。
  在個人終於支撐到十五年以後,在生命沒有被莫名其妙的終結掉的情況下,個人頂著龐大的壓力,亦步亦趨的完成了《道德經論正》上編的寫作。

  老子稱:「慎終如始,則無敗事矣。」、「夫惟道,善始且成。」,至少寫到這裡,個人已無愧於心、無愧於此書多年來所教導給個人的智慧了!至於本書這樣震驚世俗的發現與徹底終結的結論,將在何時才能擺脫「主流」的多重封殺,而在學界產生應有的影響力。這就遠不是個人微薄的力量所能期盼的了!

2017.4.27 朔雪寒

2017年4月18日 星期二

中國哲學史綜合目錄

  疑古時代在如此陣容的所謂「中國哲學史」「經典」的籠罩之下,多少學者能走出去呢?多少讀者初次甚至終身接觸所謂的「中國哲學史」不是看以下的經典呢?難道還有多少其他的選擇?難道還有比這些「大學者、權威、專家」還權威的著作嗎?可是就是這樣的版本,除胡適等極少數「作者」之外,「老子」都被排在「孔子」之後,《老子》被當成「非一人一時之作」的偽書!要說數十年來帛書、竹簡《老子》的出土改變了什麼!或者是產生了更多的關於《老子》文本的謬論!
  當孔子徵引了老聃的話五十幾次、遍佈於十幾本古籍之中的事實被揭露之後,當儒家從孔子開始的主要人物:孔子、子路、顏回、子貢、子游、子夏、曾子、子思、吳起、李克、荀子、韓非全部徵引了《老子》或《文子》中「老子曰」的事實被揭露之後,當老子在兩漢以及以前的實際影響力被逐一披露出來之後,當整個老子公案以及文子公案被「徹底了結」之後(具見《道德經論正》)。中國學術史、哲學史、思想史都將不可避免的要進行規模極為龐大的改寫!
  在中國學術史、思想史、哲學史即將大改寫之際!筆者整理了這張簡表,利用的是博客來上面的書目。對於老子公案的徹底了結,請參考《道德經論正》(定於2017.4.27發表與在Google Play Books上架發售)。已經發佈在網路上的詳細的反駁,可參考:〈道德經論正.疑古謬論綜駁〉〈道德經論正.疑古謬論綜駁.羅根澤《古史辨》第六冊序言〉。若對所有疑古謬論的反駁有興趣,可參考:《道德經論正》目錄的相關連結文章。
  最後,如此重大的學術事件,歡迎大家共襄盛舉!
朔雪寒 2017.4.18


胡適《中國哲學史大綱》

第一篇導言
第二篇中國哲學發生的時代
第一章中國哲學結胎的時代
第二章那時代的思潮
第三篇老子
第四篇孔子
第一章孔子略傳
第二章孔子的時代
第三章易
第四章正名主義
第五章一以貫之
第五篇孔門弟子
第六篇墨子
第一章墨子略傳
第二章墨子的哲學方法
第三章三表法
第四章墨子的宗教
第七篇楊朱
第八篇別墨
第一章墨辯與別墨
第二章墨辯論知識
第三章論辯
第四章惠施
第五章公孫龍及其他辯者
第六章墨學結論
第九篇莊子
第一章莊子時代的生物進化論
第二章莊子的名學與人生哲學
第十篇荀子以前的儒家
第一章大學與中庸
第二章孟子
第十一篇荀子
第一章荀子
第二章天與性
第三章心理學與名學
第十二篇古代哲學之終局
第一章西曆前三世紀之思潮
第二章所謂法家
第三章古代哲學之中絕
附錄
諸子不出於王官論

馮友蘭《中國哲學史》

第一篇子學時代
第一章緒論
第二章汎論子學時代
第三章孔子以前及其同時之宗教的哲學的思想
第四章孔子及儒家之初起
第五章墨子及前期墨家
第六章孟子及儒家中之孟學
第七章戰國時之「百家之學」
第八章老子及道家中之老學
第九章惠施、公孫龍及其他辯者
第十章莊子及道家中之莊學
第十一章墨經及後期墨家
第十二章荀子及儒家中之荀學
第十三章韓非及其他法家
第十四章秦漢之際之儒家
第十五章易傳及淮南鴻烈中之宇宙論
第十六章儒家之六藝論及儒家之獨尊

勞思光《新編中國哲學史》

一卷
論中國哲學史之方法——中國哲學史序言
壹已往成績之檢討
貳中國哲學史的方法問題
三哲學史的任務與基源問題研究法
肆中國哲學史的特殊問題
第一章論中國古文化傳統之形成
壹略說古史資料及考證之設准
貳古中國民族分布大略及殷民族之發展
一古民族之三集團
二殷民族略考
三結語
三殷周民族之關係及其盛衰
一略論周民族之起源及發展
二殷周關係
三周初之政治形勢
肆南北文化傳統之形成及影響
一南方傳統之形成及其特色
二北方傳統之形成及其特色
三南北傳統與先秦哲學思想
第二章古代中國思想
壹有關原始觀念之問題
貳古代中國思想的重要觀念
一《詩經》中之「形上天」觀念
二《易經》中之「宇宙秩序」觀念
三《書經》中之政治思想
三附論原始信仰
一人格天觀念
二中國古代之「神鬼」觀念
三「命」觀念
第三章孔孟與儒學
上孔子與儒學之興起
壹儒學之源流問題
貳孔子之生平及其學說
一孔子之生平
二孔子之學說
三孔門學派與孔子遺留之問題
下孟子及儒學之發展
壹孟子之生平及其自處
貳孟子之學說
一心性論
二政治思想
三其他理論
第四章道家學說
壹道家思想之源流及時代問題
貳老子與《道德經》中之思想
一老子其人
二《老子》其書
三《道德經》思想大要
三莊子與《南華經》中之莊學
一莊子其人與其書
二莊子之思想
第五章墨子與墨辯
壹墨子其人其書之時代
貳墨子之思想
一兼愛
二天志與權威精神
三尚同與國家論
四非攻、非儒、非樂——墨子之文化觀
三墨辯
一墨辯之時代
二《墨經》中所涉之邏輯問題與名家理論
三《墨經》中之邏輯理論
四《墨經》中所涉之知識問題
第六章荀子與儒學之歧途
壹前言
貳荀子之生平
三荀子之學說
一性惡與師法
二心與天
三君與禮
四「學」觀念與「正名」
第七章法家與秦之統一
壹法家之人物及著作
貳韓非思想之特色及其傳承
三韓非子之思想
一論治亂
二論主權
三「勢」與「明」
四二柄與虛靜
肆韓非之影響及其歷史意義
第八章名家與名學
壹名家之立場及特性
貳公孫龍子之理論
  一「指物」
  二「白馬」與「堅白」
  三「通變」與「名實」
三關于「名學」一詞之討論
一胡、譚之說
二先秦思想中「名」之用法

陳元德《中國古代哲學史》

弁言
第一章緒論
第一節引言
第二節史
第三節哲學
第四節中國
第五節古代
第二章上古
第一節遠古
第二節部落
第三節朝代
第三章中古
第一節革命
第二節社會
第三節經濟
第四節政治
第五節宗教
第六節季世
第四章下古
第一節創業
第二節社會
第三節經濟
第四節政治
第五節宗教
第六節亂世
第五章群哲(一)
第一節綜論
第二節遲任
第三節武丁
第四節祖己
第五節周易
第六節祭公
第六章群哲(二)
第一節芮良夫
第二節衛和
第三節凡伯
第四節尹吉甫
第五節伯陽甫
第六節單朝
第七節單旗
第八節毉和
第七章群哲(三)
第一節公孫僑
第二節羊舌肹
第三節晏嬰
第四節敬姜
第五節梓慎
第六節蔡墨
第七節范蠡
第八節周祝
第八章老子
第一節略傳
第二節考證
第三節著書
第四節道家
第五節知識學
第六節本體學
第七節人生學
第八節政治學
第九章孔子
第一節略傳
第二節儒家
第三節述學
第四節綜論
第五節人生學
第六節政治學
第十章墨子
第一節略傳
第二節墨家
第三節方法學
第四節社會學(上)
第五節社會學(下)
第六節政治學
第七節餘論
第十一章孟子
第一節略傳
第二節探源
第三節概述
第四節人生學
第五節政治學
第十二章諸子(一)
第一節引言
第二節楊子
第三節告子
第四節許子
第五節陳子
第六節宋子
第七節淳于子
第十三章諸子(二)
第一節彭子
第二節田子
第三節慎子
第四節魏子
第五節華子
第六節鄒子
第七節尹子
第十四章莊子
第一節略傳
第二節道教
第三節玄學
第四節知識學
第五節人生學
第十五章名家
第一節綜論
第二節惠子
第三節公孫子
第四節辯者
第十六章墨辯
第一節綜論
第二節宇宙學
第三節知識學
第四節論理學
第十七章荀子
第一節略傳
第二節人生學
第三節心理學
第四節知識學
第五節社會學
第六節政治學
第十八章韓子
第一節略傳
第二節法家
第三節社會學
第四節政治學
第十九章後哲
第一節綜論
第二節易象
第三節大學
第四節中庸
第五節禮運
第二十章結論
第一節哲學
第二節史學

謝無量《中國哲學史》

緒言
第一編(上)上古哲學史(古代及儒家)
第一章哲學之淵源
第一節邃古哲學之起源
第二節唐虞哲學
第三節夏商哲學
第二章六藝哲學
第一節總論
第二節易教
第三節五學之教
第三章儒家
第一節孔子
第二節子思
第三節孟子
第四節荀卿
第一編(下)上古哲學史(道墨諸家及秦代)
第一章道家
第一節總論
第二節老子
第三節楊朱
第四節列子
第五節莊子
第二章墨家
第三章法家
第一節管仲
第二節申不害
第三節商鞅
第四節慎到
第五節韓非
第四章名家
第一節名家之淵源
第二節尹文
第三節惠施
第四節公孫龍
第五章雜家
第六章秦滅古學

