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8日 星期三

歷代筆記小說目錄

一個人出版

  有發現任何錯字、脫漏,請在此留言反應,多謝。

歷代筆記小說目錄


漢魏六朝筆記小說

穆天子傳
燕丹子
神異經
海內十洲記
西京雜記
漢武帝別國洞冥記
漢武帝內傳
漢武故事
博物志
古今注
南方草木狀
搜神記
搜神後記
拾遺記

唐五代筆記小說

朝野僉載
隋唐嘉話
教坊記
龍城錄
唐國史補
大唐新語
玄怪錄
續玄怪錄
次柳氏舊聞
博異志
纂異記
甘澤謠
酉陽雜俎
劉賓客嘉話錄
因話錄
大唐傳載
獨異志
明皇雜錄
宣室志
傳奇
尚書故實
三水小牘
松窗雜錄
開天傳信記
本事詩
雲溪友議
唐闕史
杜陽雜編
北裡志
玉泉子
幽閒鼓吹
劇談錄
錄異記
桂苑叢談
唐摭言
開元寶遺事
金華子
中朝故事
北夢瑣言

宋元筆記小說

清異錄
稽神錄
賈氏譚錄
江淮異人錄
南唐近事
南部新書
茅亭客話
楊文公談苑
江鄰幾雜誌
歸田錄:歐陽修
括異志
倦遊雜錄
涑水記聞
春明退朝錄
青不高議
澠水燕談錄
塵史
湘山野錄
續錄
玉壺清話
畫墁錄
後山談叢
青箱雜記
邵氏聞見錄
侯鯖錄:趙令畸
泊宅編
冷齋夜話
孔氏談苑
萍州可談
春渚紀聞
石林燕語:葉夢得
避暑錄話
東軒筆錄
松漠紀聞
中吳紀聞:龔明之
道山清話
曲洧舊聞
鐵圍山叢談
真子錄
獨醒雜誌
北窗炙錄
梁溪漫志
老學庵筆記:陸遊
揮塵錄
投轄錄
玉照新志
雞肋編
睽車志
賓退錄
貴耳集
桯史嶽珂
卻掃編
默記
燕翼詒謀錄
墨莊漫錄
楓窗小牘
西塘集耆舊續聞
四朝聞見錄
清波雜誌
鶴林玉露:羅大經
隨隱漫錄
齊東野語
癸辛雜識:周密
歸潛志
山居新語
樂郊私語
南村輟耕錄
山房隨筆
至正直記
困學紀聞
夢溪筆談
容齋隨筆
容齋續筆
容齋三筆
容齋四筆
容齋五筆
學林
墨客揮犀
續墨客揮犀

明代筆記小說

草木子:葉子奇
雙槐歲鈔:黃瑜
寓圃雜記:王鑄
菽園雜記:陸容
都公談纂:都穆
玉堂漫筆:陸深
庚巳編:陸粲
今言類編:鄭曉
四友齋叢說:何良俊
客座贅語:顧起元
五雜組:謝肇涮
萬曆野獲編:沈德符
酌中志:劉若愚
湧幢小品:朱國楨

清代筆記小說

筠廊偶筆
筠廊二筆
今世說
虞初新志
堅瓠集
在園雜誌
柳南隨筆續筆
茶餘客話
簷曝雜記
履園叢話
歸田瑣記
浪跡叢談續談三談
嘯亭雜錄續錄
竹葉亭雜記
冷廬雜識
兩般秋雨盒隨筆
秦淮畫舫錄

2018年4月17日 星期二

道德經論正正式發佈

  《道德經論正》一書完成於2017年4.27,距今已經快一年了!全書共3547頁,約327萬字。此書曾上架 Google Play Books ,但被以檔案太大為由拒絕。加上近一年多來非常忙碌,身體狀況欠佳,只能斷斷續續的在各大臉書專頁上發佈。反應不佳,而且攻擊不斷!何故?因為疑古派勢力過於龐大,靠謬論混飯吃的學者比比皆是,可惜其攻擊都是莫須有的人身攻擊,有些甚至不惜編織虛假的學界共識來攻擊(如編造今本《文子》非偽書乃是學界共識的謊言)。近日,有黑道來家裡打砸,意圖殺人,我身體狀況因此更差!由於被GPB拒絕出版後,聽到亞馬遜可以出版紙本中文書的消息,便開始陸續進行排版與校對的工作。並希望藉由將這些瑣碎工作事先完成,減少募資出版的阻力。因此,花了數個月時間進行校對與雕琢,無奈昨日生命有被終止之危險。於是今日便加緊腳步,把全書分拆完成。以免人被殺了,書因此被埋沒!如此一來,中國哲學界、思想界除將繼續荒謬絕倫的進行所謂的研究、考證之外,前景更是一片黯淡!此書的出版,將為中國哲學史、思想史的研究,帶來全新的視野!一個更寬廣、更深刻,也更接近先秦諸子原貌的新視野!
  本書資料,足以徹底解決老子公案、文子公案、關尹子公案、列子公案、子華子公案、亢倉子公案等等。其背後所代表的意義非常巨大,除了中國哲學史、思想史、文學史必將全面改寫之外,修辭學史、兵學史、醫學史、法學史、數學史等也將到了必須改寫的時刻了!其理由請見〈序〉。這本書終究未能在一個充裕的時間內完成全面校對與檢閱,部分章節沒有時間進行斟酌損益,是個人覺得可惜之處。加上篇幅已經達到三百二十多萬字,已經非常人所能校對。只能期待若日後生命得以延續,生活品質能獲得改善,有了充裕的時間與資金之後,再來進行全面的檢閱與校對。因此,疏漏、錯誤之處,恐怕難免,雖然影響不到公案之解決,終究是一種不完美的遺憾!
  個人將此書拆為以下各本,稍微略作簡介(以下都有20%免費試閱):

 Google Play Books 

《道德經論正》:包含〈序〉、老子文理的詳細研究、統計以及老子思想的探源嘗試。探源中許多書籍的年代,與當今學界的共識迥異,如《管子》局部篇章、《黃帝四經》個人都定為春秋時代作品,早於《老子》。其更詳細的考證未能完成,是可惜之處!因為《道德經論正》全書徵引超過數百本古籍,考證與徹底解決了眾多公案,討論的段落超過千則,不可能一一顧及!此冊共264頁。18萬5千多字。
  《老子弟子與老子》:包含老聃主要弟子文子(公案解決)、關尹子(公案解決)、楊朱(公案解決)、亢倉子(公案解決)以及孔子與老子往來的詳細考證。確切證明《史記》所載老聃訓誨孔子的幾段話,完全符合客觀事實!而孔子弟子與老子一章的探討,是藉由引文關係,披露自孔子以來儒家弟子、孔氏後裔都深受老聃影響之事實!以上這些都是學界從未討論、從未思考過的問題!此冊共903頁。83萬5千多字。
  《先秦諸子與老子》:主要藉由先秦諸子引用《老子》、《文子》中「老子曰」建構諸子徵引《老子》年代表,以及探討這些諸子受老聃影響之狀況!是一個縱向探索與研究!此冊共733頁。66萬7千多字。
  《老子與先秦諸子上》:主要藉由《老子》、《文子》中所提到的概念、語句,對同時期或稍後的先秦諸子做一次總的探索!是一個橫向探索與研究!由於此章篇幅太大,因此又拆分為上下兩冊。此冊共340頁。31萬7千多字。
  《老子與先秦諸子下》:下冊主要是藉由探討老聃所創造的譬喻,對此譬喻在歷代的流傳與演變做一次描寫與研究。同時探討文字差異的正確性!這一冊將深刻的改寫整個中國修辭學史,老聃的對後代的龐大影響力在此展露無疑!對於修辭學與譬喻有興趣的讀者,不可錯過!此外,這一冊還包括孫子與老子的比較研究。對文子公案有濃厚興趣的讀者,此冊也是必讀的。看完那些譬喻的演進脈絡,什麼疑古派的相關謬說,都可以丟到歷史的垃圾堆中去了!此冊共671頁。64萬字。
  《《老子》成書時間考》:綜合運用以上各章節所研究之資料,考證《老子》一書的成書時間。解決懸盪數百年的「老聃、周太史儋」問題。探討老子姓名、年壽、地域問題。對此課題有興趣的讀者,也應參考《老子弟子與老子》中關於孔子與老子的相關考證。此冊共92頁。8萬5千多字。
  《考證概論》:此冊主要是個人在考證《孫子兵法》(《孫子兵法論正》)以及完成此書(《道德經論正》)的眾多公案中所用方法的總結。可惜時間上過於匆促,自認為尚未達到令自己非常滿意的地步!對於考證有興趣的讀者,此冊也是必讀的。這本書針對引用關係進行了詳細的研究與區分,是當前學界唯一對此議題進行深入探討的作品!更是唯一針對創造、模仿等說進行詳細區分的作品,可讀性很高之外,如果想要完全理解《老子與先秦諸子下》講述譬喻(約數十則)時所用個人創造的術語,此冊也是必讀的。此冊共179頁。16萬7千多字。
  《疑古謬論綜駁》:是個人考證著作中必有的章節,也是對歷代疑古派針對此書所作謬論的徹底反駁。因為按照疑古派過往劣跡,出土文物挖到哪,他們只退到哪!卻全然不顧,其原始的據以「懷疑」此書為偽書的前提早已無效的客觀事實!因此,如果不針對疑古謬論來個徹底解決,疑古邪說是不會終止的!此冊共370頁。37萬多字。

  今日先在GPB上架電子書(只售PDF版),近期便會上架到亞馬遜販售。想要閱讀紙本書的讀者,屆時會再更新此頁面,提供亞馬遜的相關連結!
  有些書,要價不匪!可以先看免費的20%再決定是否購買!想買紙本書的讀者,也不妨以此方式定奪!

Amazon


全書總目錄

道德經論正
上編
33
導論 37
老子文理 39
思想層次 45
一、思想片段 45
無私 45
天下母 45
道、無名與樸 46
大與細 47
無為則無不為 48
功成事遂、功成不居 48
化+無為而民自化 49
終不自大,故能成其大 50
後身 51
生之畜之 51
知足 52
知止 52
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 53
自見不明、自知者明 53
柔弱勝剛強 54
強為之 55
心志與肚子 55
知與行 56
不盈 56
大巧若拙 58
善與信 58
復歸 59
長久 59
道大 60
61
予取 61
難治 62
不殆 62
利與害 63
二、邏輯 64
先後 64
不X故Y、反X故Y 65
不確定 67
肯定與否定 67
正反兩面各表述一次 68
三、敘述人稱 69
句子層次 72
一、修辭類 72
排比 72
層遞 80
頂真 81
迴環 84
譬喻 85
文中自註 86
生與相生思想 88
設問 88
二、特殊句式 90
一、連用三次 90
二、此三者 91
三、三字句 92
四、兩者 96
五、連續句式 97
六、元素順序相同 99
七、或X或Y 99
八、X曰Y 100
九、X若Y 101
三、重複句子頻率表 103
連續句子重複使用 106
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是謂玄德。 106
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 107
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也。 107
柔之勝剛,弱之勝強 108
為者敗之,執者失之 108
信不足焉,有不信 108
單句重複使用 109
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109
是以聖人猶難之 110
古之善為道者 110
故有道者不處 110
不貴難得之貨 111
可以為天下母 111
功成而不居 112
故能成其大 112
故去彼取此 113
知常曰明 113
夫惟不爭 114
沒身不殆 114
可以長久 115
此三者 115
為無為 116
字串層次 117
一、分離式字串組合重複使用 117
吾奚以知X之然哉?以此。 117
能知+是謂 117
夫惟+是以 118
知其+守其 119
X之Y,其猶 119
二、單獨字串重複使用 120
善X者不Y 120
X者不Y 120
不自X 121
是謂 122
古之 125
成其 126
知其極 126
不敢為 127
天地之 128
以觀其 128
生生之厚 129
莫之能行 129
禍莫大於 130
萬物將自X 131
詞彙層次 132
一、構詞特色 132
一、與玄有關的詞彙 132
二、與無有關的詞彙 134
三、與上有關的詞彙 138
四、與大有關的詞彙 139
五、與襲有關的詞彙 141
六、與道有關的詞彙 142
七、特殊詞彙 143
二、用詞特色 144
一、與水相關的詞彙 145
二、與純樸相關的詞彙 146
三、與動物相關的詞彙 149
四、與我相關的詞彙 151
連綿詞 156
對反概念詞彙 158
詞彙連續使用 158
統計 160
句子長度 160
詞彙頻率 160
字頻 161
總結 188
老子思想探源 192
「國君含垢,天之道也」 192
「社稷之主不可以輕,輕則失眾」 193
「非知之艱,行之惟艱」 194
「慎始而敬終,終以不困」 195
「富貴而驕」 195
「無備」 196
「知足」 198
「下」 199
「儉」 200
「後、不爭、讓」 203
「損」 206
「成名功遂,身退,天之道」 207
「尚賢」 209
「圖難乎於其易」 213
「身與貨孰多」 214
黃、老思想 215
222
尚書、周書、詩 223
金人銘 234
姜太公 235
鬻子 249
周公 251
管仲 253
臧文仲 278
孫叔敖之母 281
洩冶 282
士貞子 283
子叔聲伯 285
范文子 287
結論 289
老子弟子與老子 290
文子 295
《文子》公案與考證 306
徵引《文子》實例 314
《文子》、《淮南子》與諸子對勘數則 502
以《淮南子》校《文子》 516
《淮南子》中不同來源的相同敘事邏輯 522
《淮南子》從對話中抽出文字的部份 553
《淮南子》在原始文獻之後增加註釋 559
《淮南子》對原始文獻的誇飾與增飾 575
《淮南子》改造用詞遠離原始創作語境證據表 576
文人對諸子的改造 581
關於《文子》中「老子曰」合理性的幾項證據 641
關於對話人物的改動 657
《老子》成書以前的例子 664
《老子》成書以後的例子 678
被誇大的異文 709
《文子》中的重複運用 720
《文子》保留了老聃重複使用語句的早期版本 733
《文子》中具有時間線索的相關論述 747
竹簡《文子》引文 760
《文子》引文 772
《老子》、《文子》「老子曰」譬喻素材比較 805
小結 813
楊朱 815
子貢之世父 816
梁王 826
田氏之相齊 837
引文 852
關尹子 870
引文 876
亢倉子 903
庚桑楚引文 913
亢倉子引文 920
柏矩 943
小結 945
孔子與老子 970
老子對孔子的建議 976
引文 995
小結 1082
孔子弟子與老子 1084
子路 1085
子貢 1094
顏回 1101
引文 1108
子游 1118
有若 1122
宓子賤 1124
子夏 1129
曾子 1140
季康子 1148
孟武伯 1149
子思 1150
引文 1157
小結 1178
先秦諸子與老子 1190
師曠 1191
萇弘 1195
叔向 1205
引文 1211
子產 1214
公叔文子 1218
晏子 1221
引文 1227
司馬法 1242
引文 1243
子華子 1245
引文 1257
鄧析 1315
伍員 1328
蘧伯玉 1335
范蠡 1343
引文 1350
列子 1359
引文 1421
墨子 1432
引文 1452
吳子 1473
引文 1477
素問、靈樞、難經 1489
引文 1491
孫臏兵法 1503
引文 1504
鬼谷子 1510
商君書 1512
尸子 1525
尉繚子 1531
申子 1536
孟子 1539
莊子 1545
引文 1550
慎子 1571
田駢 1580
尹文子 1582
屈原 1587
呂氏春秋 1589
鶡冠子 1613
荀子 1620
韓非子 1635
三略 1666
陸賈 1668
賈誼 1670
史記 1677
春秋繁露 1686
淮南子 1693
韓詩外傳 1723
鹽鐵論 1727
戰國策 1741
說苑 1748
新序 1752
論衡 1753
高誘 1758
抱朴子 1774
弘明集 1777
劉子 1789
劉孝標 1801
金樓子 1804
其他 1808
結論 1836
老子與先秦諸子 1921
概念類 1921
智信仁勇義嚴禮 1921
仁、義、禮、智、信 1932
忠信 1941
公私 1943
1949
名利 1953
利害 1955
是非 1956
明強 1959
和同 1960
有無 1965
有道、無道 1967
屈伸枉直 1968
上下 1970
樂悲 1973
名實 1975
表裡華實 1982
遠近 1983
強弱盛衰盈縮 1985
先後 1988
古今 1989
德怨 1990
貧富貴賤驕卑 1992
寵辱 1995
儉奢 1996
難易 2000
輕重 2003
辯訥 2004
意、言、行 2006
天、地、人 2013
壽、死、亡 2017
生死 2018
禍福安危存亡 2024
損益 2026
正反 2029
他生 2030
相生 2030
大小多少 2032
爭、不爭、讓 2036
得失 2038
予取 2039
五帝 2041
皇、帝、王、霸、君 2043
五行生克 2045
六合 2048
2050
前識預見 2052
恒、始、終 2054
2057
2059
執一 2061
人品類 2065
聖人 2065
明主、明王 2070
君子、小人 2073
眾人、我 2076
善、不善、惡 2078
賢、不肖 2083
上中下三士 2091
2093
事件類 2095
上德不德 2095
無為而治 2098
2102
重人事 2105
以民為本 2107
愚民政策 2109
有備無敵 2113
明哲保身 2114
前識 2117
知不知 2121
大巧若拙 2122
教學 2123
不入死地 2129
2130
2133
2141
時事類 2149
失弓得弓 2151
鑄刑鼎、刑書 2153
齊軍遁逃 2154
鐘將毀 2154
六將軍誰先滅亡 2155
哪一個國家將先滅亡 2159
對於已經滅亡的國家其背後原因的探討 2163
無死 2164
剖橘雪桃 2165
正道與隱道 2166
贈人以言 2167
小結 2170
文學修辭 2172
全書 2173
篇章 2175
句型 2178
「尚、病」 2178
「道、天、地」 2179
「身、目、耳」 2179
「五色、五音、五味」 2180
「目、耳、口、心、行」 2182
「身、人、家、鄉、國、天下」 2186
「王、霸、亡」 2190
短語 2196
「美其服」 2197
「安其居」 2198
「欲不欲」 2199
「慎終如始」 2199
「莫大於」 2200
「長生久視」 2201
「大小多少」 2202
「莫知其極」 2202
「沒身不殆」 2203
「社稷之主」 2204
「萬乘之主」 2204
「天下之主」 2206
「國之不祥」 2207
「若存若亡」 2207
「或利或害」 2209
「自古及今」 2209
「誰之子」 2211
「不我知」 2211
「難得之貨」 2214
「廉而不劌」 2214
「萬物之自然」 2215
「行不言之教」 2216
「埏埴以為器」 2216
「利器不可示人」 2217
非《老子》短語出處 2217
「求諸己」 2217
「囹圄空虛」 2219
「移風易俗」 2220
「澆醇散樸」 2221
「見善如不及」 2223
「良賈深藏若虛」 2225
「人為善者天報以福」 2226
「聽於無聲,視於無形」 2227
「中繩者賞,缺繩者誅」 2230
「不言而信,不施而仁,不怒而威」 2231
「不謀而當,不言而信,不慮而得」 2233
「法其所以為法」 2234
「身死人手,為天下笑者」 2235
詞彙 2236
「侯王、王侯」 2237
「萬乘」 2239
「仁義」 2243
「不欲」 2246
「自然」 2247
「天下」 2248
「嗇」 2250
修辭譬喻 2254
烹小鮮 2258
被褐而懷玉 2261
2263
馬蚿 2268
2270
山有猛獸,林木為之不斬 2271
苛政猛於虎 2277
乳犬噬虎,伏雞搏狸 2278
虎豹之文來射,猿狖之捷來格 2283
擊皷以求亡羊 2286
卻走而欲求及前人 2290
緣木求魚 2291
播穅眯目,則天地四方易位 2293
2294
冠履 2296
侑卮 2298
海不讓水潦以成其大 2301
江之源出於汶山 2303
河以逶迆故能遠 2306
2311
水火相憎 2319
以火應火,以水應水 2320
加火注水 2321
揚湯止沸、抱薪救火 2323
探湯 2328
冬雷夏冰 2330
洛橘汶貉 2335
聖人不能使手步足握 2337
冬日夏日 2338
百星之明,不如一月之光 2340
譬如北辰 2342
明月之珠 2343
金玉、尺索 2349
玉石卵 2351
怪石、鍮石、燕石 2354
竊財竊鉤 2359
良藥苦於口而利於病 2363
發機 2365
眾口鑠金 2367
入水而憎濡 2373
飲鴆止渴 2373
渴而穿井 2378
穿井得一人 2381
黃帝三百年 2384
欲魚織網 2386
舟覆乃見善游 2391
善游者溺,善騎者墮 2393
越人善游 2396
白駒過隙 2397
駟馬難追 2400
輿馬舟楫 2402
驥尾 2407
萬乘、千乘、百乘 2412
兔足、猿捷 2421
責跛者以及走兔 2430
跛鱉千里 2432
狐死首丘 2435
狐假虎威 2437
天行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 2439
膏夏紫芝與蕭艾俱死 2443
秋蓬、鷦鷯 2448
人、畜 2451
蜎飛蠕動 2454
寶鼎紅爐風輪水樞 2455
芻狗、土龍 2459
猛狗、社鼠 2462
木、牆 2465
金石有聲,弗叩弗鳴 2466
小絃急,大絃緩 2471
膠柱調瑟 2474
響之應聲,影之像形 2480
目察秋毫之末者,耳不聞雷霆之聲 2481
牆眥背 2484
挈太山而越河濟 2487
不能自舉 2489
舉羽毛 2493
鳥則擇木,木豈能擇鳥? 2493
鳥羅 2495
梟愛其子 2498
不二雄 2502
狗吠不驚 2506
飢虎可蹍 2510
潛行不窒 2519
其寢不夢 2526
為虎附翼 2528
鳥同翼者相從翔 2531
鳥窮則啄 2532
赤肉懸 2538
飛鳥盡良弓藏 2538
見卵而求時夜,見彈而求鴞炙 2542
質的張而矢射集 2543
弓先調而後求勁 2545
非弦不發 2547
張而不弛 2548
毛嬙、西施 2550
奚仲 2559
周鼎著倕而使斷其指 2563
駟馬不調 2570
六馬仰秣 2577
驥驅之不進 2580
伯樂、王良 2581
孔子、墨子 2588
羿、奡 2592
醯雞 2594
蒲且子、詹何 2595
危於累卵 2597
登高、履危 2603
利與害同門,禍與福同鄰 2604
怒笞不可偃於家 2606
察兵之兆 2607
孝子之見慈親,餓隸之遇美食 2610
有以咽藥而死者,欲禁天下之醫,非也 2610
一縷之任繫千鈞之重 2612
加銖兩而移 2614
鳥魚士 2616
淵中魚 2620
吞舟之魚 2621
水廣者魚大 2625
鯨魚失水 2628
爭魚者濡,逐獸者趨 2632
蒙塵而欲無眯 2634
水雖平,必有波 2635
方則止、圓則行 2638
方枘圓鑿 2640
五寸之關,能制開闔 2642
木大者根瞿 2645
蠹眾而木折,隙大而牆壞 2647
甘泉必竭,直木必伐 2647
斬生之斧 2648
樹橘柚者 2652
善閉者無關鍵而不可開 2659
春風夏雨 2660
坐馳陸沉 2662
去不善 2663
立網罟 2666
治三畝 2668
治天下如運諸掌 2675
伯夷、展季 2676
樹德莫如滋,去疾莫如盡 2679
風行草偃 2680
石上不生五穀 2683
齒舌剛柔 2685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2688
左手據天下之圖 2691
三折肱而成良醫 2697
心與四肢 2699
形若枯木,心若死灰 2700
還面 2702
比肩繼踵不萬一不世出 2703
天雷無妄 2706
同日被霜,蔽者不傷 2708
紂為象櫡而箕子怖 2709
見象之牙,而知其大於牛也 2715
行一棋不足以見智 2717
知二五而不知十 2717
衡繩 2720
親人與越人 2722
得心得力 2725
望如父母、從如流水 2727
水戾破舟 2728
決積水 2732
決江河之流而壅之以手 2733
泣河 2735
水清無魚 2735
水濁者魚噞,政苛者民亂 2738
水積而魚聚,木茂而鳥集 2740
水積土積 2741
土山 2747
鏡於水、鏡於人 2748
水之性 2753
逃雨 2754
雲雨蛟龍 2755
魚肉之味 2757
肉凝而不食 2761
杯水車薪 2762
蘭芷不為莫服而不芳 2766
蘭芷鮑魚 2771
金木清冰 2777
玉在山而草木潤,珠生淵而岸不枯 2780
陰其樹者,不折其枝 2781
罄竹難書 2783
蚯蚓 2785
尺蠖 2787
墨翟、楊朱 2790
輗軏鴻鳶 2796
鳳鳥麒麟 2798
飛鳥走獸 2803
龍虎豹 2806
2808
小結 2813
結論 2820
孫子與老子 2853
句式與修辭 2853
概念與想法 2857
詞彙與用語 2865
連綿詞 2867
對反概念 2869
文理比較 2871
篇幅比較 2872
體裁比較 2872
引文狀況比較 2873
徵引狀況比較 2874
遭遇 2888
《孫子兵法》與《文子》比較 2894
老聃與中國軍事思想史 2912
小結 2915
《老子》成書時間考 2917
《莊子》寓言中虛構的老聃與孔子對話部份 2941
老子身世之謎 2948
《史記》相關記載的重新解讀 2948
關於老聃事蹟的幾點證明 2962
第一點 2962
第二點 2963
第三點 2964
第四點 2964
第五點 2965
第六點 2966
第七點 2966
第八點 2968
第九點 2969
第十點 2970
第十一點 2971
第十二點 2972
第十三點 2972
壽命問題 2974
姓氏問題 2980
地域問題 2998
行蹤問題 3005
結論 3005
考證概論 3007
第一節 春秋戰國常識補充 3007
春秋戰國分界點 3007
春秋時代被滅國家數量 3008
春秋戰國用兵數量 3009
春秋戰國用兵時間 3010
時事傳遞速度 3010
文章發表方式 3011
春秋末年是知識爆炸的時代 3012
第二節 邏輯 3015
結合時間的推理 3015
結合知識的邏輯推理 3016
邏輯謬誤 3018
驗證法 3018
第三節 概率 3020
《論語》所記載的主要人物與相關概率 3021
《左傳》記載的人物消失後不表示已經死亡 3024
不太合理的事情不表示不可能 3025
同現概率 3025
引用概率 3026
文字組合概率 3027
第四節 稱謂 3028
見名即知其字 3028
稱謂規則 3029
同名同姓同稱謂 3031
人名錯誤 3034
尊稱混淆 3037
帝王霸 3044
第五節 事件 3053
《春秋》所記不完全符合客觀事實 3053
《左傳》所記事實是否更為可信 3055
《論語》的弊端 3060
一事兩傳 3063
模仿 3067
偶合 3068
以事考人或以書考人 3069
有時間線索的證據 3070
由時間可知為假或有問題 3073
同時的人引用同樣的話 3075
第六節 文本 3078
古籍字數記錄問題 3079
善本、節錄本與引文 3080
引用的先後判定問題 3081
相似性與引用關係 3086
引用形式 3096
引用關係之外的關係 3100
誤引、引誤 3101
引用特徵 3101
異書異文 3103
同書異文 3105
局部與完整 3106
有註與無註 3107
註文摻入正文 3108
後人模仿語句摻入 3108
後人摻入 3112
敘述順序 3113
引文順序 3115
文本脫漏 3117
版本演變軌跡 3118
語言、文字、概念的演變軌跡 3119
文本同化現象 3128
第七節 修辭 3128
改造 3129
精確性的喪失 3132
模仿 3132
典範誕生 3132
典範轉移 3147
典範搭配 3162
典範累增 3165
典範整合 3178
典範混搭 3180
疑古謬論綜駁 3182
羅根澤《古史辨》第六冊序言 3187
朔雪寒總評 3201
陳師道 3205
朔雪寒駁 3205
葉適 3206
朔雪寒駁 3206
黃震 3209
朔雪寒駁 3209
吳子良 3210
朔雪寒駁 3210
宋濂 3212
朔雪寒駁 3212
畢沅 3214
朔雪寒駁 3214
汪中 3215
朔雪寒駁 3217
崔述 3226
朔雪寒駁 3230
牟廷相 3232
朔雪寒駁 3232
胡適《老子略傳》 3238
朔雪寒評 3239
梁啟超《論老子書作於戰國之末》 3243
朔雪寒駁 3244
張煦《梁任公提訴老子時代一案判決書》 3281
朔雪寒評 3286
唐蘭《老聃的姓名和時代考》 3289
朔雪寒評 3300
高亨《老子正詁》前記 3302
朔雪寒評 3303
黃方剛《老子》年代之考證 3305
朔雪寒評 3323
錢穆《關於《老子》成書年代之一種考察》 3325
朔雪寒駁 3342
胡適《與錢穆先生論老子問題書》 3344
朔雪寒評 3345
素癡《老子的年代問題》 3348
朔雪寒駁 3350
胡適《與馮友蘭先生論老子問題書》 3352
朔雪寒評 3353
馮友蘭《《老子》年代問題》 3355
朔雪寒駁 3356
張季同《關於老子年代的一假定》 3358
朔雪寒駁 3371
羅根澤《老子及《老子》書的間題》 3380
一論老子即太史儋 3380
二《史記》老子傳考證 3383
三《老子》書的問題 3385
朔雪寒駁 3389
顧頡剛《從《呂氏春秋》推測《老子》之成書年代》 3390
朔雪寒駁 3390
胡適《評論近人考據老子年代的方法》 3396
3396
3396
3397
3399
3403
3408
朔雪寒評 3409
馮友蘭《讀《評論近人考據《老子》年代的方法》答胡適之先生》 3412
朔雪寒駁 3416
孫次舟《跋《古史辨》第四冊並論老子之有無》 3424
朔雪寒駁 3424
錢穆《再論《老子》成書年代》 3437
朔雪寒駁 3437
郭沫若《老聃.關尹.環淵》 3444
3444
3444
3446
朔雪寒駁 3448
羅根澤《再論老子及《老子》書的問題》 3464
朔雪寒駁 3464
錢穆《老子雜辨》 3473
朔雪寒駁 3483
許抗生《老子研究》 3489
朔雪寒駁 3490
余明光《黃帝四經與黃老思想》 3497
朔雪寒駁 3497
何炳棣《有關《孫子》、《老子》的三篇考證》 3520
朔雪寒駁 3520
尹振環《重識老子與《老子》》 3529
朔雪寒駁 3529
總結 3543
參考書目 3547
參考網站 3548