馮達文、郭齊勇《新編中國哲學史(上)》

第一編先秦時期的哲學
緒論
第一章孔子創立的儒家哲學
第二章老子奠基的道家哲學
第三章墨子建構的墨家哲學
第四章早期儒家的性命說與孟子對儒學的深化
第五章道家思想的弘揚與莊子的精神追求
第六章陰陽五行說的發展與〈易傳〉的氣化流行論
第七章名辯思潮與後期墨家
第八章荀子對儒家「外王學」的拓展
第九章法家集成者韓非子的哲學

2017年4月7日 星期五

古代心理戰的幾個實例


晉文公

〈韓非子.外儲說左上〉:
  晉文公攻原,裹十日糧,遂與大夫期十日,至原十日而原不下,擊金而退,罷兵而去,士有從原中出者曰:「原三日即下矣。」群臣左右諫曰:「夫原之食竭力盡矣,君姑待之。」公曰:「吾與士期十日,不去,是亡吾信也。得原失信,吾不為也。」遂罷兵而去。原人聞曰:「有君如彼其信也,可無歸乎?」乃降公。衛人聞曰:「有君如彼其信也,可無從乎?」乃降公。孔子聞而記之曰:「攻原得衛者信也。」
〈新序.雜事四〉:
  晉文公伐原,與大夫期五日,五日而原不降,文公令去之。軍吏曰:「原不過三日,將降矣,君不待之?」君曰:「得原失信,吾不為也。」原人聞之曰:「有君義若此,不可不降也。」遂降,溫人聞之,亦請降。故曰:「伐原而溫降。」此之謂也。於是諸侯歸之,遂侵曹伐衛,為踐土之會,溫之盟後南破強楚,尊事周室,遂成霸功,上次齊桓,本信由伐原也。

中行穆子

〈說苑.貴德〉:
  中行穆子圍鼓,鼓人有以城反者,不許,軍吏曰:「師徒不勤,可得城,奚故不受?」曰:「有以吾城反者,吾所甚惡也;人以城來,我獨奚好焉?賞所甚惡,有失賞也,若所好何?不賞,是失信也,奚以示民?」鼓人又請降,使人視之,其民尚有食也,不聽,鼓人告食盡力竭而後取之,克鼓而反,不戮一人。

伍子胥

〈韓非子.內儲說下〉:
  吳政荊,子胥使人宣言於荊曰:「子期用,將擊之。子常用,將去之。」荊人聞之,因用子常而退子期也。吳人擊之,遂勝之。
〈吳越春秋.闔閭內傳.闔閭三年〉:
  闔閭聞楚得湛盧之劍,因斯發怒,遂使孫武、伍胥、白喜伐楚。子胥陰令宣言於楚曰:「楚用子期為將,吾即得而殺之;子常用兵,吾即去之。楚聞之,因用子常,退子期。吳拔六與潛二邑。


孫臏

〈長短經.攻心〉:
  孫子曰:「攻心為上,攻城為下。」何以明之?
  戰國時有說齊王曰:「凡伐國之道:攻心為上,攻城為下;心勝為上,兵勝為下。是故,聖人之伐國攻敵也,務在先服其心。何謂攻其心?絕其所恃,是謂攻其心也。今秦之所恃為心者,燕、趙也,當收燕、趙之權。今說燕、趙之君,勿虛言空辭,必將以實利,以迴其心,所謂攻其心者也。」
〈通典.兵典.兵十四.先攻其心〉:(《通典》卷一百六十一)
  戰國齊將孫臏謂齊王曰:「凡伐國之道,攻心為上,務先服其心。今秦之所恃為心者,燕、趙之權。今說燕、趙之君,勿虛言空辭,必將以實利,以回其心。所謂攻其心也。」

〈史記.孫子吳起列傳〉:
  孫子武者,齊人也。以兵法見於吳王闔廬。……孫武既死,後百餘歲有孫臏。臏生阿、鄄之閒,臏亦孫武之後世子孫也。孫臏嘗與龐涓俱學兵法。龐涓既事魏,得為惠王將軍,而自以為能不及孫臏,乃陰使召孫臏。臏至,龐涓恐其賢於己,疾之,則以法刑斷其兩足而黥之,欲隱勿見。齊使者如梁,孫臏以刑徒陰見,說齊使。齊使以為奇,竊載與之齊。齊將田忌善而客待之。忌數與齊諸公子馳逐重射。孫子見其馬足不甚相遠,馬有上、中、下輩。於是孫子謂田忌曰:「君弟重射,臣能令君勝。」田忌信然之,與王及諸公子逐射千金。及臨質,孫子曰:「今以君之下駟與彼上駟,取君上駟與彼中駟,取君中駟與彼下駟。」既馳三輩畢,而田忌一不勝而再勝,卒得王千金。於是忌進孫子於威王。威王問兵法,遂以為師。
  其後魏伐趙,趙急,請救於齊。齊威王欲將孫臏,臏辭謝曰:「刑餘之人不可。」於是乃以田忌為將,而孫子為師,居輜車中,坐為計謀。田忌欲引兵之趙,孫子曰:「夫解雜亂紛糾者不控捲,救鬥者不搏撠,批亢擣虛,形格勢禁,則自為解耳。今梁、趙相攻,輕兵銳卒必竭於外,老弱罷於內。君不若引兵疾走大梁,據其街路,衝其方虛,彼必釋趙而自救。是我一舉解趙之圍而收獘於魏也。」田忌從之,魏果去邯鄲,與齊戰於桂陵,大破梁軍。
  後十三歲,魏與趙攻韓,韓告急於齊。齊使田忌將而往,直走大梁。魏將龐涓聞之,去韓而歸,齊軍既已過而西矣。孫子謂田忌曰:「彼三晉之兵素悍勇而輕齊,齊號為怯,善戰者因其勢而利導之。兵法,百里而趣利者蹶上將,五十里而趣利者軍半至。使齊軍入魏地為十萬竈,明日為五萬竈,又明日為三萬竈。」龐涓行三日,大喜,曰:「我固知齊軍怯,入吾地三日,士卒亡者過半矣。」乃棄其步軍,與其輕銳倍日并行逐之。孫子度其行,暮當至馬陵。馬陵道陝,而旁多阻隘,可伏兵,乃斫大樹白而書之曰「龐涓死于此樹之下」。於是令齊軍善射者萬弩,夾道而伏,期曰「暮見火舉而俱發」。龐涓果夜至斫木下,見白書,乃鑽火燭之。讀其書未畢,齊軍萬弩俱發,魏軍大亂相失。龐涓自知智窮兵敗,乃自剄,曰:「遂成豎子之名!」齊因乘勝盡破其軍,虜魏太子申以歸。孫臏以此名顯天下,世傳其兵法。
〈史記.田敬仲完世家〉:
  (齊宣王)二年,魏伐趙。趙與韓親,共擊魏。趙不利,戰於南梁。宣王召田忌復故位。韓氏請救於齊。宣王召大臣而謀曰:「蚤救孰與晚救?」騶忌子曰:「不如勿救。」田忌曰:「弗救,則韓且折而入於魏,不如蚤救之。」孫子曰:「夫韓、魏之兵未獘而救之,是吾代韓受魏之兵,顧反聽命於韓也。且魏有破國之志,韓見亡,必東面而愬於齊矣。吾因深結韓之親而晚承魏之獘,則可重利而得尊名也。」宣王曰:「善。」乃陰告韓之使者而遣之。韓因恃齊,五戰不勝,而東委國於齊。齊因起兵,使田忌、田嬰將,孫子為(帥)〔師〕,救韓、趙以擊魏,大敗之馬陵,殺其將龐涓,虜魏太子申。其後三晉之王皆因田嬰朝齊王於博望,盟而去。
〈史記.魏世家〉:
  (魏惠王)十七年,與秦戰元里,秦取我少梁。圍趙邯鄲。十八年,拔邯鄲。趙請救于齊,齊使田忌、孫臏救趙,敗魏桂陵。……三十年,魏伐趙,趙告急齊。齊宣王用孫子計,救趙擊魏。魏遂大興師,使龐涓將,而令太子申為上將軍。過外黃,外黃徐子謂太子曰:「臣有百戰百勝之術。」太子曰:「可得聞乎?」客曰:「固願效之。」曰:「太子自將攻齊,大勝并莒,則富不過有魏,貴不益為王。若戰不勝齊,則萬世無魏矣。此臣之百戰百勝之術也。」太子曰:「諾,請必從公之言而還矣。」客曰:「太子雖欲還,不得矣。彼勸太子戰攻,欲啜汁者眾。太子雖欲還,恐不得矣。」太子因欲還,其御曰:「將出而還,與北同。」太子果與齊人戰,敗於馬陵。齊虜魏太子申,殺將軍涓,軍遂大破。

2017年3月29日 星期三

定州西漢中山懷王墓竹簡《文子》

  本文根據李定生、徐慧君《文子校釋》轉錄定州西漢中山懷王墓竹簡《文子》。
  定簡《文子》是疑古派用來創造「今本《文子》」偽書說的證據,因此筆者不得不花時間研究一下。於是整理出了以下的電子檔。除其中個別難字(如[衤過]→禍),直接以本字轉錄(禍),全部依照《文子校釋》的文字進行轉錄。全部約277+2條。
  經過與今本《文子》比對,可知這個「斷簡殘篇」所對應的部份完全集中在〈道德〉篇,並且只集中對應在這一篇中「文子、平王」對話的部份,那些在今本中屬於「老子」個人獨白的部份(不涉及「文子、老子」對話的部份),都無法找到對應的文字。因此竹簡所對應的文字幾乎沒有超出這篇中「文子、平王」問答範疇的。少數無法在今本找到對應,有可能是〈道德〉篇已經佚失的文字,但絕大多數都可以找到對應。這一點筆者另外整理出了一份PDF檔,等準備更妥當之後,會上架到Google Play Books上販售,以供研究者參考。言歸正傳,所謂定州竹簡《文子》其實只是今本《文子》中〈道德〉篇一篇。全部竹簡文字不過三千餘字,而今本《文子》有三萬九千二百餘字。篇幅不及今本十分之一,不能也無法代表所謂《文子》全書。而即便是這樣的短小、單篇篇幅,學術界的一大票學者也能誇張其詞、以偏概全,拿定簡《文子》、今本《文子》、《淮南子》之間的文字對應大作荒謬透頂的文章,實在可笑已極。部分學者更說凡是定簡《文子》有的都無法在《淮南子》中找到,於是下出疑古結論,證明今本《文子》抄襲《淮南子》。這種不講實證、不講證據,小學生也能隨意做出的瞎掰胡扯結論,不說出自大學者之口,甚至還能成為一時的共識!其荒謬性不言可喻!而其所根據的竟僅僅是《文子》的一個單篇〈道德〉篇的一份殘破不堪、毫不完整的殘簡!而從這裡出發的疑古謬論,至少支持了幾個國家支持的案子、幾本篇幅數十萬字的書籍!這除了體現出學術界的「瘋狂」之外,究竟有何「水準」可言?