表格目錄

表格 1重複句子字串頻率表 103
表格 2章節使用重複字串重複次數排序表 105
表格 3字頻表 161
表格 4字頻集合表 183
表格 5文理統計表 189
表格 6漢朝以後文人徵引《文子》時機表 316
表格 7《文子》徵引表 386
表格 8歷代徵引《文子》書籍數量與篇數統計 497
表格 9《淮南子》對《文子》的實例註釋 566
表格 10《淮南子》 改造《文子》用詞對照表 576
表格 11後世文獻對《文子》原型語句的典範置入修飾表 630
表格 12老聃語彙對照表 727
表格 13文子與老子原文對照表 773
表格 14老子與文子譬喻素材對照表 806
表格 15關於楊朱事蹟的歧異解法 849
表格 16老子弟子《老子》與《文子》中「老子曰」徵引表 945
表格 17老子弟子徵引老子統計表 967
表格 18孔子弟子徵引老聃表 1180
表格 19關尹子夢的歸類對照表 1395
表格 20《列子》 與《墨子》共同點 1448
表格 21徵引老聃、老子歷代人名表 1840
表格 22歷代徵引老聃、老子原文引文對照表 1843
表格 23相同預言表 2149
表格 24老子原始譬喻與改造後的譬喻對照表 2817
表格 25老子與先秦諸子思想交集表 2820
表格 26春秋末年至戰國初年諸子引文、改造雜湊表 2824
表格 27孫子、老子、文子同現概率資料表 2875
表格 28孫子、老子、文子同現概率表 2875
表格 29含時間長度的同現概率表 2876
表格 30老子、文子、孫子區間徵引人名表 2877
表格 31老子、文子、孫子歷代徵引人名表 2879
表格 32孫子老子相似歷程比較表 2889
表格 33《文子》單篇最早徵引者簡表 2895
表格 34《左傳》日食表 2925
表格 35萇弘與孔子行程表 2930
表格 36周太史儋預言表 2988
表格 37引用關係與相似性綜合判斷表 3088
表格 38「特稱」向「泛稱」轉換軌跡表 3121
表格 39版本文字演變軌跡 3126
表格 40聖人師 3461
表格 41春秋戰國子書文句重複統計表一 3500
表格 42春秋戰國子書文句重複統計表二 3501


2018年4月7日 星期六

胡適論孔門弟子孝與禮的一段

  清明節日期間因看到網友轉貼的一則關於孔子「祭如在,祭神如神在。」的相關貼文,想到前不久才隨意批註完成的《中國哲學史大綱》中的一段,轉貼於下,供有興趣的讀者參考胡適的相關說法!