定州西漢中山懷王墓竹簡文子釋文

0198 以壹異知足,以〔知權彊(強)足,以蜀立節口
0204 禍(禍)福得失之樞,而
0208 理事,故必仁且
0211 口天子執設)明堂口中口,天子口口口──
0222 足以口所欲,口口〔長史口口口──,足以
0251 讙(歡)愉而無憂者,
0300 =積碩,生淳德。淳德與大惡之端以口
0379 而義可〔極〕,所必不可隨,所立不可口,口
0451 〔聞所口口口〕
0564 〔口何?」文子曰:「執一無為。」平王曰:〕
0565 之也。」文子曰:「臣聞:傳曰致功之道
0567 口者奈何之?」文子曰:「仁絕,義取者
0569 有道之君,天舉之,地勉之,鬼神輔
0570 口不化,為之奈何?」文子曰:「不口人
0571 矣,故王道成。聞忠而陳其所口言
0572 〔者〕,謂之貪〔兵。〔恃〕其國家之大,矜其人民〕
0573 一道,〔[天日]〕其不行,奈何之?文子曰:
0574 地之守也。故王者以天地為功
0575 德,則下有仁義,下有仁義則治矣
0579 一人任與天下為讎,其能久乎?此堯
0581 產于有,始于弱而成于強,始于柔而
0582 口為下〔則守節,循首寬緩,窮〕
0583 〔而〕民〔毋維〕,毋多〔積口,〕而民毋病,毋好〔味〕
0584 〔輔〕細弱,公正而不以私為己,故口
0585 故象于天道?文子曰:「天之道,高
0587 口〔親〕隨,是以國家之昌而功名
0588 美壹至于此之大耶?」文子曰:「然能
0590 子有道,則天下皆服,長有
0591 踰節謂之無禮。毋德者則下怨,无
0593 是以聖王執一者,見小也;无為者
0595 觀之難事,道〔于易也;大事,道于細也。〕
0600 〔不[女茲](慈)不愛口,不能成遂,不正
0607 萬物」。文子曰:「萬物者,天地之謂也。
0613 =然也。何失于人乎?以此觀之,道德
0614 口從時也。由是觀之,人主若能脩
0615 則敬愛、損退、〔辭讓,守口服之以〕
0617 者口之〔實也,文之質也,口口之口也〕
0619 身,葆其親,必強大,有道則不戰
0624 者必殘〔亡〕,德義在人者
0625 則功成得福。是以君臣之間有道,則
0629 口社稷。公侯
0631 者是殆德也,
0633 言則分爭,〔鳳〕
0635 反本教約而國富,故聖
0645 如四時之〔口受,如風雨之〕
0647 是殆德也,人口口
0651 〔口口〕口口〔洒洒〕口,〔口者〕懷〔其離心,唯〕
0674 口〔而〕口口口〔不生,禍亂不起〕
0689 〔法〕天道。平王曰:「人法天道奈何?
0694 古聖王以身先之,命曰教。」平王
0695 〔治矣〕,毋道而立之者則亂。故治〔亂〕
0696 不道始於弱細者未之〔有也。百十一八字──
0699 百姓。百國之君,皆〔驩(歡)〕然思欲愛
0707 之以德,勿視以賢,勿加以力,口以口口
0711 未生,知者見成
0712 口〔鬼,鬼〕則服矣,是謂〔王〕德。
0716 子曰:「君子之驕奢不施,謂之〔无德〕。
0717 矣。故有道者立天下,則天下治
0722 〔子曰:「道產之,德畜之,道有博〕
0723 〔亦用德,用德則不〕
0724 國无有賢、不宵(肖)口不口口口
0735 〔无為信,不足以口其心,故胃(謂)〕
0737 〔曰〕:「積怨成亡,積德成王,積
0740 乎?」文子曰:「不然,臣
0741 聞之傳曰:道者〔博〕
0743 王曰:「請問
0747 〔者,口德則士女〕
0749 口口〔仁者取人,百〕
0753 口口聖口口子成
0754 口口善,致其功口口口〔功〕,不以
0755 口而口乎?」文子曰:「不然,〔王〕
0756 學在肌月(肉),以口聽者
0759 義而〔兄〕
0765 〔刑〕而知擇行,故聞而知之,聖也。
0766 此功者,天道之所成,聽聖人守道口
0772 為本。」平王曰:「天地之間,物幾,獨人者口
0773 毋驕于臣,毋敬不肖,毋賢
0775 下正。」平王曰:「見小守靜奈何?」文子曰
0780 无道。」平王曰:「請問天道之過?」文子曰
0792 生,侍之而成,侍
0798 矣。是故,帝王者不得人不成,得人口
0803 知也。故聖者聞=
0806 也,大而不衰者,所以長守口
0809 佳(唯)未嘗之有
0811 口立,謂之无道,而國不
0813 口曰:「何謂損有損之,下有下之?」文
0815 世必无患害。」平王曰:「〔請問其道。〕
0818 令遠者〔來〕,令口口口口口
0822 口曰:「〔此〕不生而喜口,不口〔而口,〕
0826 則民倍(背)反(叛),視之賢則民疾諍,加之以=
0829 王曰:「古者有
0830 口不能富,不能貴,口
0834 知也。成刑(形)者,可見而
0836 純則不矜其
0837 〔之權〕,欲化久亂之民,其庸能
0846 〔欲〕足則貞廉,〔貞廉則无口心,无口心則〕
0850 以道王者,有以兵
0852 〔=〕:有行義者如是
0856 口〔臣于〕物〔不可生知口〕
0864 高而不危,高而不危者,所以長守民
0865 而无諍,心亦可得耶?」文子曰:「等
0868 子曰:「臣聞:道者,萬物以
0869 耶。平王曰:「用義何如?」文子〔曰:「君子口〕
0870 地大器也。不可執,不可為。為者販(敗),執者失
0871 聖人法于天道,〔民者以自下〕
0873 口口口也,非君子之所聞也。」平王曰:
0874 茲謂之無仁,淫
0876 可以治國,不御以道,則民離散;不養。
0877 欲自活也。其活各有簿(薄)厚,人生亦有賢
0880 王曰:「人主唯(雖)賢,而曹(遭)淫暴之世,以一(註:「淫暴」一詞,管子、晏子、墨子常用,往後其他文獻極為罕用!)
0883 口也,外各物耳。世而適過,是則不必
0885 平王曰:「為正(政)奈何?」文〔子曰:「御之以道「口〕
0886〔上位危。平王曰:「行此四者何如?」文子〕
0887 =道。」平王曰「此天道也。
0890 平王曰:「口口口口口口公侯之上也,吾
0892 〔之〕天。王若能得其道而勿廢,傳之后(後)嗣
0895 0960 則下諍,无義則下暴,无禮則下亂。四
0896 1193 知。」平王曰:「何謂聖知?」文子曰「聞而知之,聖也。
0898 則民苛兆,民離散則國執(勢)衰;民倍(背)
0899 下,先始于后(後),大始于小,多始于少。
0901 口口口口口口口平王曰:「何謂口
0902 道德之力也。夫〔宿其夜取務循之,后〕
0904 口之口而知之乎?」文子曰:「未生者可
0907 口〔則〕行下,行下則畏其威,下畏其威則不
0908 也,見小故能成其大功,守靜口
0909 口經者,聖知之道也。〔王〕也不可不
0912 卑、退、斂、損,所以法天也。」平王曰:
0914 也,兵之門,天地之間,物
0916 江海以此道為百谷王,故能久長功。(補註:「百谷王」又見於《老子》。)
0917 平王曰:「用仁何如?」文子曰:「君子
0918 口請問人道。」文子
0919 王曰:「王天下者,宅
0920 〔是謂用仁〕
0925 盡行之。帝王之道也。
0926 大者,損有損之;持高者,下有下之。
0929 則帝王之功成矣。故帝者,天下之
0937 口口,小行之小得福,大行之〔大得福〕。
0940 〔以〕矜其賢則口,〔則〕口〔下〕〔不〕口口〔養〕,〔養則〕
0952 〔有殆德,王若知〕
0962 口則息〔津湯〕下,息〔津湯〕下,耳目說(悅)口;耳目說口,〔則〕口口口,口口口
0976 口者。」平王曰:「〔善。好乎道,吾未嘗聞道也。〕
0978 〔王〕〔嗣〕后
0984 〔者,口得失之胃(謂)也。故斯人得失者〕
0990 者天住(往)也,天下不適不住(往),〔口口〕
0992 文子曰:「聖人
0993 道哉乎?」文〔子曰:「其稟口不〕
1002 口口遠者。」曰:「未富口口
1007 行,道所以立
1015 之王者,期〔于此矣。〕
1018 子曰:「天地之間
1024 道。平王曰:「口
1035 以兵王者
1054 也。」文子曰:
1061 口〔文〕口對曰:「〔我自有立,何下之有?〕
1068 〔損〕而〔下。其君子者口有此〕
1086 王者无道,如〔此而咸口,以子之事〕
1097 〔不仁者,雖立不口口其〕
1130 口德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1145 口〔王者〕口以友,為佐口口
1157 〔夫以文王之賢輔〕
1171 口口口人也。」平王曰:「諸物幾
1171 0820 然臣聞之:王者蓋匡邪民以為正,振亂世以為治,化淫敗以為〔仆〕,口〔德〕
1176 〔口。平王曰:「口口口口口道。」文子曰:「臣聞〕
1178 之高始于足下,千〔方之群始於寓強〕
1179 之,道之于人也
1180 中,是胃(謂)上章下塞,忠臣死傷,萬民
1181 元也,百事之根
1182 〔口國之道也。〕
1184 =口,天之道何如?」文子曰:「難言于天口
1188 之所〔義,唯〕
1194 1195 徒暴口,廣奢驕洫,謾裾陵降,見余
1196 口口富口口〔天子口〕
1198 口可〔以無罪矣。請問師徒之道。〕
1200 而知擇道。知者見禍福
1739 〔耆(嗜)欲者,〕
1773 兮何而德〔加〕
1803 口焉,已必〔教之,所以〕
1805 傳曰〔人主口〕
1812 无道之
1816 間言〔不當義行〕
1827 =〔工器左右〕口口,〔不〕口口口
1828 〔口平而先,知〕人
1841 所不得〔言焉〕,言而得之,則其人
1843 〔不敢惡〕,所以无怨。而〔容〕口〔以〕
1858 其對曰:所曰脩者
2201 〔之。文子曰:「用〕道德。」平王曰:
2204 用道
2205 口〔言。平王曰:「御〕
2206 相畜長也,相口
2208 之師也;上者,下之義法也。
2209 〔曰:〕不可口,此言甚淺,用之甚隧,行〔之口〕
2210 以一道也?」文子曰:「古之以道王者=
2211 曰:「主哉乎?是故聖王務脩道德
2212 〔朝〕請不恭,而不從令,不集。」平王
2213 以相生養,所以
2214 口」平王曰:「吾未明也。」文〔子曰:「古口〕
2215 〔不敢〕者,所以自口也,天子居中〔央〕者
2216 〔天道,德之行〕也。自天地分畔至今,未
2217 眾。欲見賢于適(敵)者,謂之驕〔兵〕。義〔兵〕
2218 道,則人民和陸(睦)長有其國。士〔庶有口〕
2219 〔道。」平〕王曰:「請問天道?」文〔子曰:「天之〕
2220 之,以口奈何?文子曰:
2236 口也,義者以之象德也,而〔艱〕──
2240 曰:「何謂萬物?何謂天地?」文子曰:「王者
2242 不敢作驕暴之人,不敢起比臣之口
2243 〔主〕國家〔安〕寧,其唯化也。刑罰不足
2246 文子曰:「一者,萬物之始也。」平王曰:「〔何〕
2248 道德,則下毋仁義之心,下毋仁義之
2249 積之乃能適之,此言多積之謂也。堯口=
2252 口使桀、紂脩道德,湯〔、武唯(雖)賢,毋所建〕
2255 〔平〕王曰:「子以道德治天下。夫上世之王
2259 之所畏也;禮者,民之所口也。此四
2260 〔猷。故〕民之化教也,〔毋卑小行則君服之。甚〕
2262 〔王曰:「吾聞古聖立天下,以道立天下〕
2265 道。」平王
2273 〔毋〕道以立〔天下者,口口口,故曰〕
2278 道也。然議(義)兵誅〔口口口,不足禁會〕
2288 口口萬物也,國家
2293 〔有德而〕上下親矣,上下親則君=
2309 德而毋息,鄰國之兄于竟内乎?〔上有道〕
2310 〔教〕化之。」平王曰:「何謂以教化之?」文子
2312 也,其用之也。物異。」平王曰:「其用之異何?
2315 天之道也。不積而成者,寡矣。臣〔聞〕
2321 諸侯倍(背)反(叛),眾〔人口正,強〕乘弱,大陵小,以
2322 〔=〕子〔自愛也,〕,小人自氣也。
2324 口口以賢則民自足,毋加以力則民自
2326 未嘗不然。胃(謂)之信。
2327 有天下,貴為天子,富貴不離其身
2329 七十里舉伊尹而天下歸之,故聖人之治口
2331 于短而成于長,始寡而成于眾,始
2336 文子曰:「口
2339 天下者,〔有失其國者,故其所道者口〕
2341 〔知所〕親,不知所信。今余何脩何昭,使口
2353 故天〔孰〕不樂,則天下
2356 〔足〕佳生義,義
2359 口,是以聖人周徵誰舉過
2360 文子曰:
2364 〔仁〕?」文子曰:「口夫御以道者,下之也者
2366 口人喜,故口者毋口毋〔行〕,〔過〕喜則〔口口〕
2371 口,故天刑(形)其物各不同,能〔文〕其口
2373 不〔義〕是〔胃(謂)〕
2376 觀之古之天子以〔下,至於王侯,天口口〕
2379 〔其失口生君〕不死,六畜不〔潘〕(繁),人民不
2385 〔故王道唯德乎!臣故曰一道。平王〕
2389 〔口何〕謂德?」文子曰:「不然。夫〔教〕人
2390 口曰:王〔知〕者〔先〕,王行成、敗、功,謂之
2391 〔辭曰:道者,先聖人之傳〕也。天王不〔齎不口〕
2397 〔德。」平王曰:「不脩德〕
2404 何故難言?」文子曰:「臣竊聞傳曰:不
2419 平〔王曰:「王者〕幾道乎?」文子曰:「王者〔一道〕。
2436 口口是〔胃用義〕
2437 〔為兵始,為〕亂首,小人行〔之,身受大秧(殃)〕,大〔人行〕
2438 以養其神,故功成名遂,與天地,欸窅=窅以致
2439 道產。平王曰:「道之於人也,亦有所不口=
2442 之德也。以毋道立者「天下之賊也。以〔口六曰君〕
2444 〔禍福。」平〕王曰:「何謂禍福?」〔曰:〕
2445 〔間有道則〕慈孝。士〔庶間有道則〕
2446 之道也,故命曰:
2461 民何如?」文子曰:
2462 口。弱小有道,則〔不諍得識。舉事有〕
2465 〔文子上經聖口明王〕
2466 生者道也,養口
2469 而生,侍之而成
2470 〔乎是。」平〕王曰:「吾不能盡〔學道,能口學人〕
2472 〔非見,聽之不聞。〕
2475 〔於天地之間〕
2477 已聞道矣。請
2481 毋刑(形)、毋聲,萬物口
2482 〔修德非一〕聽,故以耳聽〔者,學在〕皮膚;以心聽
2485 〔口口〕理,則禍〔亂不起。〕
2486 〔不〕得〔意〕=焉。賞則〔虛〕,〔府〕口〔毋口〕
2500 〔不深者,知不遠,而不能盡其功,不能
2501 〔平王曰:「何謂口口?」文子曰:〕
2502 〔讎龍慶〕
2503 〔夫受之口之,行口口口口〕
2504 〔子子可而口〕

1、據《文物》1995年第十二期,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定州漢簡整理小組《定州西漢中山懷王墓竹簡文子釋文》。
2、附錄按竹簡編號次序錄列,如一簡有兩個或兩個以上編號者,則一同列於釋文之前。
3、釋文未識的文字,保留原字形。簡文中不辨字跡者,以方框(口)表示,未能校對的簡文加方括號。
4、簡中腰有綴絲線紋者,加二道線(=);簡尾完整者,加一道線(──)。

2017年3月10日 星期五

關於預測的一些真實故事:偽隨機數

  這個真實故事發生在我高中時代。在一次開學典禮中,我瞥見了一個新生,是我國小同學。小時候他有一個綽號,叫做「主謀」(台語)。之所以這麼叫的原因不清楚,但跟他的名字中有一個「主」字有關。那時他也瞥見了我,兩人只是順手打了招呼。後來再一次夜晚,我與同學在飯館吃飯時遇到了他和他的同學。其中也有我其他的國小同學。於是大家又打了招呼,聊了近況。由於那間飯館後面擺了幾台賽馬機,因此已經有一些人在玩賽馬。於是話題就此展開。
  主謀對我說:「你玩這個嗎?」
  「不常。小時候玩過幾次。」我搖了搖頭。
  「你相信我能預測賽馬的結果嗎?」主謀微笑的說。
  「真的還假的?」我本不是一個輕易否定任何可能性的人,何況賽馬機可破解在我小時候便覺得可行。
  「當然是真的,我光是玩這個就做了三本筆記!」主謀笑著說。
  於是我們來到了賽馬機的旁邊,然後主謀就開始展開了驚人的預測技術!
  大概只看了三局,他說這一場這匹馬會贏,結果果然,如此連續三場。接著第四場,他說:「這一次這N號馬會摔倒,然後Z馬會在過彎的時候超過Y馬,最後跑贏。」
  連續幾次預測,還是有矇中的可能,但連細節都能講出來,已經不是矇的了!如此連續了七八場,我便制止了他,回到了飯桌上。因為不管從任何角度而論,這樣的「成就」已經足以在震驚四方,也毫無可疑了。
  於是主謀看了一下遠處的老闆,然後小聲的對我說:「我以前沒錢的時候就常常把賽馬機當提款機用。」
  「這樣沒事嗎?」我好奇的問。
  「提款太多次以後,終於有一次被老闆抓到了。」主謀笑著說。
  「你也沒犯法啊!」我接著說:「那他們怎麼處理?」
  「他們最後把工程師請來問我。」主謀笑著說。
  「後來呢?」
  「我就把筆記本拿給他看。工程師看了以後,就告訴老闆以後只要不讓我玩就行了!」主謀接著說:「不過我後來還是偷偷跑去其他店玩,直到大家都禁止我玩為止。」
  我笑著繼續聽著。
  「但時間久了,有時候老闆也會忘了我。然後我就再次去提款。」主謀說著。
  彼此聊了許久,我只是為他的遭遇感到惋惜!如果他願意把這份心力放到念書上,哪還會進不了名校甚至跳級呢!只是他的家境我也理解,並不容易,父親是一個校車司機,能提供給他的資源也不多。
  十幾年後,有一次我又在舊家附近的飯館遇到了他。幾個國小同學湊了一桌,他也聊起了近況。只見他的手指已經斷了幾根,因為他的工作是在附近的一家工廠做塑膠射出的工作,因此被模具機壓斷了幾根手指。我嘆息於一個天才,一個創下人類史上無人可及的記錄的天才,因為一連串的際遇而只能淪落到去鄉下的工廠當粗工而惋惜。為了勉勵他,我只好笑著對他說:「等哪一天我當大老闆了!再請你來幫我開車了!」他笑了笑,並祝我早日當上大老闆!可惜,這個諾言在另一個十幾年後的今天依然遙不可及!
  賽馬機是用亂數來運作整個賽馬遊戲的,因此如果懂隨機數或亂數不可預測的人,基本上不可能去「做筆記」!更別談嘗試去破解它了!
  小時候我曾有過這個想法,但無奈於附近超商的那台賽馬機,每一次我去玩時都只有我一個人,因此我大概玩了兩百多塊台幣就收手了!主因也在於這是存了很久的零用錢!主謀做筆記有其優勢,因為他那個地方有很多人在玩,因此即使他沒有錢玩,也能用看的記下每一場比賽的結果與過程,當然也包括「細節」!從他看過幾局就能預測下一場結果,不難想像他「用功之深」已經達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基本上已經超越了一般人類的水平,這是就很多方面來做的評估。其中一個難以達到的標的就是對「記憶力」的要求!
  由於認為「隨機數有規律可循,可以破解。」是我小時候的信念之一。因此,一開始我就沒有否定他的說法,而後來也證明了我的判斷是對的!賽馬機使用的亂數產生函數只是一種近似的亂數製造函數,一般稱為「偽隨機數」。因此對我而言,那遠比「真隨機數」更容易破解!但我也自認不可能做到像主謀這樣的程度,因為破解只是第一關,記下來是第二關。都不容易!製造偽隨機數的「隨機函數」週期是非常大的,到底有多大,無從得知。但從賽馬機的工程師也認為太誇張而只能對店家主張不能讓主謀玩這件事來看,可知這個賽馬機在程式設計上存在失誤的可能性很低!就算存在失誤吧,我自始至終也只聽過與親眼看過主謀這樣一個人能對賽馬機進行預測的!這種事情,即便我現在說出來,恐怕也還有讀者半信半疑!遑論是工程師!
  就一個鄉下長大的我們,在一個脫離了能栽培李遠哲這樣的大環境的窮鄉僻壤裡。(我們這個鄉下附近出了幾個大人物,一個是王永慶,一個是方便麵的發明人安藤百福(吳百福))我早已預知他只能葬送他的聰明才智在這樣的一個鄉下裡,有感於此,因此在這裡記下關於他預測賽馬機這個前無古人也必然後無來者的事蹟,以資紀念!紀念我們已經消逝的青春!
  至於「隨機數」真有規律可循?真可以破解?所謂破解的意思當然是可以預測!這一點就筆者留待日後發表相關的「程式」或「AI」,再來談了!