〈中國哲學史大綱.孔門弟子.孝〉:
〈漢書.王尊傳〉說:
  王陽為益州刺史,行部到邛郲九折阪,嘆曰:「奉先人遺體,奈何數乘此險!」後以病去。
  這就是「不敢以先父母之遺體行殆」的宗教的流毒了。
  儒家又恐怕人死了父母,便把父母忘了,所以想出種種喪葬祭祀的儀節出來,使人永久紀念著父母。曾子說:
  吾聞諸夫子:人未有自致者也,必也親喪乎!(《論語》十九。孟子也說:「親喪固所自盡也。」。)
  因為儒家把親喪的時節看得如此重要,故要利用這個時節的心理,使人永久紀念著父母。儒家的喪禮,孝子死了父母,「居於倚廬,寢苫枕塊,哭泣無數,服勤三年,身病體羸,扶而後能起,杖而後能行」。還有種種怪現狀,種種極瑣細的儀文,試讀《禮記》中〈喪大記〉、〈喪服大記〉、〈奔喪〉、〈問喪〉諸篇,便可略知大概,今不詳說。三年之喪,也是儒家所創,並非古禮,其證有三。〈墨子.非儒〉篇說:
  儒者曰:親親有術,尊賢有等。……其禮曰:喪父母三年,……
  此明說三年之喪是儒者之禮,是一證。《論語》十七記宰我說三年之喪太久了,一年已夠了。孔子弟子中尚有人不認此制合禮,可見此非當時通行之俗,是二證。〈孟子.滕文公〉篇記孟子勸滕世子行三年之喪,滕國的父兄百官皆不願意,說道:「吾宗國魯先君莫之行,吾先君亦莫之行也。」魯為周公之國,尚不曾行過三年之喪,是三證。至於儒家說堯死時三載如喪考妣,商高宗三年不言,和孟子所說「三年之喪,三代共之」,都是儒家托古改制的慣技,不足憑信。〔朔雪寒按:「知之」而「不行」並不是一件事不曾存在的證據。這一點常識,胡適似乎並未搞懂。「莫之行」並非「不知」而恰恰是「知而不行」,剛好證反了胡適的說法!〕
  祭祀乃是補助喪禮的方法。三年之喪雖久,究竟有完了的時候。於是又創為以時祭祀之法,使人時時紀念著父母祖宗。祭祀的精義,〈祭義〉說得最妙:
  齋之日:思其居處,思其笑語,思其志意,思其所樂,思其所嗜。齋三日,乃見其所為齋者。祭之日:入室,僾然必有見乎其位,周還出戶,肅然必有聞乎其容聲,出戶而聽,愾然必有聞乎其嘆息之聲。(〈祭義〉)
  這一段文字,寫祭祀的心理,可謂妙絕。近來有人說儒教不是宗教,我且請他細讀〈祭義〉篇。
  但我不說儒家是不深信鬼神的嗎?何以又如此深信祭祀呢?原來儒家雖不深信鬼神,卻情願自己造出鬼神來崇拜。例如孔子明說:「未知生,焉知死」,他卻又說:「祭如在,祭神如神在。」一個「如」字,寫盡宗教的心理學。上文所引〈祭義〉一段,寫那祭神的人,齋了三日,每日凝神思念所祭的人,後來自然會「見其所為齋者」。後文寫祭之日一段,真是見神見鬼,其實只是〈中庸〉所說「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依舊是一個「如」字。
  有人問,儒家為什麼情願自己造出神來崇拜呢?我想這裡面定有一層苦心。曾子說:
  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論語》一)
  孔子說:
  君子篤於親,則民興於仁。(《論語》八)
  一切喪葬祭祀的禮節,千頭萬緒,只是「慎終追遠」四個字,只是要「民德歸厚」,只是要「民興於仁」。
〈中國哲學史大綱.孔門弟子.禮〉:
  我講孔門弟子的學說,單提出「孝」和「禮」兩個觀念。孝字很容易講,禮字卻極難講。今試問人「什麼叫做禮?」幾乎沒有一人能下一個完全滿意的界說。有許多西洋的「中國學家」也都承認中文的禮字在西洋文字竟沒有相當的譯名。我現在且先從字義下手。〈說文〉:「禮,履也,所以事神致福也。從示從豊,豊亦聲。」又:「豊,行禮之器也,從豆,象形。」按禮字從示從豊,最初本義完全是宗教的儀節,正譯當為「宗教」。〈說文〉所謂「所以事神致福」,即是此意。〈虞書〉:「有能典朕三禮」,馬注:「天神地祇人鬼之禮也。」這是禮的本義。後來禮字範圍漸大,有「五禮」(吉、凶、軍、賓、嘉。)、「六禮」(冠、昏、喪、祭、鄉、相見。)、「九禮」(冠、昏、朝、聘、喪、祭、賓主、鄉飲酒、軍旅。)的名目。這都是處世接人、慎終追遠的儀文,範圍已廣,不限於宗教一部分,竟包括一切社會習慣風俗所承認的行為的規矩。如今所傳〈儀禮〉十七篇及《禮記》中專記禮文儀節的一部分,都是這一類。禮字的廣義,還不止於此。〈禮運〉篇說:
  禮者,君之大柄也,所以別嫌、明微、儐鬼神、考制度、別仁義,所以治政安君也。
  〈坊記〉篇說:
  禮者,因人之情而為之節文,以為民坊者也。
  這種「禮」的範圍更大了。禮是「君之大柄」,「所以治政安君」,「所以為民坊」,這都含有政治法律的性質。大概古代社會把習慣風俗看作有神聖不可侵犯的尊嚴,故「禮」字廣義頗含有法律的性質。儒家的「禮」和後來法家的「法」同是社會國家的一種裁制力,其中卻有一些分別。第一,禮偏重積極的規矩,法篇重消極的禁制;禮教人應該做什麼,應該不做什麼;法教人什麼事是不許做的,做了是要受罰的。第二,違法的有刑罰的處分,違禮的至多不過受「君子」的譏評,社會的笑罵,卻不受刑罰的處分。第三,禮與法施行的區域不同。《禮記》說:「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禮是為上級社會設的,法是為下等社會設的。禮與法雖有這三種區別,但根本上同為個人社會一切行為的裁制力。因此我們可說禮是人民的一種「坊」(亦作防。)。〈大戴禮記.禮察〉篇說(〈小戴禮記.經解〉篇與此幾全同。):
  孔子曰(凡大小戴記所稱「孔子曰」「子曰」都不大可靠。)〔朔雪寒:胡適這種疑古派的論調充斥全書,卻又總是不提證據。但試問這樣的沒有根據的「認定」,其意義何在?方便寫文章、掰思想線索嗎?還是妄圖憑藉自己的學術地位與影響力影響視聽!〕:君子之道譬猶防與?夫禮之塞,亂之所從生也;猶防之塞,水之所從來也。……故昏姻之禮廢,則夫婦之道苦,而淫僻之罪多矣。鄉飲酒之禮廢,則長幼之序失,而爭鬥之獄繁矣。聘射之禮廢,則諸侯之行惡,而盈溢之敗起矣。喪祭之禮廢,則臣子之恩薄,而倍死忘生之禮眾矣。凡人之知,能見已然,不能見將然。禮者,禁於將然之前;而法者,禁於已然之後。是故法之用易見,而禮之所為生難知也。……禮云,禮云,貴絕惡於未萌,而起敬於微眇,使民日徙善遠罪而不自知也。〔朔雪寒按:試比較老子的相關說法〈文子.下德〉:「老子曰:治身,太上養神,其次養形。神清意平,百節皆寧,養生之本也;肥肌膚,充腹腸,供嗜欲,養生之末也。治國,太上養化,其次正法。民交讓爭處卑,財利爭受少,事力爭就勞;日化上而遷善,不知其所以然,治之本也。利賞而勸善,畏刑而不敢為非,法令正於上,百姓服於下,治之末也。上世養本,而下世事末。」〕
  這一段說禮字最好。禮只教人依禮而行,養成道德的習慣,使人不知不覺的「徙善遠罪」。故禮只是防惡於未然的裁制力。譬如人天天講究運動衛生,使疾病不生,是防病於未然的方法。等到病已上身,再對症吃藥,便是醫病於已然之後了。禮是衛生書,法是醫藥書。儒家深信這個意思,故把一切合於道理,可以做行為標準,可以養成道德習慣,可以增進社會治安的規矩,都稱為禮。這是最廣義的「禮」,不但不限於宗教一部分,並且不限於習慣風俗。〔朔雪寒按:胡適首先截掉了「水之所從來也。」的後一句「故以舊防為無用而壞之者,必有水敗;以舊禮為無所用而去之者,必有亂患。」其中有「舊防、舊禮」之說,明白告知禮是舊的不是新的。且孔子這種想法其實仍源自老子,見〈文子.上義〉:「老子曰:凡為道者,塞邪道,防未然;不貴其自是也,貴其不得為非也。」、〈文子.上禮〉:「老子曰:……禮者,非能使人不欲也,而能止之;樂者,非能使人勿樂也,而能防之。夫使天下畏刑而不敢盜竊,豈若使無有盜心哉!」〕〈樂記〉說:
  禮也者,理之不可易者也。
  〈禮運〉說:
  禮也者,義之實也。協諸義而協,則禮雖先王未之有,可以義起也。
  這是把禮和理和義看作一事,凡合於道理之正,事理之宜的,都可建立為禮的一部分。這是「禮」字進化的最後一級。「禮」的觀念凡經過三個時期:第一,最初的本義是宗教的儀節。第二,禮是一切習慣風俗所承認的規矩。第三,禮是合於義理可以做行為模範的規矩,可以隨時改良變換,不限於舊俗古禮。
  以上說禮字的意義。以下說禮的作用,也分三層說:
  第一,禮是規定倫理名分的:上篇說過孔門的人生哲學是倫理的人生哲學,他的根本觀念只是要「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夫夫、婦婦」。這種種倫常關係的名分區別,都規定在「禮」裡面。禮的第一個作用,只是家庭社會國家的組織法(組織法舊譯憲法。)。〈坊記〉說:
  夫禮者,所以章疑別微,以為民坊者也。故貴賤有等,衣服有別,朝廷有位,則民有所讓。
  〈哀公問〉說:
  民之所由生,禮為大。非禮無以節事天地之神也。非禮無以辨君臣上下長幼之位也。非禮無以別男女父子兄弟之親,昏姻疏數之交也。
  這是禮的重要作用。朝聘的拜跪上下,鄉飲酒和士相見的揖讓進退,喪服制度的等差,祭禮的昭穆祧遷,都只是要分辨家庭社會一切倫理的等差次第。
  第二,禮是節制人情的:〈禮運〉說此意最好:
  聖人耐(通能字。)以天下為一家,以中國為一人者,非意之也。必知其情,辟於其義(辟,曉喻也。),明於其利,達於其患,然後能為之。何謂人情?喜、怒、哀、懼、愛、惡、欲,七者弗學而能。何謂人義?父慈,子孝,兄良,弟悌,夫義,婦聽,長惠,幼順,君仁,臣忠:十者謂之人義。講信修睦,謂之人利。爭奪相殺,謂之人患。故聖人之所以治人七情,修十義,講信修睦,尚慈讓,去爭奪,捨禮何以治之?
  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死亡貧苦,人之大惡存焉。故欲惡者,心之大端也。人藏其心,不可測度也。美惡皆在其心,不見其色也。欲一以窮之,捨禮何以哉?
  人的情欲本是可善可惡的,但情欲須要有個節制;若沒有節制,便要生出許多流弊。七情之中,欲惡更為重要,欲惡無節,一切爭奪相殺都起於此。儒家向來不主張無欲(宋儒始有去人欲之說。),但主「因人之情而為之節文以為民坊」。子游說:
  有直道而徑行者,戎狄之道也。禮道則不然。人喜則斯陶,陶斯詠,詠斯猶(鄭注,猶當為搖,聲之誤也。),猶斯舞(今本此下有「舞斯慍」三字,今依陸德明《釋文》刪去。)。慍斯戚,戚斯嘆,嘆斯辟(鄭注,辟,拊心也。),辟斯踴矣。品節斯,斯之謂禮(〈檀弓〉)。
  〈樂記〉也說:
  夫豢豕為酒,非以為禍也,而獄訟益繁,則酒之流生禍也。是故先生因為酒禮:一獻之禮,賓主百拜,終日飲酒,而不得醉焉。此先王之所以備酒禍也。
  這兩節說「因人之情而為之節文」,說得最透切。〈檀弓〉又說:
  弁人有其母死而孺子泣者。孔子曰:「哀則哀矣,而難為繼也。夫禮為可傳也,為可繼也,故哭踴有節。」
  這話雖然不錯,但儒家把這種思想推於極端,把許多性情上的事都要依刻板的禮節去做。〈檀弓〉有一條絕好的例:
  曾子襲裘而吊,子游裼裘而吊。曾子指子游而示人曰:「夫夫也,為習於禮者。如之何其裼裘而吊也。」主人既小斂,袒,括發,子游趨而出,襲裘帶絰而入。曾子曰:「我過矣!我過矣!夫夫是也。」
  這兩個「習於禮」的聖門弟子,爭論這一點小節,好像是什麼極大關係的事,聖門書上居然記下來,以為美談!怪不得那「堂堂乎」的子張要說「祭思敬,喪思哀,其可已矣!」(子路是子張一流人,故也說:「喪禮與其哀不足而禮有餘也,不若禮不足而敬有餘也。祭禮與其敬不足而禮有餘也,不若禮不足而敬有餘也。」。)〔朔雪寒按:胡適讀書不精啊!這哪是什麼子路的話呢?根據〈孝經.廣要道〉:「子曰:教民親愛,莫善於孝。教民禮順,莫善於悌。移風易俗,莫善於樂。安上治民,莫善於禮。禮者,敬而已矣。故敬其父,則子悅;敬其兄,則弟悅;敬其君,則臣悅;敬一人,而千萬人悅。所敬者寡,而悅者眾,此之謂要道也。」、〈禮記.檀弓上〉:「子路曰:『吾聞諸夫子:喪禮,與其哀不足而禮有餘也,不若禮不足而哀有餘也。祭禮,與其敬不足而禮有餘也,不若禮不足而敬有餘也。』」、〈孔子家語.曲禮子貢問〉:「子游問喪之具,孔子曰:『稱家之有亡焉。』子游曰:『有亡惡乎齊?』孔子曰:『有也,則無過禮;苟亡矣,則歛手足形。還葬,懸棺而封。人豈有非之者哉?故夫喪亡,與其哀不足而禮有餘,不若禮不足而哀有餘也。祭禮,與其敬不足而禮有餘,不若禮不足而敬有餘也。』」那麼這句話是孔子說的,子路聽過、子游也聽過!哪是什麼子路說的呢?胡適因為把《孝經》、《孔子家語》全當成了偽書,於是整本所謂哲學史絕大多數都是「無稽之談」、「荒謬可笑」的論述!孔子此思想其影響所及,〈鹽鐵論.孝養〉:「丞相史曰:『八十曰耋,七十曰耄。耄,食非肉不飽,衣非帛不暖。故孝子曰甘毳以養口,輕暖以養體。曾子養曾皙,必有酒肉。無端絻,雖公西赤不能以為容。無肴膳,雖閔、曾不能以卒養。禮無虛加,故必有其實然後為之文。與其禮有餘而養不足,寧養有餘而禮不足。夫洗爵以盛水,升降而進糲,禮雖備,然非其貴者也。』」〕
  第三,禮是涵養性情,養成道德習慣的:以上所說兩種作用——規定倫理名分,節制情欲——只是要造成一種禮義的空氣,使人生日用,從孩童到老大,無一事不受禮義的裁制,使人「絕惡於未萌,而起敬於微眇,使民日徒善遠罪而不自知」。這便是養成的道德習慣。平常的人,非有特別意外的原因,不至於殺人放火,奸淫偷盜,都只為社會中已有了這種平常道德的空氣,所以不知不覺的也會不犯這種罪惡。這便是道德習慣的好處。儒家知道要增進人類道德的習慣,必須先造成一種更濃厚的禮義空氣,故他們極推重禮樂的節文。〈檀弓〉中有個周丰說道:
  墟墓之間,未施哀於民而民哀。社稷宗廟之中,未施敬於民而民敬。
  墟墓之間,有哀的空氣;宗廟之中,有敬的空氣。儒家重禮樂,本是極合於宗教心理學與教育心理學的。只可惜儒家把這一種觀念也推行到極端,故後來竟至注意服飾拜跪,種種小節,便把禮的真義反失掉了。《孔子家語》說:
  哀公問曰:「紳委章甫有益於仁乎?」
  孔子作色而對曰:「君胡然焉!衰麻苴杖者,志不存乎樂,非耳弗聞,服使然也。黼黻袞冕者,容不襲慢,非性矜莊,服使然也。介胄執戈者,無退懦之氣,非體純猛,服使然也。」
  這話未嘗無理,但他可不知道後世那些披麻帶孝,拿著哭喪杖的人何嘗一定有哀痛之心?〔朔雪寒按:這不正是胡適說的孔子所不重視的「效果論」嗎?且〈禮記.表記〉:「子曰:仁之難成久矣,惟君子能之。是故君子不以其所能者病人,不以人之所不能者愧人。是故聖人之制行也,不制以己,使民有所勸勉愧恥,以行其言。禮以節之,信以結之,容貌以文之,衣服以移之,朋友以極之,欲民之有壹也。《小雅》曰:『不愧于人,不畏於天。』是故,君子服其服,則文以君子之容;有其容,則文以君子之辭;遂其辭,則實以君子之德。是故,君子恥服其服而無其容,恥有其容而無其辭,恥有其辭而無其德,恥有其德而無其行。是故,君子衰絰則有哀色;端冕則有敬色;甲胄則有不可辱之色。《詩》云:『惟鵜在梁,不濡其翼;彼記之子,不稱其服。』」試問究竟是誰不知道?這豈不正是書沒看熟的弊端嗎!〕他又哪裡知道如今那些聽著槍聲就跑的將軍兵大爺何嘗不穿著軍衣帶著文虎章?〔朔雪寒按:這明明就是兩回事!即便以統計概率來立論,有何不可呢?有何自相矛盾之處呢?胡適因為把《孔子家語》當成了偽書,因此處處充滿了成見與偏見,以致於無法客觀的看待事情了!〕還是《論語》裡面的孔子說得好:
  禮云禮云,玉帛云乎哉?樂云樂云,鐘鼓云乎哉?
  林放問禮之本。子曰:「大哉問?禮,與其奢也,寧儉。喪,與其易也,寧戚。」
  人而不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朔雪寒按:以上的引文的邏輯,不正是〈孔子家語.曲禮子貢問〉孔子告訴子游、〈禮記.檀弓上〉子路複述孔子的教誨的邏輯嗎?胡適因為書沒讀熟,把孔子的當成了子路的,又把《孔子家語》當成了偽書,因此更不讀熟。於是鬧出了這等笑話!〕
結論
  以上說孔門弟子的學說完了。我這一章所用的材料,頗不用我平日的嚴格主義,故於大小戴《禮記》及《孝經》裡採取最多(所用《孔子家語》一段,不過借作陪襯,並非信此書有史料價值。)。這也有兩種不得已的理由:第一,孔門弟子的著作已蕩然無存,故不得不從《戴記》及《孝經》等書裡面採取一些勉強可用的材料。第二,這幾種書雖然不很可靠,但裡面所記的材料,大概可以代表「孔門正傳」一派學說的大旨。這是我對於本章材料問題的聲明。
  總觀我們現在所有的材料,不能不有一種感慨。孔子那樣的精神魄力,富於歷史的觀念,又富於文學美術的觀念,刪《詩》、《書》,訂《禮》、《樂》,真是一個氣象闊大的人物。不料他的及門弟子那麼多人裡面,竟不曾有什麼人真正能發揮光大他的哲學,極其所成就,不過在一個「孝」字、一個「禮」字上,做了一些補綻的工夫。這也可算得孔子的大不幸了。孔子死後兩三代裡竟不曾出一個出類拔萃的人物,直到孟軻、荀卿,儒家方才有兩派有價值的新哲學出現。〔朔雪寒按:曾子、子思的書籍中道失傳,胡適又把相關書籍都當成了偽書,因此有這番謬論出現。〕這是後話,另有專篇。