2017年2月26日 星期日

關於預測的一些真實故事:夢見明牌

  「關於預測的一些真實故事」,屬於《預見未來》的一部分文章。說的是一些親身經歷或親見親聞的奇怪故事與相關感想。想到就寫。
  最近因為在做一些科學實驗,因此有時會去彩券行買幾張彩券。今天我突然好奇問了一下彩券行的老闆娘,這家彩券行開過頭獎嗎?於是她跟我講了一個故事。

  「差一點就有頭獎了。」她說。
  「什麼意思?」
  「有一次有一個中正大學的學生說她夢見了七個號碼,於是來這裡簽大樂透。那時候我先生跟她說最好買350全簽,她說她只是一個學生。於是拿掉了一個號碼。就這樣跟頭獎擦身而過了。」
  「太可惜了。」
  「是啊!她後來有買了十包棉花糖請我吃。還記得有一天我剛好去附近的農會辦事,遇到她跟她媽媽剛好去領那五萬塊彩金。她還跟我說很可惜。」
  
  這種故事呢!我小時候聽過幾次類似的,就是有人做夢夢到明牌,就去簽,結果就中了。其中一個最扯的一個是跟女鬼有關的。話說當時有一個客戶他住的地方不是很乾淨,常常夢見女鬼,有一天那女鬼跟他說:「你照這個號碼去簽,會中。到時候要記得回饋我!」那人答應了,於是醒來後就去簽,果真中了!但他並沒有履行對那女鬼的承諾,結果後來家破人亡了!
  這種怪力亂神的故事實在令人匪夷所思!可是若說彩券行老闆娘要編一個女學生因為夢到七個號碼結果因為不願意花350,而與頭獎擦身而過的故事!實在不太可能!若從其表情與敘述模式來看,都不像是假的,而且也沒必要。再者,這比那女鬼的故事還要正常!相信有聽過類似故事的人應該不少。那麼這世界究竟是怎麼回事呢?這概率有多低呢?一個人突然夢見了七個號碼,結果其中就包含了下一期的樂透頭獎號碼?然後她真的去簽了,更扯的是與頭獎擦身而過!重點是為什麼有人會夢見這種玩意?這個世界究竟是怎麼回事呢?這種事情怎麼可能發生?

2017.3.9補充:

3.9日南韓對台灣隊棒球賽,11:8結束,當晚的三星彩號碼就開出:811。試問這概率有多低?
1060000588 1 12017-03-09 (星期四)


根據以下中央社報導,也還有一些不算巧合的巧合:

台彩最不想開出的號碼 每次都慘賠



外界總是覺得彩券是穩賺不賠的生意,但事實上,除周日外天天開獎的三星彩讓台灣彩券賠錢的機率相對偏高,尤其是「520」這組號碼開出時,台彩鐵定賠錢。
三星彩其實就是新加坡相當風行「萬字票」的縮小版,差異在於「萬字票」中正彩的機率是萬分之一,三星彩由於只有3位數,中正彩的機率是千分之一,彩迷若簽中正彩,可獲得新台幣1.25萬元的獎金。
除此之外,台彩針對三星彩還有「組彩」、「對彩」的玩法,獎金自750元至4000元不等。
一般而言,每期三星彩正彩中獎注數多在20至50注之間,以每期至少200萬元以上的投注額,台彩幾乎是「穩賺不賠」,但人算不如天算,彩迷對於某些號碼的偏執,讓三星彩每次只要開出比較特殊的號碼,台彩就得慘賠。
最有名的例子,就是去年5月20日前總統馬英九任期內最後一個就職週年,當天的三星彩竟然開出「520」這組號碼,當天「520」的正彩被簽到1500注封牌,當期三星彩投注金額243.9萬元,但台彩賠出的彩金高達2248.6萬元;今年2月14日西洋情人節隔天,諧音「我愛你」的「520」再度開出,台彩又賠了近600萬元。
如果你覺得一定要「520」台彩才會賠錢,那你就錯了,彩迷常常因為怕開出的獎號順序調換,除了買正彩外也會順便買組彩,以今年5月2日為例,當天開出「052」,正彩雖只有47注中獎,但組彩中獎注數高達1292注,今年元月12日開出「250」,組彩同樣有1254注中獎,沒有意外,台彩又賠錢了。
除了「520」外,台彩其實也很怕三胞胎牌開出,所謂的三胞胎牌,即是3個獎號相同,例如「555」、「999」,其中,彩迷的最愛莫過於「888」,才在7月26日開出的「888」,當天有344注中獎,台彩收進235.4萬的投注金,卻賠出506.7萬元的彩金,去年2月17日開出的「888」,更讓台彩賠了超過1000萬元。
不過,根據台彩統計,彩迷最愛的三胞胎牌其實是「666」,自第4屆開賣至今幾乎期期都賣到快封牌,只不過財神爺還沒有欽點到這個號碼,至今還沒開出過。1050806

愚人節!?3星彩連2天開日曆牌台彩倒賠1800萬

2017-04-0122:50
  〔自由時報/記者鄭琪芳/台北報導〕真的太巧了!昨天3月31日,3星彩開出「331」,正彩中獎注數高達422注;今天4月1日愚人節,3星彩又開出「401」,正彩中獎注數更達892注,估計台彩2天倒賠1800萬元。
  三星彩連續2天開出「日曆牌」,台彩倒賠了1800多萬元。
  台北市金財神彩券行老闆邢紀藩表示,3月31日3星彩開出「331」,當期銷售金額329萬元,但中獎獎金高達928萬元,台彩倒賠600萬元。4月1日3星彩開出「401」,當期銷售金額352萬元,中獎獎金1561萬元,台彩倒賠1209萬元。
  邢紀藩指出,這兩天3星彩中獎號碼實在太巧了,如果4月3日再開出日曆牌「403」,肯定是史上最狂的愚人節,3星彩正彩「403」限量1500組,目前封牌倒數中。

筆者註:這一則也發人深省,「日曆牌」的中獎概率是多少?若說愚人節簽注「41」組合牌也還合理!但「331」這一天簽注這張牌的用意是什麼?每天有多少人都簽注當日的日曆牌?這種簽注行為的的背後心理機制是什麼,值得探討!彩券業要賠錢是很難的!像就職牌、日曆牌這些都屬於少數極端事件,加上有「限注、封牌」的防護機制(一如賭場有其他防護機制),長期都是賺錢!

2017年2月25日 星期六

道德經論正:為什麼軍事史、軍事思想史必須改寫?

  為什麼軍事史、軍事思想史必須改寫?這裡只約略做一些點撥!根據的是客觀的引文線索!至於原文因此對該徵引引文者產生了多大的影響、如何的影響,則不在本文的討論範圍之內!
  中國軍事思想史從來沒有出過經典之作。即便許多著作已經談到了「姜太公、孫武、司馬穰苴、吳起、孫臏、尉繚子」等幾位重要的周朝兵家,但仍然遺漏了管仲、老子這兩個關鍵人物,說的也只是一些皮毛。其中老子已經受到姜太公與管仲的影響,而其對於中國軍事思想的影響力更是龐大,不僅不下於姜太公、管仲,甚至凌駕於此上,得與孫武等量而觀。以下這個表將能很清楚、明白的說明這個事實!自從孫武《孫子兵法》面世後,《孫子兵法》的影響力便遍及於歷代兵家與名將,因此這裡將只著眼於老子的影響,至於孫子的影響力請見《孫子兵法論正》相關引文,此處不再引出。
  談老子對兵家的影響力,必須先解釋何謂兵家?兵家不像道家、儒家、墨家,而更像名家、法家。道家的創始人是老聃,即便他並不以此自立門派,但從老聃的徒弟文子、亢倉子、楊朱、關尹子、涓子,不計孔子,關尹子又有弟子列子,師承脈絡自然形成,「家」的條件也充足了!儒家為孔子所創,也並不自稱為儒家,但三千弟子、七十二菁英,子夏、曾子、子思等一路傳承數代,也符合「家」的條件。墨家為墨子所創,有成百上千弟子,弟子也有弟子,也符合「家」的條件。這些「家」也都有各自共同的理論基礎,創始人以及其他弟子也都有著作傳世。
  以此三家來反觀「兵家、名家、法家」等,則可明顯看出分別。以法家而論,起於管仲,經過司馬穰苴、孫武、李克、吳起、商鞅、尉繚子、申不害、荀子、韓非一路發展,其中各門各派都對所謂法家的理論「有所貢獻」,源頭雖都可指向管仲,但管仲卻並不以此開宗立派,更無弟子與後代繼承衣缽。法家思想最終總成於韓非,而韓非實為荀子弟子,也即儒家子弟。李克、吳起、荀子、韓非,論門派、論師承都是儒家。兵家、名家的情況大抵如是。「兵家」是以該作者的著作是否專門論兵來加以識別,因此吳起論師承是儒家,論著作類別是兵家。墨子不僅善於守城,更善於攻城,只是關於墨子的攻城技術與事蹟或失傳或隱沒不彰,終於不為人所知。而墨子本身就是墨家的創始人。但若論著作,則其〈備城門〉以下諸篇都是論兵之作。把墨子歸為兵家,與把管仲歸為兵家的意思一致。這也是為什麼班固〈藝文志〉中一堆道家的書都曾經被歸類為兵家類書籍的一個根本原因!因為如果要用著作內容是否論兵來進行圖書分類,難免會有眾多類似道家、儒家、墨家的著作會被當成兵家類的書籍!
  兵家最早的源頭是姜太公,後有管仲以及春秋時期一眾著作或事蹟已經失傳的將軍們,春秋末年有老子做了不少貢獻,司馬穰苴、孫武都受到影響不說,孫武以後不受到影響的兵家如鳳毛麟角,而這些鳳毛麟角如白公勝,是否真的未受影響也可存疑。因為白公勝的兵法著作已經失傳了,以致於無從查考!但若論間接影響,白公勝身為吳國將軍,又受到伍子胥照料,不可能不受到孫武、伍子胥的影響,而孫武、伍子胥又受到老子影響,那麼這種間接的影響顯然是可以確認的。因此若以該作者是否有大篇幅論兵著作傳世此一標準而論,則以下所收錄的戰國以前的兵家陣容共計有:春秋時代,田穰苴、孫武、伍子胥、范蠡、文種、墨子;戰國時代,吳起(遊走於春秋戰國)、孫臏、商鞅、尉繚子,以致於屬於雜家而收錄了多篇論兵之作並起總結之功效的《呂氏春秋》作者呂不韋也予以收錄!
  不管是研究中國軍事史、兵學史、軍事思想史,眼光自然不可能只侷限在兵書與兵家之中,而忽略了留下了眾多戰例的將軍們。以此標準,那麼沈尹戌、曾子、子路、李克都可以放進這張表之中。關於子路的用兵事蹟,並無流傳。〈荀子.大略〉:「齊人欲伐魯,忌卞莊子,不敢過卞。晉人欲伐衛,畏子路,不敢過蒲。」以晉國如此強大的軍事實力,竟然因為畏懼子路而不敢過蒲,加上冉求確實曾幫季康子打敗過齊國軍隊,孔子甚至因此才得以從流亡於衛國的窘境回到魯國養老。因此,孔子身為老聃弟子確實是懂軍事的,其弟子以子路、冉求的軍事才能最為彰顯!吳起、李克都是曾子之子曾申的弟子。吳起善於用兵不用多說,其同門李克其實也負責鎮守魏國城池,韓非仍記載了幾則關於李克帶兵、用兵的事蹟。儒家在當時的死對頭墨家是以守城術而聞名的,因此,儒家者流懂軍事並不奇怪!軍事才能對於當時的菁英份子實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能力!吳起、李克之後,荀子也能論兵,但已經有點偏離實際了!到漢武帝獨尊儒術之後,和平時期的漫長,儒家對於軍事思想的理解與興趣漸漸的越來越弱。後來雖幾經改朝換代,但到了宋朝時儒家已經達到極端化!文武並重的理想至此煙消雲散!
  至於沈尹戌、趙襄子、趙武靈王都是實際上掌控軍隊的將軍,這些人流傳下來的事蹟雖少,但依然可以看到他們徵引老子的文字。由此不難想見老子對於當時知識界的影響力有多麼廣闊!以下引文不一定都與軍事直接相關,但徵引者本身受到其所徵引對象的影響無可置疑,因為這些絕大多數都是口語引用,是其思想已經受到老子影響之明證!如果是要寫作相關的軍事思想史,自然還是以直接相關或間接但強烈相關的內容為主要探討對象!

表如下:

受影響者
兵家相關引文
老子相關引文
田穰苴
〈司馬法.仁本〉:
戰道:不違時,不歷民病,所以愛吾民也。不加喪,不因凶,所以愛夫其民也;冬夏不興師,所以兼愛民也。故國雖大,好戰必亡;天下雖安,忘戰必危。
〈文子.符言〉:
老子曰:得萬人之兵,不如聞一言之當;得隋侯之珠,不如得事之所由;得和氏之璧,不如得事之所適。天下雖大,好用兵者亡;國雖安,好戰者危。故「小國寡民,使有阡陌之器而勿用。」
沈尹戌
〈左傳.昭公二十三年(前519年)〉:
  楚囊瓦為令尹,城郢。沈尹戌曰:「子常必亡郢。苟不能衛,城無益也。古者,天子守在四夷;天子卑,守在諸侯。諸侯守在四鄰;諸侯卑,守在四竟。慎其四竟,結其四援,民狎其野,三務成功。民無內憂,而又無外懼,國焉用城?今吳是懼,而城於郢,守已小矣。卑之不獲,能無亡乎?
〈文子.下德〉:
  所謂得天下者,非謂其履勢位,稱尊號,言其運天下心,得天下力也,有南面之名,無一人之譽,此失天下也。故桀紂不為王,湯武不為放,故天下得道,守在四夷;天下失道,守在諸侯;諸侯得道,守在四境;諸侯失道,守在左右。故曰:無恃其不吾奪也,恃吾不可奪也,行可奪之道,而非篡弒之行,無益於持天下矣。
孫武
〈孫子兵法.勢〉:
  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故善出奇者,無窮如天地,無竭如河海。終而復始,日月是也;死而復生,四時是也。聲不過五,五聲之變,不可勝聽也;色不過五,五色之變,不可勝觀也;味不過五,五味之變,不可勝嘗也;戰勢不過奇正,奇正之變,不可勝窮也。奇正還相生,如環之無端,孰能窮之?
  水之疾,至於漂石者,勢也;鷙鳥之擊,至於毀折者,節也。故善戰者,其勢險,其節短:勢如彍弩,節如發機。紛紛紜紜,鬥亂而不可亂;渾渾沌沌,形圓而不可敗。亂生於治,怯生於勇,弱生於強。治亂,數也;勇怯,勢也;強弱,形也。善動敵者:形之,敵必從之;予之,敵必取之。以正動之,以奇待之。
〈文子.道原〉:
  布德不溉,用之不勤,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无形而有形生焉,无聲而五音鳴焉,无味而五味形焉,无色而五色成焉,故有生於无,實生於虛。音之數不過五,五音之變,不可勝聽也;味之數不過五,五味之變,不可勝嘗也;色之數不過五,五色之變,不可勝觀也。


〈孫子兵法.行軍〉:
  卒未附親而罰之,則不服,不服則難用也;卒已附親而罰不行,則不可用也。故合之以文,齊之以武,是謂必取。令素行以教其民,則民服;素不行以教其民,則民不服。令素行者,與眾相得也。

〈文子.上義〉:
  老子曰:國之所以強者必死也,所以必死者義也,義之所以行者威也,是故,令之以文,齊之以武,是謂必取;威義並行,是謂必強。白刃交接,矢石若雨,而士爭光者,賞信而罰明也。上視下如子,下事上如父,上視下如弟,下事上如兄,上視下如子,必王四海,下事上如父,必政天下,上視下如弟,即必難為之死,下事上如兄,即必難為之亡,故父子兄弟之寇,不可與之鬥。是故義君內脩其政以積其德,外塞於邪以明其勢,察其勞佚以知飢飽,戰期有日,視死若歸,恩之加也。

〈孫子兵法.形〉:
  昔善者,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故善者,能為不可勝,不能使敵可勝。故曰:勝可知,而不可為也。不可勝,守;可勝,攻也。守則有餘,攻則不足。昔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動於九天之上,故能自保全勝也。
  見勝,不過眾人之所知,非善者也;戰勝,而天下曰善,非善者也。故舉秋毫不為多力,視日月不為明目,聞雷霆不為聰耳。所謂善者,勝易勝者也。故善者之戰,無奇勝,無智名,無勇功。故其勝不殆,不殆者,其所措勝,勝敗者也。故善者,立於不敗之地,而不失敵之敗也。是故,勝兵先勝而後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故勝兵如以鎰稱銖,敗兵如以銖稱鎰。稱勝者戰民也,如決積水於千仞之隙,形也。
〈孫子兵法.勢〉:
  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
〈老子.五十七〉:
  以政(正)治國,以奇用兵,以無事取天下。
〈文子.上禮〉:
  老子曰:以政治國,以奇用兵。先為不可勝之政,而後求勝於敵。以未治而攻人之亂,是猶以火應火,以水應水也。同莫足以相治,故以異為奇,奇靜為躁奇,治為亂奇,飽為飢奇,逸為勞奇,正之相應,若水火金木之相伐也,何往而不勝!故德均則眾者勝寡,力敵則智者制愚,智同則有數者禽無數。
〈文子.下德〉:
  老子曰:地廣民眾,不足以為強,甲堅兵利,不可以恃勝,城高池深,不足以為固,嚴刑峻罰,不足以為威。為存政者,雖小必存焉,為亡政者,雖大必亡焉。故善守者無與禦,善戰者無與鬥,乘時勢,因民欲,而天下服。故善為政者,積其德,善用兵者,畜其怒,德積而民可用也,怒畜而威可立也。故文之所加者,深則權之所服者大,德之所施者博,則威之所制者廣,廣即我強而適弱。善用兵者,先弱敵而後戰,故費不半而功十倍。故千乘之國行文德者王,萬乘之國好用兵者亡,王兵先勝而後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此不明於道也。