2018年3月29日 星期四

 丁原植《文子新論》的荒謬性之一

  丁原植《文子新論》可以說是個人看過的疑古派文章裡程度最差的一本。他全部的「證偽」的「證據」完全立足於自己的「想像」、自己的「瞎掰胡扯」。不用再有任何證明,不用再有任何邏輯推理,完全不用,就是掰,還能掰出一本書,還能取信於眾多一樣毫無邏輯思維能力的學者。如果按照疑古派打偽的手段,那些凡是不見於公家、私家目錄著錄的書,甚至只要有一次沒被著錄到,或者晚一點才被著錄到(藝文志以後),就會被當成百分百是偽書的「明證」!如果按照疑古派這種說法,丁原植自己虛構出來,從來沒有流行過,從來沒有人提到過的所謂「淮南別本、文子外編」都是萬分之萬的偽書。因為那些被疑古派打成偽書的古籍我們畢竟都還能看到,而丁原植虛構出來的古籍,鬼都沒看到過!
  至於其疑古派的偏激荒謬,毫無水平,霸道胡扯,是其建構全書謬論的主要方法。試看以下這兩段:
「15.〈莊子.讓王〉→〈呂氏春秋.審為〉→《淮南子》─《文子》
16.〈莊子.讓王〉→〈呂氏春秋.審為〉→《淮南子》─《文子》」
  這一段的意思是丁原植自己知道《淮南子》可以同時參考《莊子》、《呂氏春秋》,而《呂氏春秋》曾經參考《莊子》。那麼請看下一段:
「在同一段落中,部分引用與《淮南子》重疊的《文子》文句,部分卻襲用不見於《文子》的《淮南子》章句。劉晝不可能一時引述《文子》,又接著引用《淮南子》……《劉子》不可能引用《文子》與《淮南子》,而當是取自不同於今本之《淮南子》別本資料。……而《劉子》引用與今本《文子》同源的資料……顯然,《劉子》是直接引用與《文子》同源的資料……」
  在丁原植比較《文子》、《淮南子》、《劉子》三本書時,只要《劉子》的文字重疊只能在《文子》中找到卻不能在《淮南子》中找到時,他就扯說這表示是《劉子》參考了與《文子》「同源的資料」!請問什麼是同源的資料?在哪裡?誰看過?怎麼證明?可是丁原植不能不扯,不然怎麼把《文子》拉到隋朝甚至唐朝才成書?於是他說:「劉晝不可能一時引述《文子》,又接著引用《淮南子》……《劉子》不可能引用《文子》與《淮南子》」。《劉子》這本書總共參考了前朝所有能見到的古籍,總數在百本以上,劉晝對所有古籍的相似內容進行提煉與重整,比劉安當年所做的還要誇張,而劉晝與劉安最大的不同在於劉晝一人就搞定了劉安近百人甚至上百人團隊才能搞定的事情,因此《劉子》一書有一致的風格,而《淮南子》沒有。《淮南子》當年也參考了當時所有能找到的古籍,因此《淮南子》同時參考了《莊子》、《呂氏春秋》等等書籍(而後者參考了前者),而丁原植明明知道這種常識,可是一到了《劉子》時,劉晝就不知道中了什麼邪,以至於不能參考《文子》了!所以只要符合丁原植說法的,《淮南子》可以同時參考《莊子》、《呂氏春秋》,但只要不符合丁原植說法的,《劉子》就不能參考《文子》,因為只要劉晝一參考了《文子》,他這種沒有常識的說法就不攻自破!
  於是劉晝在疑古派的世界裡,可以同時參考《莊子》、《呂氏春秋》(參考過《莊子》)、《淮南子》(參考過《莊子》、《呂氏春秋》),就是不能參考《文子》。凡是那些《文子》與先秦古籍重疊而不與《淮南子》重疊的部份,一概被說成什麼參考了同源資料、參考了古代格言、古代諺語,彷彿一本被說成隋唐才能成書的書籍,就能看到幾百年前許多文人才有機會看到而從未見於目錄著錄的書籍,或者有些格言諺語竟然可以僅僅依靠口頭傳承,硬是一字不差的傳了數百年到近千年!而凡是《劉子》單獨與《文子》重疊的部份,也都被說成參考了同源的資料。或者偶爾就說是什麼「文子外編」。所以當讀者們把「《文子》與《淮南子》重疊部分」+「《文子》不與《淮南子》重疊部分但與其他書籍重疊部分」相加,就會發現,原來這就是《文子》,也即今本《文子》!而丁原植胡說八道了一整本書就在於利用總總語言來混淆這個本來甚是明顯的關係。
  這種亂七八糟的胡說八道,居然能在學界取得一席之地,個人覺得深表遺憾的同時,只好花個十分鐘來寫這篇廢文。因為要我再花更多的時間在這種連常識都沒有,完全就是憑空虛構與想像的東西上面,那是辦不到的事情。至於丁原植此書利用了漢達檢索系統,但筆者在研究《文子》時利用了中國哲學電子書檢索系統,僅僅是根據檢索系統所能找到的例子來看,丁原植此書至少隱藏了五十筆以上對其謬說不利的證據!如果按照筆者根據檢索系統、閱讀先秦諸子、關鍵字比對,以及自行撰寫的程式比對所得到的近四百筆資料,那麼對於丁原植這些謬說的不利證據至少在三百筆以上!
  簡單的交代一下正確的引書關係:
  《文子》→
  《莊子》(參考過《文子》)→
  《呂氏春秋》(參考過《文子》、《莊子》)→
  《淮南子》(參考過《文子》、《莊子》、《呂氏春秋》)→
  《劉子》(參考過《文子》、《莊子》、《呂氏春秋》、《淮南子》)。
  而事實上不管是莊子、呂不韋、劉安、劉晝都曾經引用或改造過《文子》中的文句,劉晝更同時參考了《文子》與對《文子》進行引用、改造、註釋的《淮南子》版本,而用當時最流行的語言格式完成了《劉子》一書。至於完成的文本演變規律與引用方式,請見拙作《道德經論正》,就不再多說了!

2018年3月26日 星期一

大師的笑話:朱熹



  昨天看到「歷史長河」粉絲頁裡有一篇報導如此說道:「儒家有一本經典作《尚書》,這本書流行了幾千年,對中國的國學和文化,產生深遠影響,當中一篇文章《大禹謨》,就對理學宗師朱熹的思想影響很大。然而,這本《戰國竹簡》躲過秦始皇的焚書。現今經過現代專家解讀,然後再與《尚書》上的記載相比較,專家得出一個結論:《尚書》為偽書。」
  於是讓我想起了關於朱熹把《子華子》打成偽書的謬論。
  朱熹是「南宋理學家,程朱理學集大成者」(維基百科),那麼他為什麼要把《子華子》打成偽書呢?他怎麼打呢?
  須知,《子華子》一書與許多先秦諸子有重複的文字存在,朱熹要把《子華子》打成偽書必須先證明究竟這些是《子華子》引(或按疑古派最常用的說法叫做「抄」)先秦諸子?還是先秦諸子引《子華子》?如果證明不了,這種打假、打偽的工作根本做不下去!問題是從宋儒以來至今日,市面上絕無一本書教你怎麼證明究竟是甲書引乙書還是乙書引甲書的方法。而且要把《子華子》打成偽書,「理論上」是做不到的事情!為什麼?因為《呂氏春秋》通書已經「明引」《子華子》多次、又「暗引」多次(主要是明引),既然《呂氏春秋》都承認他的那些文字是「抄」自《子華子》,朱熹還要打什麼?
  但朱熹不得不打。為什麼朱熹不得不打?因為如果《子華子》被證明是真書,那麼朱熹的「河圖、洛書」之說就是「錯」的!這對於一個被稱為「理學集大成者」而言,那可是毀天滅地的事情!至此,《子華子》不得不偽的結論已經成立。那麼朱熹怎麼打呢?
  疑古派是不用證明什麼的,他們只要利用自己的學術地位,隨意說個幾句就行了!證據只是可笑的「過場動畫」,只是「演演戲」,只是一種「填充劑」!那麼朱熹「說」了什麼?朱熹說:「以予觀之,其詞故為艱澀,而語實淺近;其體務為高古,而氣實輕浮;其理多取佛、老、醫、卜之言,其語多用《左傳》、班、史中字,其粉飾塗澤、俯仰態度,但如近年後生巧於摸擬變撰者所為。不惟決非先秦古書,亦非百十年前文字也。……麻衣易,予亦嘗辨之矣!然戴生朴陋,予嘗識之,其書鄙俚,不足惑人。此《子華子》者,計必一能文之士所作。其言精麗過麻衣易遠甚,如論「河圖」之二與四、抱九而上躋、六與八、蹈一而下沈、五居其中、據三持七,巧亦甚矣!惟其甚巧,所以知其非古書也!又以「洛書」為「河圖」,亦仍劉牧之謬!尤足以見其為近世之作!或云王銍性之、姚寛令威多作偽書,二人皆居越中,恐出其手!然又恐非其所能及!」
  試問,這究竟是哪門子考證?不就是自說自話嗎?朱熹一方面說:「以予觀之,其詞故為艱澀,而語實淺近」又說:「此《子華子》者,計必一能文之士所作。其言精麗過麻衣易遠甚……巧亦甚矣!惟其甚巧,所以知其非古書也!」一方面詆毀這本書很淺,一方面又說偽造者很巧!這種自相矛盾之詞也就放過,因為疑古派要把一本書打成偽書,本來這些堆積的詞彙都只是「填充劑、過場動畫」,是毫無「邏輯效力」可言的!其目的純粹的就是要把這本書打成假的!所以試問朱熹給出了什麼證明?對《呂氏春秋》明引《子華子》的部份何以隻字不提?難道朱熹連《呂氏春秋》都沒看熟?還是刻意裝做不知以迴避!
  撇開這些疑古派「大師」的「慣技」。朱熹為什麼要把這本書拉到宋朝「又以「洛書」為「河圖」,亦仍劉牧之謬!尤足以見其為近世之作!或云王銍性之、姚寛令威多作偽書,二人皆居越中,恐出其手!然又恐非其所能及!」當然其中的一個理由就是因為劉牧的河圖、洛書之說其一是與《子華子》相合的,另一個理由則是王銍之父王萃與王安石之子王雱有所牽涉,而王安石在當時幾乎已成箭靶。利用這種政治仇恨做為偽書的製造者,是很容易獲得當時人的共鳴與讚揚的!最後一個沒有說出的理由是,韓愈在為柳宗元寫的墓誌銘裡面就已經「偷」了《子華子》的段落!試問,朱熹能不把《子華子》誣成是當時的王銍所偽造的嗎?一方面要說是王銍、姚寛偽造,一方面又貶他們沒有這種偽造能力!簡直貽笑大方!
  然而整件事情最可悲的一點不在於朱熹怎麼「誣」?怎麼「證」(根本沒有)?而在於在他發此謬論的數十年前,晁公武就已經「質疑過」《子華子》是一本偽書了!數十年前,莫說王銍,連朱熹也不過剛剛出生不久!這一點〈愛日齋叢抄.卷五〉已經指出,他說:「文公(生於1130年,死於1200年)審為偽書,因會稽官書刻本,欲疑王、姚所作,不知紹興間(1131年至1162年),晁氏先已疑元豐(1078年至1085年)舉子矣。由乾淳視之,豈非百年文字,賴晁說而稍古。王、姚免作偽之譏。
  所以朱熹把《子華子》打成偽書,純粹就是為了鞏固自己的學術地位,並且利用了一些高深的心理學栽髒技巧,是不愧為一個「理學集大成者」的稱謂的!於是回顧昨日看到的報導,偽書〈大禹謨〉影響了朱熹很深,而朱熹為了鞏固自己的河圖、洛書謬說,於是把《子華子》打成偽書!這就是一個大師的笑話,甚至可稱為悲劇吧!
  如果《子華子》不是被這些有龐大學術影響力的人栽髒成偽書,那麼《子華子》中提到的幻方描述比宋朝楊輝(約1238年-約1298年。維基百科)早了一千多年,數學史當然得改寫!當然,楊輝必然是受到了《子華子》的啟發也是不用多說的!因為即便是晁公武都已經看到了《子華子》,遑論楊輝!至於河圖、洛書之說,既然已經錯誤!難道不會對所謂建立在這個錯誤基礎上而行之數百年的理論產生任何影響?