〈孫子兵法.九變〉:
  故用兵之法:無恃其不來,恃吾有以待之;無恃其不攻,恃吾不可攻也。
〈文子.下德〉:
  故曰:無恃其不吾奪也,恃吾不可奪也。行可奪之道,而非篡殺之行,無益于持天下矣。

〈孫子兵法.作戰〉:
  凡用兵之法:馳車千駟,革車千乘,帶甲十萬。千里而饋糧,則外內之費,賓客之用,膠漆之財,車甲之奉:費日千金,然後十萬之師舉矣。
〈孫子兵法.用間〉:
  凡興師十萬,出征千里,百姓之費,公家之奉,費日千金。
〈文子.微明〉:
  帝王富其民,霸王富其地,危國富其吏,治國若不足,亡國囷倉虛,故曰「上無事而民自富,上無為而民自化。」「起師十萬,日費千金。」「師旅之後,必有凶年」,故「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寶也」。「和大怨必有餘怨」,奈何其為不善也。
伍子胥
〈吳越春秋.勾踐陰謀外傳.勾踐十二年〉:
吳王大悅,曰:「越貢二女,乃勾踐之盡忠於吳之證也。」子胥諫曰:「不可,王勿受也。臣聞:『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昔桀易湯而滅,紂易文王而亡,大王受之,後必有殃。」
〈老子.十二〉: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田獵令人心發狂,難得之貨令人行妨。
子路
〈孔子家語.三恕〉:
子路問於孔子曰:「有人於此,披褐而懷玉,何如?」子曰:「國無道,隱之可也;國有道,則袞冕而執玉。」
〈老子.七十〉:
夫惟無知,是以不吾知也。知我者稀,則我貴矣。是以聖人被褐而懷玉。

〈荀子.宥坐〉:
  孔子南適楚,厄於陳蔡之間,七日不火食,藜羹不糝,弟子皆有飢色。子路進而問之曰:「由聞之:為善者,天報之以福;為不善者,天報之以禍。今夫子累德積義懷美,行之日久矣,奚居之隱也?」孔子曰:「由不識,吾語女。女以知者為必用邪?王子比干不見剖心乎!女以忠者為必用邪?關龍逢不見刑乎!女以諫者為必用邪?吳子胥不磔姑蘇東門外乎!夫遇不遇者,時也;賢不肖者,材也;君子博學深謀,不遇時者多矣!由是觀之,不遇世者眾矣,何獨丘也哉!且夫芷蘭生於深林,非以無人而不芳。君子之學,非為通也,為窮而不困,憂而意不衰也,知禍福終始而心不惑也。夫賢不肖者,材也;為不為者,人也;遇不遇者,時也;死生者,命也。今有其人,不遇其時,雖賢,其能行乎?苟遇其時,何難之有!故君子博學深謀,修身端行,以俟其時。」
〈說苑.雜言〉:
孔子曰:「由,來,汝不知。坐,吾語汝。……賢不肖者才也,為不為者人也,遇不遇者時也,死生者命也;有其才不遇其時,雖才不用,苟遇其時,何難之有!
〈說苑.敬慎〉:
  老子曰:「得其所利,必慮其所害;樂其所成,必顧其所敗。人為善者,天報以福;人為不善者,天報以禍也。故曰: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戒之,慎之!君子不務,何以備之?夫上知天,則不失時;下知地,則不失財。日夜慎之,則無災害。」
〈文子.守靜〉:
  老子曰:靜漠恬惔,所以養生也,和愉虛無,所以據德也,外不亂內即性得其宜,靜不動和即德安其位,養生以經世,抱德以終年,可謂能體道矣。若然者,血脈無鬱滯,五藏無積氣,禍福不能矯滑,非譽不能塵垢,非有其世,孰能濟焉,有其才不遇其時,身猶不能脫,又況無道乎?
〈文子.上德〉:
  清之為明,杯水可見眸子,濁之為害,河水不見太山,蘭芷不為莫服而不芳,舟浮江海不為莫乘而沉,君子行道不為莫知而慍,性之有也。以清入濁必困辱,以濁入清必覆傾,天二氣即成虹,地二氣即泄藏,人二氣即生病,陰陽不能常,日冬且夏,月不知晝,日不知夜。……蘭芷以芳,不得見霜。……石生而堅,茞(芷)生而芳,少而有之,長而逾明。
范蠡
〈國語.越語下〉:
  越王句踐即位三年而欲伐吳……
  范蠡進諫曰:「夫勇者,逆德也;兵者,凶器也;爭者,事之末也。陰謀逆德,好用凶器,始於人者,人之所卒也;淫佚之事,上帝之禁也。先行此者,不利。」王曰:「無是貳言也,吾已斷之矣!」果興師而伐吳,戰於五湖,不勝,棲於會稽。
〈史記.越王勾踐世家〉:
  范蠡諫曰:「不可。臣聞:『兵者,凶器也;戰者,逆德也;爭者,事之末也。』」
〈文子.下德〉:
  老子曰:善治國者,不變其故,不易其常。夫怒者逆德也,兵者凶器也,爭者人之所亂也。陰謀逆德,好用凶器,治人之亂,逆之至也。非禍人不能成禍,不如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

〈越絕書.吳內傳〉:
越王句踐欲伐吳王闔廬,范蠡諫曰:「不可。臣聞之,天貴持盈。持盈者,言不失陰陽、日月、星辰之綱紀。地貴定傾,定傾者,言地之長生,丘陵平均,無不得宜。……天道盈而不溢,盛而不驕者,言天生萬物,以養天下。蠉飛蠕動,各得其性。春生夏長,秋收冬藏,不失其常。故曰天道盈而不溢,盛而不驕者也。」
〈文子.下德〉:
覆露皆道,溥洽而無私,蜎飛蠕動,莫不依德而生,德流方外,名聲傳乎後世。法陰陽者,承天地之和,德與天地參,光明與日月並照,精神與鬼神齊靈,圓履方,枹表寢繩,內能理身,外得人心,發施號令,天下從風,則四時者,春生夏長,秋收冬藏。

〈史記.越王句踐世家〉:
  范蠡遂去,自齊遺大夫種書曰:「蜚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越王為人長頸鳥喙,可與共患難,不可與共樂。子何不去?」種見書,稱病不朝。
〈文子.上德〉:
  使葉落者,風搖之也,使水濁者,物撓之也,璧鍰之器,礛之功也,莫邪斷割,砥礪之力也,蝱與驥致千里而不飛,無裹糧之資而不飢,狡兔得而獵犬烹,高鳥盡而良弓藏,名成功遂身退,天道然也。
文種
〈吳越春秋.勾踐伐吳外傳〉:
  (勾踐二十五年)二十五年,丙午平旦,越王召相國大夫種而問之:「吾聞知人易,自知難。其知相國何如人也?」種曰:「哀哉!大王知臣勇也,不知臣仁也;知臣忠也,不知臣信也。臣誠數以損聲色,滅淫樂奇說怪論,盡言竭忠,以犯大王,逆心咈耳,必以獲罪。臣非敢愛死不言,言而後死,昔子胥於吳矣。夫差之誅也,謂臣曰:『狡兔死,良犬烹,敵國滅,謀臣亡。』范蠡亦有斯言。何大王問犯『玉門』之第八,臣見王志也。」越王默然不應。大夫亦罷。
〈文子.上德〉:
  使葉落者,風搖之也,使水濁者,物撓之也,璧鍰之器,礛之功也,莫邪斷割,砥礪之力也,蝱與驥致千里而不飛,無裹糧之資而不飢,狡兔得而獵犬烹,高鳥盡而良弓藏,名成功遂身退,天道然也。
趙襄子
〈列子.說符〉:
趙襄子使新穉穆子攻翟,勝之,取左人、中人;使遽人來謁之。襄子方食而有憂色。左右曰:「一朝而兩城下,此人之所喜也;今君有憂色,何也?」襄子曰:「夫江河之大也,不過三日;飄風暴雨不終朝,日中不須臾。今趙氏之德行,无所施於積,一朝而兩城下,亡其及我哉!」
〈文子.微明〉:
老子曰:江河之大,溢不過三日,飄風暴雨,日中不出須臾止。德無所積而不憂者,亡其及也。夫憂者所以昌也,喜者所以亡也。故善者以弱為強,轉禍為福,道沖而之又不滿也。
墨子
〈墨子.天志中〉:
曰從事別,不從事兼。別者,處大國則攻小國,處大家則亂小家,強劫弱,眾暴寡,詐謀愚,貴傲賤。觀其事,上不利乎天,中不利乎鬼,下不利乎人,三不利無所利,是謂天賊。
〈墨子.非樂上〉:
今有大國即攻小國,有大家即伐小家,強劫弱,眾暴寡,詐欺愚,貴傲賤,寇亂盜賊並興,不可禁止也。
〈文子.自然〉:
老子曰:古之立帝王者,非以奉養其欲也,聖人踐位者,非以逸樂其身也,為天下之民,強陵弱,眾暴寡,詐者欺愚,勇者侵怯,又為其懷智詐不以相教,積財不以相分,故立天子以齊一之。
吳起
〈吳子.圖國〉:
革車奄戶,縵輪籠轂,觀之於目則不麗,乘之以田則不輕,不識主君安用此也?若以備進戰退守,而不求能用者,譬猶伏雞之搏狸,乳犬之犯虎,雖有鬥心,隨之死矣。
〈文子.上德〉:
質的張而矢射集,林木茂而斧斤入,非或召之也,形勢之所致。乳犬之噬虎,伏雞之搏狸,恩之所加,不量其力。