朱熹打《子華子》全文

《朱子全書》卷五十八:
  會稽官書板本有《子華子》者,云是程本字子華者所作,即孔子所與傾蓋而語者。好奇之士,多喜稱之。以予觀之,其詞故為艱澀,而語實淺近;其體務為高古,而氣實輕浮;其理多取佛、老、醫、卜之言,其語多用《左傳》、班、史中字,其粉飾塗澤、俯仰態度,但如近年後生巧於摸擬變撰者所為。不惟決非先秦古書,亦非百十年前文字也。原其所以,祗因《家語》等書有孔子與程子傾蓋而語一事,而不見其所語者為何說!故好事者妄意此人既為先聖所予,必是當時賢者,可以假託聲勢、眩惑世人,遂偽造此書,以傅合之。正如麻衣道者,本無言語,祗因小說有陳希夷問錢若水骨法一事,遂為南康軍戴師愈者偽造《正易心法》之書,以託之也。麻衣易,予亦嘗辨之矣!然戴生朴陋,予嘗識之,其書鄙俚,不足惑人。此《子華子》者,計必一能文之士所作。其言精麗過麻衣易遠甚,如論「河圖」之二與四、抱九而上躋、六與八、蹈一而下沈、五居其中、據三持七,巧亦甚矣!惟其甚巧,所以知其非古書也!又以「洛書」為「河圖」,亦仍劉牧之謬!尤足以見其為近世之作!或云王銍性之、姚寛令威多作偽書,二人皆居越中,恐出其手!然又恐非其所能及!
  如《子華子》者,今亦未暇詳論其言之得失,但觀其書數篇,與前後三序皆一手文字,其前一篇託為劉向,而殊不類向,他書後二篇,乃無名氏,歲月而皆託為之號,類若世之匿名書者。至其首篇「風輪水樞」之云,正是並緣釋氏之說。其卒章宗君二祥蒲璧等事,皆剽剝他書,傅會為說。其自敘出處,又與《孔叢子》載子順事略相似〔《孔叢》亦偽書也〕。又言有大造於趙宗者,即指程嬰而言。以《左傳》考之,趙朔既死,其家內亂,朔之諸弟,或放或死,而朔之妻乃晉君之女,故武從其母畜於公宮,安得所謂大夫屠岸賈者,興兵以滅趙氏,而嬰與杵臼以死衛之云哉!且其曰有大造者,又用呂相絕秦語,其不足信,眀甚!而近歲以來,老成該洽之士,亦或信之,固已可怪!至引其說以自證其姓氏之所從出,則又誣其祖矣!大抵學不知本,而眩於多愛,又毎務欲出於眾人之所不知者以為博,是以其弊必至於此!可不戒哉!〔論《子華子》○偶讀漫記○文集〕

戰國竹簡笑話集:一

《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參)》笑話一則:

〈良臣〉:「楚昭王有令尹子西、有司馬子期、有葉公子高。」註釋者註釋令尹子西一條說:「子西,楚平王子,昭王庶兄,見〈古今人表〉「中上」。《左傳》未記子西有任令尹之事。」這註釋之可悲,簡直令人無語。楚昭王於前516年至前489年在位,不過28年歷史,在《左傳》中連28章都不到,而圍繞楚昭王大事件不過就是吳王闔閭、伍子胥、太子建、白公勝相關的幾則。其中白公勝作亂殺掉令尹子西、司馬子期事件更是春秋末年以致戰國時代都被學者談論的事件,結果這本出於2012年12月的書,註釋者竟連《左傳》都不願讀熟,而下註解說:「《左傳》未記子西有任令尹之事。」簡直可悲!
〈左傳.哀公十六年〉:
  勝自厲劍,子期之子平見之,曰:「王孫何自厲也?」曰:「勝以直聞,不告女,庸為直乎?將以殺爾父。」平以告子西。子西曰:「勝如卵,余翼而長之。楚國,第我死,令尹、司馬,非勝而誰?」勝聞之,曰:「令尹之狂也!得死,乃非我。」子西不悛。勝謂石乞曰:「王與二卿士,皆五百人當之,則可矣。」乞曰:「不可得也。」曰:「市南有熊宜僚者,若得之,可以當五百人矣。」乃從白公而見之,與之言,說。告之故,辭。承之以劍,不動。勝曰:「不為利諂,不為威惕,不洩人言以求媚者,去之。」
  吳人伐慎,白公敗之。請以戰備獻,許之,遂作亂。秋七月,殺子西、子期于朝,而劫惠王。子西以袂掩面而死。子期曰:「昔者吾以力事君,不可以弗終。」抉豫章以殺人而後死。石乞曰:「焚庫、弒王,不然,不濟。」白公曰:「不可。弒王,不祥;焚庫,無聚,將何以守矣?」乞曰:「有楚國而治其民,以敬事神,可以得祥,且有聚矣,何患?」弗從。
  葉公在蔡,方城之外皆曰:「可以入矣。」子高曰:「吾聞之,以險徼幸者,其求無饜,偏重必離。」聞其殺齊管脩也,而後入。

  其中白公勝針對子西的話說:「令尹之狂也」,這註釋者究竟讀不讀書?而編者竟是李學勤!一本動輒五六千塊(網路價:5400)的書籍,又是針對難得出土的戰國竹簡的第一手報導,竟是這等品質,真的令人無言啊!而主編竟是那號稱要走出疑古時代的李學勤!

2018年3月18日 星期日

儒家師承圖

  「儒家師承圖」有助於學者理解孔子以來儒家之師承脈絡,明白其與各家各派之關係,如儒家與法家的關係,明白當時著書風氣之盛,以免被疑古派繼續愚弄!可惜時間不多,倉促成稿,缺漏必多,多數資料也在歷年的檔案損失中遺漏,因此讀者若有發現歡迎補充於留言板。多謝。至於「以下從略部分」是沒時間完成的,可以不用補充了。對這部份有興趣,想要把整個圖完善的,可參考《史記》、《漢書》之儒林列傳。
  引用時,請著名出處。
朔雪寒 2018.3.18

孔子之師承

儒家為孔子所創,根據以下文獻記載,則孔子有13位老師:
  老聃。〈呂氏春秋.當染〉:「孔子學於老聃、孟蘇夔、靖叔。」、〈新序.雜事第五〉:「(子夏對魯哀公說:)仲尼學乎老聃。」、〈史記.仲尼弟子列傳〉:「孔子之所嚴事:於周則老子。」
  萇弘。〈孔叢子.嘉言〉:「夫子適周,見萇弘,言終,退。」、〈孔子家語.辯樂解〉:「(孔子對周賓牟賈說:)唯,丘聞諸萇弘,亦若吾子之言是也。若非有司失其傳,則武王之志荒矣。」
  孟蘇夔。〈呂氏春秋.當染〉:「孔子學於老聃、孟蘇夔、靖叔。」
  靖叔。〈呂氏春秋.當染〉:「孔子學於老聃、孟蘇夔、靖叔。」
  老萊子。〈史記.仲尼弟子列傳〉:「孔子之所嚴事:……於楚,老萊子。」
  蘧伯玉。〈史記.仲尼弟子列傳〉:「孔子之所嚴事:……於衛,蘧伯玉。」
  子產。〈史記.仲尼弟子列傳〉:「孔子之所嚴事:……於鄭,子產。」
  孟公綽。〈史記.仲尼弟子列傳〉:「孔子之所嚴事:……於魯,孟公綽。」
  晏子。〈史記.仲尼弟子列傳〉:「孔子之所嚴事:於周則老子;於衛,蘧伯玉;於齊,晏平仲;於楚,老萊子;於鄭,子產;於魯,孟公綽。數稱臧文仲、柳下惠、銅鞮伯華、介山子然,孔子皆後之,不並世。」
  郯子。〈左傳.昭公十七年(前525年)〉:「仲尼聞之,見於郯子而學之。」
  師襄子。〈孔子家語.辯樂解〉:「孔子學琴於師襄子。」、〈史記.孔子世家〉:「孔子學鼓琴師襄子,十日不進。」、〈淮南子.主術〉:「孔子學鼓琴于師襄,而諭文王之志,見微以知明矣。」
  齊太師。〈史記.孔子世家〉:「與齊太師語樂,聞韶音,學之,三月不知肉味,齊人稱之。……孔子學鼓琴師襄子,十日不進。」
  大項橐。〈史記.樗里子甘茂列傳〉:「(甘羅對文信侯說)大項橐生七歲為孔子師。今臣生十二歲於茲矣,君其試臣,何遽叱乎?」、〈戰國策.秦策五.文信侯欲攻趙以廣河間〉:「夫項櫜生七歲而為孔子師,今臣生十二歲於茲矣!君其試臣,奚以遽言叱也?」、〈淮南子.脩務〉:「夫項託七歲為孔子師,孔子有以聽其言也。」、〈新序.雜事第五〉:「(閭丘邛對鞍宣王說:)昔有顓頊行年十二而治天下,秦項橐七歲為聖人師,由此觀之,邛不肖耳,年不稚矣。」根據最後一則,則項橐為秦人。
  孔子所尊敬者:〈史記.仲尼弟子列傳〉:「孔子之所嚴事:於周則老子;於衛,蘧伯玉;於齊,晏平仲;於楚,老萊子;於鄭,子產;於魯,孟公綽。數稱臧文仲、柳下惠、銅鞮伯華、介山子然,孔子皆後之,不并世。」

  孔子的老師以老聃為主,子夏稱「仲尼學乎老聃」,而孔子曾經褒子夏:「起予者,商也,始可與言詩已矣。」(〈韓詩外傳.卷三〉)孔子本人更在各種場合引用老子達五十次以上。整個儒家從孔子開始,不管是就孔子世系或儒家傳承子弟而論,沒有引用老子的是鳳毛麟角。詳細徵引表格請見《道德經論正》之統計,不贅。