〈吳子.圖國〉:
  吳子曰:「凡兵之所起者有五:一曰爭名,二曰爭利,三曰積惡,四曰內亂,五曰因饑。其名又有五:一曰義兵,二曰強兵,三曰剛兵,四曰暴兵,五曰逆兵。禁暴救亂曰義,恃眾以伐曰強,因怒興師曰剛,棄禮貪利曰暴,國亂人疲、舉事動眾曰逆。五者之數,各有其道:義必以禮服,強必以謙服,剛必以辭服,暴必以詐服,逆必以權服。」

〈文子.道德〉:
  平王問曰:王道有幾?文子曰:一而已矣。平王曰:古有以道王者,有以兵王者,何其一也?曰:以道王者,德也;以兵王者,亦德也。用兵有五:有義兵,有應兵,有忿兵,有貪兵,有驕兵。誅暴救弱,謂之義;敵來加己,不得已而用之,謂之應;爭小故,不勝其心,謂之忿;利人土地,欲人財貨,謂之貪;恃其國家之大,矜其人民之眾,欲見賢于敵國者,謂之驕。義兵王,應兵勝,忿兵敗,貪兵死,驕兵滅,此天道也。

〈吳子.論將〉:
故將之所慎者五:一曰理,二曰備,三曰果,四曰戒,五曰約。理者,治眾如治寡。備者,出門如見敵。果者,臨敵不懷生。戒者,雖克如始戰。約者,法令省而不煩。受命而不辭,敵破而後言返,將之禮也。故師出之日,有死之榮,無生之辱。
〈文子.精誠〉:
老子曰:人主之思,神不馳於胸中,智不出於四域,懷其仁誠之心,甘雨以時,五穀蕃殖,春生夏長,秋收冬藏,月省時考,終歲獻貢,養民以公,威厲以誠,法省不煩,教化如神,法寬刑緩,囹圄空虛,天下一俗,莫懷姦心,此聖人之思也。
李克
〈新序.雜事第五〉:
魏文侯問李克曰:「吳之所以亡者,何也?」李克對曰:「數戰數勝。」文侯曰:「數戰數勝,國之福也,其所以亡,何也?」李克曰:「數戰則民疲,數勝則主驕。以驕主治疲民,此其所以亡也。」是故好戰窮兵,未有不亡者也。
〈文子.道德〉:
老子曰:夫亟戰而數勝者,即國亡,亟戰即民罷,數勝即主驕,以驕主使罷民,而國不亡者即寡矣。主驕即恣,恣即極物,民罷即怨,怨即極慮,上下俱極而不亡者,未之有也。故「功遂身退,天之道也。」


〈說苑.臣術〉:
  魏文侯且置相,召李克而問焉,曰:「寡人將置相,置於季成子與翟觸,我孰置而可?」
  李克曰:「臣聞之,賤不謀貴,外不謀內,疏不謀親,臣者疏賤,不敢聞命。」
  文侯曰:「此國事也,願與先生臨事而勿辭。」
  李克曰:「君不察故也,可知矣,貴視其所舉,富視其所與,貧視其所不取,窮視其所不為,由此觀之,可知矣。
〈文子.上義〉:
  老子曰:……夫眾人之見,位之卑身之賤,事之洿辱,而不知其大略,故論人之道,貴即觀其所舉,富即觀其所施,窮即觀其所受,賤即觀其所為,視其所患難以智勇,動以喜樂以觀其守,委以貨財以觀其仁,振以恐懼以觀其節,如此則人情可知矣。
孫臏
〈孫臏兵法.客主人分〉:
敵人眾,能使之分離而不相救也,受適(敵)者不得相{知也。故溝深壘高不得}以為固,甲堅兵利不得以為強,士有勇力不得以衛其將,則勝有道矣。
〈孫臏兵法.善者〉:
善者,敵人軍〔強〕人眾,能使分離而不相救也,受敵而不相知也。故溝深壘高不得以為固,車(甲)堅兵利不得以為威,士有勇力而不得以為強。
〈文子.下德〉:
老子曰:地廣民眾,不足以為強;甲堅兵利,不可以恃勝;城高池深,不足以為固;嚴刑峻罰,不足以為威。為存政者,雖小必存焉;為亡政者,雖大必亡焉。

〈孫臏兵法.奇正〉:
故善戰者,見敵之所長,則智(知)其所短;見敵之所不足,則智(知)其所有餘。見勝如見日月,其錯(措)勝也,如以水勝火。刑(形)以應形,正也;無刑(形)而制刑(形),奇也。奇正無窮,分也。分之以奇數,制之以五行,鬥之以{眾寡}。分定則有刑(形)矣,刑(形)定則有名〔矣〕。……同,不足以相勝也,故以異為奇。是以,靜為動奇,失(佚)為勞奇,飽為飢奇,治為亂奇,眾為寡奇。
〈文子.上禮〉:
老子曰:以政治國,以奇用兵。先為不可勝之政,而後求勝於敵。以未治而攻人之亂,是猶以火應火,以水應水也。同莫足以相治,故以異為奇。奇靜為躁奇,治為亂奇,飽為飢奇,逸為勞奇,正之相應,若水火金木之相伐也,何往而不勝,故德均則眾者勝寡,力敵則智者制愚,智同則有數者禽無數。

商鞅
〈商君書.畫策〉:
其志足,天下益之;不足,天下說之。恃天下者,天下去之;自恃者,得天下。得天下者,先自得者也;能勝強敵者,先自勝者也。
〈文子.符言〉:
老子曰:能成霸王者,必勝者也;能勝敵者,必強者也;能強者,必用人力者也;能用人力者,必得人心者也;能得人心者,必自得者也。自得者,必柔弱者已。能勝不如己者,至於若己者而挌,柔勝出於若己者,其事不可度,故能眾不勝成大勝者也。

〈商君書.說民〉:
  辯慧,亂之贊也;禮樂,淫佚之徵也;慈仁,過之母也;任譽,姦之鼠也。亂有贊則行,淫佚有徵則用,過有母則生,姦有鼠則不止。八者有群,民勝其政;國無八者,政勝其民。民勝其政,國弱;政勝其民,兵強。故國有八者,上無以使守戰,必削至亡;國無八者,上有以使守戰,必興至王。
〈文子.上義〉:
  老子曰:……兵之勝敗習在於政,政勝其民,下附其上,即兵強;民勝其政,下叛其上,即兵弱。義足以懷天下之民,事業足以當天下之急,選舉足以得賢士之心,謀慮足以決輕重之權,此上義之道也。
尉繚子
〈尉繚子.武議〉:
  夫將者,上不制於天,下不制於地,中不制於人。故兵者,凶器也;爭者,逆德也;將者,死官也。故不得已而用之。無天於上,無地於下,無主於後,無敵於前。〈尉繚子.兵令上〉:
  兵者,凶器、逆德;爭者,事之末也。王者所以伐暴亂,而定仁義也;戰國所以立威侵敵也;弱國所以不能廢也。
〈文子.下德〉:
  老子曰:善治國者,不變其故,不易其常。夫怒者逆德也,兵者凶器也,爭者人之所亂也。陰謀逆德,好用凶器,治人之亂,逆之至也。非禍人不能成禍,不如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

〈尉繚子.將理〉:
  今夫决獄,小圄不下十數,中圄不下百數,大圄不下千數。十人聯百人之事,百人聯千人之事,千人聯萬人之事;所聯之者,親戚兄弟也,其次婚姻也,其次知識故人也。是農無不離田業,賈無不離肆宅,士大夫無不離官府。如此關聯良民,皆囚之情也。兵法曰:「十萬之師出,日費千金。」今良民十萬,而聯於囚圄,上不能省,臣以為危也。
〈文子.微明〉:
  帝王富其民,霸王富其地,危國富其吏,治國若不足,亡國囷倉虛,故曰「上無事而民自富,上無為而民自化。」「起師十萬,日費千金。」「師旅之後,必有凶年」,故「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寶也」。「和大怨必有餘怨」,奈何其為不善也。

〈尉繚子.兵談〉:
戰勝於外,福產於內。……〔心之生智〕,耳之生聰,目之生明。然使心狂者誰也?難得之貨也。使耳聾者誰也?曰□□□□。〔使目盲〕者誰也?曰□澤好色也。……耳聾……
〈老子.十二〉: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田獵令人心發狂,難得之貨令人行妨。是以聖人為腹不為目,故去彼取此。

〈尉繚子.治本〉:
木器液,金器腥,聖人飲於土,食於土,故埏埴以為器,天下無費。
〈老子.十一〉:
三十輻共一轂,當其無,有車之用。埏埴以為器,當其無,有器之用。
趙武靈王
〈戰國策.趙策二.武靈王平晝間居〉:
  王遂胡服。使王孫緤告公子成曰:「寡人胡服,且將以朝,亦欲叔之服之也。家聽於親,國聽於君,古今之公行也;子不反親,臣不逆主,先王之通誼也。今寡人作教易服,而叔不服,吾恐天下議之也。夫制國有常,而利民為本;從政有經,而令行為上。
〈文子.上義〉:
  老子曰:治國有常而利民為本,政教有道而今行為古,苟利於民,不必法古,苟周於事,不必循俗。故聖人法與時變,禮與俗化,衣服器械,各便其用,法度制令,各因其宜,故變古未可非,而循俗未足多也。
呂不韋
〈呂氏春秋.蕩兵〉:
  且兵之所自來者遠矣,未嘗少選不用,貴賤長少賢者不肖相與同,有巨有微而已矣。察兵之微(徵):在心而未發,兵也;疾視,兵也;作色,兵也;傲言,兵也;援推,兵也;連反,兵也;侈鬥,兵也;三軍攻戰,兵也。此八者皆兵也,微巨之爭也。今世之以偃兵疾說者,終身用兵而不自知悖,故說雖彊,談雖辨,文學雖博,猶不見聽。故古之聖王有義兵而無有偃兵。
〈亢倉子.兵道〉:
  察兵之兆:在心懷恚而未發,兵也;疾視作色,兵也;傲言推捘,兵也;侈鬥攻戰,兵也。此四者,鴻細之爭也。未有蚩尤之時,人實揭材木以鬥矣!黃帝用水火矣,共工稱亂矣,五帝相與爭矣!一興一廢,勝者用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