孔子世家

  孔子的世家裡,在漢以前有記錄流傳下來的,主要有孔子、子思、孔穿(子高)、孔謙(子順),而其中就有四人的言論記錄中存在著老子、《文子》甚至孫子的文字,其中尤以最接近老子時代的孔子、子思徵引最多。也就是說這些有足夠言論記錄流傳下來的四個人都引了老子。示意圖如下:
孔子
孔鯉(伯魚)
孔伋(子思)
孔白(子上)
孔求(子家)
孔箕(子京)
孔穿(子高)
孔謙(子順)


孔子之弟子

  孔子之弟子「受業身通」有七十七人,據〈史記.仲尼弟子列傳〉:「孔子曰:『受業身通者七十有七人』,皆異能之士也。德行:顏淵,閔子騫,冉伯牛,仲弓。政事:冉有,季路。言語:宰我,子貢。文學:子游,子夏。師也辟,參也魯,柴也愚,由也喭,回也屢空。賜不受命而貨殖焉,億則屢中。」
  一般以七十二弟子為名目,據〈孔子家語.七十二弟子解〉。
  主要弟子有:子路、顏回、宰我、子貢、曾參、子夏、子游、冉有、閔子騫、冉伯牛、仲弓、有若、子張、原憲、宓子賤、南宮敬叔、高柴、漆雕開、巫馬施。以及一般不會列入而當時確實學於孔子的:魯哀公、季康子、孟武伯。其中不得好死的有:子路、宰我、宓子賤。曾經引用過老聃言論,或深受老聃影響(把老聃的話當成核心思想或重要思想看待)的弟子有:子路、顏回、子夏、子貢、子游、曾子、有若、宓子賤等。
  孔子、孔子老師及弟子著作列表,詳細內容請見《道德經論正》:
  春秋戰國時期究竟有多少書被創作出來?以下僅作節錄:
  根據《史記》、〈漢書.藝文志〉的記載,條列於下:
  管仲《管子》,管仲為齊桓公相國,死於前645年。
  由余《由余》,由余為秦穆公大夫,秦穆公於前659年至前621年在位。
  先軫《孫軫》,先軫為晉文公中軍元帥,死於前627年。
  (〈晉書.列傳.束皙〉:「《公孫段》二篇」,公孫段與邵涉討論《周易》的作品,公孫段死於前535年。)
  常從《常從日月星氣》,常從為老子之師。
  老聃《老子》,老聃即老子,為孔子老師之一。
  尹喜《關尹子》,強迫老子寫下《道德經》之關守。
  蜎淵《蜎子》,蜎淵為老子弟子。
  文子《文子》,文子為老子弟子。
  亢倉子《亢倉子》,亢倉子為老子弟子。
  師曠《師曠》,師曠為晉平公樂師,晉平公於前557年至前532年在位。
  孫武《孫子兵法》,孫武為吳王闔閭將軍之一,此書成於前515年至前512年之間。
  長盧子《長盧子》,〈鄧析子.無厚〉提到:「楚之不泝流,陳之不束麾,長盧之不士,呂子之蒙恥。」、〈史記.孟子荀卿列傳〉:「楚有尸子、長盧;阿之吁子焉。」、〈漢書.藝文志〉:「《長盧子》九篇。」
  鄧析《鄧析子》,與子產、孔子同時,死於前501年。
  晏嬰《晏子春秋》,晏嬰為齊景公相國,死於前490年以前。
  田穰苴《司馬穰苴兵法》,田穰苴為晏嬰推薦給齊景公的大將,死於晏嬰之後、齊景公之前。齊景公姜杵臼死於前490年。
  萇弘《萇弘》,萇弘為周史、劉文公下屬,死於前492年。
  鮑子《鮑子兵法》,鮑子當即齊國鮑牧,與伍子胥交好,死於前487年。
  伍員《五子胥》、《水戰兵法》、《蓋廬》,伍員即伍子胥,幫助吳王闔閭篡位成功,死於前484年。
  孔丘《春秋》,孔丘即孔子,生於前551年,死於前479年。收有七十餘弟子。
  左丘明《左氏傳》,左丘明,魯國太史,與孔子同時。
  左丘明《國語》。
  程本《子華子》,程本與孔子、晏子、趙簡子同時,趙簡子趙鞅死於前475年。
  老萊子《老萊子》,老萊子為楚國人,與孔子同時。
  羋勝《公勝子》,羋勝即白公勝,為楚太子建之後,與伍子胥一同奔吳,死於前479年。
  司星子韋《宋司星子韋》,司星子韋為宋景公之臣屬,宋景公於前516年至前469年在位。
  文種《大夫種》,文種為越王句踐相國,死於前472年。
  范蠡《范蠡》,范蠡與文種一起輔佐越王句踐報仇、消滅吳國,死於文種之後。
  秦越人《扁鵲內經》、《難經》,秦越人即扁鵲,與趙簡子同時,趙簡子死於前475年。
  宓不齊《宓子》,宓不齊為孔子弟子之一,生於前522年,死年不詳。
  孔子《孝經》十八章。(孔子為曾子陳孝道也。)
  曾參《曾子》,曾參為孔子弟子,生於前506年。
  孔伋《子思》二十三篇。〔名伋,孔子孫,為魯繆公師。〕
  《漆雕子》十三篇。〔孔子弟子漆雕啟後。〕
  《景子》三篇。〔說宓子語,似其弟子。〕
  《世子》二十一篇。〔名碩,陳人也,七十子之弟子。〕
  《李克》七篇。〔子夏弟子,為魏文侯相。〕
  《公孫尼子》二十八篇。〔七十子之弟子。〕
  《孟子》十一篇。〔名軻,鄒人,子思弟子,有列傳。〕
  荀況《孫卿子》三十三篇。〔名況,趙人,為齊稷下祭酒,有列傳。〕
  《羋子》十八篇。〔名嬰,齊人,七十子之後。〕(儒家類)……
  《吳起》四十八篇。有列傳。(兵家類)
  《墨子》七十一篇。〔名翟,為宋大夫,在孔子後。〕
  《隨巢子》六篇。〔墨翟弟子。〕
  《胡非子》三篇。〔墨翟弟子。〕

  其中孟子、荀子為戰國時著作,僅為明其師承關係而列出。
  若以師承來分:
  常從→老聃→關尹、蜎淵、文子、亢倉子、孔子。從常從開始,每一個弟子與再傳弟子都有著作流傳到班固時。
  孔子→宓不齊、曾參→孔伋、漆雕子、景子、世子、李克、吳起、羋子→孟子→荀子。從孔子開始,孔子的弟子、再傳弟子、三傳弟子,都有著作傳世。
  墨子→隨巢子、胡非子。從墨子開始,墨子的弟子,也都有著作傳世。

儒家

〈韓非子.顯學〉:
  世之顯學,儒、墨也。儒之所至,孔丘也。墨之所至,墨翟也。自孔子之死也,有子張之儒,有子思之儒,有顏氏之儒,有孟氏之儒,有漆雕氏之儒,有仲良氏之儒,有孫氏之儒,有樂正氏之儒。自墨子之死也,有相里氏之墨,有相夫氏之墨,有鄧陵氏之墨。故孔、墨之後,儒分為八,墨離為三,取舍相反、不同,而皆自謂真孔、墨,孔、墨不可復生,將誰使定世之學乎?孔子、墨子俱道堯、舜,而取舍不同,皆自謂真堯、舜,堯、舜不復生,將誰使定儒、墨之誠乎?殷、周七百餘歲,虞、夏二千餘歲,而不能定儒、墨之真,今乃欲審堯、舜之道於三千歲之前,意者其不可必乎!無參驗而必之者、愚也,弗能必而據之者、誣也。故明據先王,必定堯、舜者,非愚則誣也。愚誣之學,雜反之行,明主弗受也。

  根據韓非的說法,孔子死後,儒家陸續分出八個分支。
  儒家傳承路線,分為兩種,一種是依據所傳的「書籍」而定出的傳承路線,一種是依據授業者而定出的傳承路線。以下分別就目前已經整理的資料進行羅列。

易經

《易經》傳承圖

孔子
(魯)商瞿(子木)
(楚)馯臂子弓(馯臂子弘)
(江東人)矯子庸疵
(燕)周子家豎(周醜子家)
(淳于人)光子乘羽(東武孫虞子乘)
(齊)田子莊何(田何子裝)
(漢朝。菑川人)楊叔、(梁)丁寬
(以下從略)


參考資料
〈史記.仲尼弟子列傳〉:
  商瞿,魯人,字子木。少孔子二十九歲。
  孔子傳易於瞿,瞿傳楚人馯臂子弘,弘傳江東人矯子庸疵,疵傳燕人周子家豎,豎傳淳于人光子乘羽,羽傳齊人田子莊何,何傳東武人王子中同,同傳菑川人楊何。何元朔中以治易為漢中大夫。
〈論衡.別通〉:
  孔子病,商瞿卜期日中。孔子曰:「取書來,比至日中何事乎?」聖人之好學也,且死不休,念在經書,不以臨死之故,棄忘道藝,其為百世之聖,師法祖脩,蓋不虛矣!自孔子以下,至漢之際,有才能之稱者,非有飽食終日無所用心也,不說五經則讀書傳。書傳文大,難以備之。卜卦占射凶吉,皆文、武之道。昔有商瞿,能占爻卦;末有東方朔、翼少君,能達占射覆。道雖小,亦聖人之術也,曾又不知。
〈前漢紀.孝成皇帝紀二〉:
  三年。春二月。楚王囂來朝。詔曰。囂孝弟仁慈。在國二十餘年。纖介之過未嘗聞。書不云乎。用德彰厥善。其封囂子勳為廣戚侯。二月丙戌。犍為地震。山崩。擁江水逆流。秋八月乙卯晦。日蝕。光祿大夫劉向。校中祕書。謁者臣農。使使求遺書於天下。故典籍益博矣。劉向典校經傳。考集異同。云。易。始自魯商瞿子木。受于孔子。以授魯槁庇子庸。子庸授江東馯臂子弓。子弓授燕人周醜子家。子家授東武孫虞子乘。子乘授齊國田何子裝。及秦焚詩書。以易為卜筮之書。獨不焚。漢興。田何以易授民。故言易者。本之田何焉。菑川人楊叔傳其學。武帝時。為大中大夫。由是有楊氏學。梁人丁寬受易田何。為梁孝王將軍距吳楚。著易說三萬言。寬授槐里田王孫。王孫授沛人施讎。東海孟喜。琅邪梁丘賀。讎為博士。喜為丞相掾。由是有施孟梁丘之學。此三家者。宣帝之時立之。京房受易於梁人焦延壽。獨得隱士之說。託之孟氏。劉向校易說。皆祖之田何。唯京房為異黨。不與孟氏同。由是有京氏學。元帝時立之。東萊人費直。治易長於筮。無章句。徒彖象繫辭十篇文言解說上下經。沛人高相。略與費氏同。專說陰陽災異。此二家。未立於學官。唯費氏經與魯古文同。尚書本自濟南伏生。為秦博士。及秦焚書。乃辟藏其書。漢興。伏生求其書。亡數十篇。得二十九篇。文帝欲徵伏生。時年九十餘。不能行。遣晁錯往受之。千乘人歐陽伯和傳其學。而濟南張生傳尚書。授夏侯始昌。始昌傳族子勝。勝傳從兄子建。建又事歐陽氏。頗與勝異。由是為大小夏侯之學。宣帝時立之。魯恭王壞孔子宅。以廣其宮。得古文尚書。多十六篇。及論語孝經。武帝時。孔安國家獻之。會巫蠱事。未列於學官。詩。始自魯申公作古訓。燕人韓嬰。為文帝博士。作詩外傳。齊人轅固生為景帝博士。亦作詩外內傳。由是有魯韓齊之學。趙人有毛公。為河間獻王博士。作詩外傳。謂得子夏所傳。由是為毛詩。列於學官。禮。始於魯高堂生。傳士禮十八篇。多不備。魯人徐生。善為禮容。文帝時。為禮官大夫。宣帝時。為少府。后倉最為明禮。而沛人戴聖戴德傳其業。由是有后倉大小戴之學。其禮古經五十六篇。出於魯壁中。猶未能備。歆以周官十六篇為周禮。王莽時。歆奏。以為禮經。置博士。樂。自漢興。制氏以知雅樂聲律。世在樂官。但紀鏗鏘鼓舞而已。不能言其義。河間獻王與毛公等共采周官與諸子樂事者。乃為樂記。及劉向校祕書。得古樂記二十三篇。與獻王記不同。春秋。魯人穀梁赤齊人公羊高。各為春秋作傳。景帝時。胡母子都與董仲舒治春秋公羊。皆為博士。瑕丘人江公治穀梁。與仲舒議春秋。不及仲舒。武帝時。遂崇立公羊。而東平嬴公受其業。昭帝時。為諫議大夫。授魯國眭孟。孟授東海嚴彭祖。彭祖授顏安樂。由是有顏嚴之學。沛人蔡千秋治穀梁。與公羊家並議帝前。帝善穀梁說。擢千秋為諫議大夫。遂立穀梁。始魯人左丘明。又為春秋作傳。漢興。張蒼賈誼皆為左氏訓。劉歆尤善左氏。平帝時。立左氏春秋毛詩逸禮古文尚書。後復皆廢。及論語有齊魯之說。又有古文。凡經皆古文。凡書有六本。謂象形象事象意象聲轉注假借也。有六體。謂古文奇字篆書隸書蟲書也。秦時獄官。多事省文。從易。施之於徒隸。故謂之隸書。昔周之末。孔子既歿。後世諸子。各著篇章。欲崇廣道藝。成一家之說。旨趣不同。故分為九家。有儒家道家陰陽家法家名家墨家縱橫家雜家農家。儒家者流。蓋出於司徒之官。明教化者也。道家者流。蓋出於史官。明成敗興廢。然後知秉要持權。故尚無為也。陰陽家者流。蓋出於羲和之官。敬順昊天。以授民時者也。法家者流。蓋出理官也。名家者流。蓋出於理官。民位不同。體亦異數。故正名也。墨家者流。蓋出於清廟之官。茅屋采椽。是以尚儉。宗祀嚴父。是以右鬼神。養三老五更。是以兼愛。選士大射。是以尚賢。順四時五行。是以非命。以孝示天下。是以尚同。縱橫家者流。蓋出行人之官。遭變用權。受命而不受辭。雜家者流。蓋出於議官。農家者流。蓋出於農稷之官。各引一端。高尚其事。其言雖殊。譬猶水火。相滅亦相生也。舍所短。取所長。足以通萬方之略矣。又有小說家者流。蓋出於街談巷議。所造及賦誦兵書術數方伎。皆典籍苑囿。有采於異同者也。劉向卒。上復使向子歆繼卒父業。而歆遂撰群書而奏七略。有輯略。有詩賦略。有六藝略。有諸子略。有兵書略。有術數略。有方伎略。共萬三千二百六十九卷。自是以來。稍稍復增集。

詩經


《詩經》傳承圖

(魯)孔子
(衛)卜商(子夏。魏文侯師。)
(魯)曾申
(魏)李克
(魯)孟仲子
根牟子(振牟子)
(趙)荀卿
(魯)毛亨
(趙)毛萇


參考資料
〈太平御覽.學部三.詩〉:
  《正義》云:初,孔子授訓卜商,商為之序,以授魯人曾申,申授魏人李克,克授魯人孟仲子,仲子授振牟子,振牟子授趙人荀卿,荀卿授漢人魯國毛亨,作《詁訓傳》以授於趙國毛萇。時人謂亨為大毛公,萇為小毛公,以其所傳,故名其詩曰《毛詩》。
  又曰:東漢鄭玄取毛氏詁訓所不盡及同異者,續為之注解,曰「箋」。箋,薦也,言薦成毛意也。

三國.吳.陸璣《毛詩草木鳥獸蟲魚疏》:
  《毛詩》:孔子刪《詩》,授卜商。商為之序,以授魯人曾申。申授魏人李克,克授魯人孟仲子,仲子授根牟子,根牟子授趙人荀卿,荀卿授魯國毛亨。亨作詁訓傳,以授趙國毛萇。時人謂亨為大毛公,萇為小毛公,以其所傳故名其詩曰《毛詩》。


春秋

  孔子所作。孔子之師老聃、眾多弟子皆有著作傳世,是其時著作風氣之盛的明證。詳見《孫子兵法論正》、《道德經論正》。

《春秋》傳承圖

孔子
卜商(子夏)
公羊高(《公羊傳》)、穀梁赤(《穀梁傳》)


參考資料

〈太平御覽.學部四.春秋〉:
  《春秋正義》曰:孔子授《春秋》於卜商,卜商又授之弟子公羊高、穀梁赤,又各為之傳,則今《公羊》、《穀梁》二傳是也。《左氏傳》有賈逵訓,服虔、杜預注,《公羊傳》有何休解詁,《穀梁》有范寧集解。……桓譚《新論》曰:《左氏》傳世後百餘年,魯穀梁赤為《春秋》,殘略多有遺失,又有齊人公羊高緣經文作傳,彌離其本事矣。《左氏》經之與傳,猶衣之表里,相持而成。經而無傳,使聖人閉門思之十年,不能知也。又曰:劉子政、子駿、伯玉三人尤珍重《左氏》,下至婦女,無不讀論者。
〈孟子.滕文公下〉:
  世衰道微,邪說暴行有作,臣弒其君者有之,子弒其父者有之。孔子懼,作《春秋》。《春秋》,天子之事也。是故孔子曰:「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孔子成《春秋》而亂臣賊子懼。《詩》云:『戎狄是膺,荊舒是懲,則莫我敢承。』無父無君,是周公所膺也。我亦欲正人心,息邪說,距詖行,放淫辭,以承三聖者;豈好辯哉?予不得已也。能言距楊墨者,聖人之徒也。
〈論衡.案書〉:
  案孔子作《春秋》,采毫毛之善,貶纖介之惡。可褒,則義以明其行善;可貶,則明其惡以譏其操。《新論》之義,與《春秋》會一也。
〈論衡.藝增〉:
  夫星霣或時至地,或時不能,尺丈之數難審也。《史記》言「尺」,亦以太甚矣。夫地有樓臺山陵,安得言「尺」?孔子言「如雨」,得其實矣。孔子作《春秋》,故正言「如雨」。如孔子不作,「不及地尺」之文,遂傳至今。
〈論衡.謝短〉:
  問《春秋》家曰:「孔子作《春秋》,周何王時也?自衛反魯,然後樂正,《春秋》作矣。自衛反魯,哀公時也。自衛,何君也。俟孔子以何禮,而孔子反魯作《春秋》乎?孔子錄《史記》以作《春秋》,《史記》本名《春秋》乎?制作以為經,乃歸《春秋》也?」
〈漢書.董仲舒傳〉:
  冊曰:「善言天者必有徵於人,善言古者必有驗於今。」臣聞天者群物之祖也,故遍覆包函而無所殊,建日月風雨以和之,經陰陽寒暑以成之。故聖人法天而立道,亦溥愛而亡私,布德施仁以厚之,設誼立禮以導之。春者天之所以生也,仁者君之所以愛也;夏者天之所以長也,德者君之所以養也;霜者天之所以殺也,刑者君之所以罰也。繇此言之,天人之徵,古今之道也。孔子作春秋,上揆之天道,下質諸人情,參之於古,考之於今。故春秋之所譏,災害之所加也;春秋之所惡,怪異之所施也。」
〈後漢書.崔駰列傳〉:
  昔孔子作春秋,褒齊桓,懿晉文,歎管仲之功。夫豈不美文、武之道哉?誠達權救敝之理也。故聖人能與世推移,而俗士苦不知變,以為結繩之約,可復理亂秦之緒,干戚之舞,足以解平城之圍。
〈漢書.揚雄傳下〉:
  師曠之調鍾,俟知音者之在後也。孔子作春秋,幾君子之前睹也。老聃有遺言,貴知我者希,此非其操與!

左傳

  《左傳》為《春秋》三傳之一,為左丘明所作。為輔助理解孔子《春秋》之書,而其所傳授的對象也是儒家重要子弟。至於左丘明是否應該算是孔子弟子,暫時難有定論。


《左傳》傳承圖

(魯)左丘明
(魯)曾申
(衛)吳起(楚國宰相)
吳期(吳起之子)
(楚)鐸椒
虞卿(趙國宰相)
(趙)荀況
張蒼(漢丞相北平侯)


參考資料

唐.孔穎達〈春秋左傳正義.春秋序〉:
  〈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序云:「魯君子左丘明作傳(《左傳》)」據劉向《別錄》云︰「左丘明授曾申,申授吳起,起授其子期,期授楚人鐸椒,鐸椒作《抄撮》八卷授虞卿,虞卿作《抄撮》九卷授荀卿,荀卿授張蒼。
〈史記.十二諸侯年表〉:
  是以孔子明王道,干七十餘君,莫能用,故西觀周室,論史記舊聞,興於魯而次春秋,上記隱,下至哀之獲麟,約其辭文,去其煩重,以制義法,王道備,人事浹。七十子之徒口受其傳指,為有所刺譏褒諱挹損之文辭不可以書見也。魯君子左丘明懼弟子人人異端,各安其意,失其真,故因孔子史記具論其語,成左氏春秋。鐸椒為楚威王傳,為王不能盡觀春秋,采取成敗,卒四十章,為鐸氏微。
〈漢書.藝文志〉:
  古之王者世有史官,君舉必書,所以慎言行,昭法式也。左史記言,右史記事,事為春秋,言為尚書,帝王靡不同之。周室既微,載籍殘缺,仲尼思存前聖之業,乃稱曰:「夏禮吾能言之,杞不足徵也;殷禮吾能言之,宋不足徵也。文獻不足故也,足則吾能徵之矣。」以魯周公之國,禮文備物,史官有法,故與左丘明觀其史記,據行事,仍人道,因興以立功,就敗以成罰,假日月以定曆數,藉朝聘以正禮樂。有所褒諱貶損,不可書見,口授弟子,弟子退而異言。丘明恐弟子各安其意,以失其真,故論本事而作傳,明夫子不以空言說經也。春秋所貶損大人當世君臣,有威權勢力,其事實皆形於傳,是以隱其書而不宣,所以免時難也。及末世口說流行,故有公羊、穀梁、鄒、夾之傳。四家之中,公羊、穀梁立於學官,鄒氏無師,夾氏未有書。
〈論語.公冶長〉:
  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
〈新論.正經〉:
  王者作圓池如璧形,實水其中,以環壅之,故曰辟雍。言其上承天地,以班教令,流轉王道,周而復始。《左氏傳》遭戰國寢廢。後百餘年,魯人穀梁赤為《春秋》,殘略,多有遺失;又有齊人公羊高,緣經文作傳,彌離其本事矣。《左氏傳》於經,猶衣之表裡,相待而成。經而無傳,使聖人閉門思之,十年不能知也。諸儒睹《春秋》之記,錄政治之得失,以立正義,以為聖人復起,當復作《春秋》也。自通士若太史公亦以為然。余謂之否。何則?前聖後聖,未必相襲。夫聖賢所陳,皆同取道德仁義,以為奇論異文,而俱善可觀者,猶人食皆用魚肉菜茄,以為生熟異和,而復居美者也。吳之篡弒滅亡,釁由季札,札不思上放周公之攝位,而下慕曹臧之謙讓,名已細矣。《春秋》之趣,豈謂爾乎?堯能則天者,貴其能臣舜、禹二聖。

法經

  李克出儒家,為曾申弟子,與吳起同門。《法經》為其所作,對中國古代法律思想影響深遠。按照《易經》、《詩經》、《左傳》這種傳承書籍的客觀真實現象而論,則商鞅應該視為李克弟子。李克與商鞅之間可能只隔了一個「孟仲子」。這個孟仲子是否就是《孟子》一書中的孟仲子,只能說不得而知。
  李克的《法經》思想出自兩者,一是老子、一是孔子。孔子認同子產、對子貢、子張講述法律,其弟子密子賤之死可能正出於其嚴刑峻法。這些都是一般儒家不願意承認,甚至從未重視過的事實。關於客觀的引文證據,請見《道德經論正》,不贅。

《法經》傳承圖

李克
(?孟仲子。幾代不知。)
商鞅

參考資料
〈通典.刑法一.刑制上〉:
  孝公初,衛鞅請變法令,令人為什伍,而相牧司連坐。不告姦者腰斬,告姦者與斬敵首同賞,匿姦者與降敵同罰。人有二男以上不分異者,倍其賦。有軍功者,各以率受上爵。為私鬥者,各以輕重被刑大小。戮力本業,耕織玫粟帛多者,復其身。事末利及怠而貧者,舉以為收孥。宗室非有軍功論,不得為屬籍。明尊卑爵秩等級,各以差次名田宅、臣妾。衣服以家次。有功者尊榮,無功者雖富無所芬華。令既具,未布。恐人之不信己,乃立三丈之木於國都市南門,募人有能徙置北門者與十金。人怪之,莫敢徙。復曰:「能徙者與五十金。」有一人徙之,輒與五十金,以明不欺。秦人初言令不便者以千數。於是太子犯法,衛鞅曰:「法之不行,自上犯之。」將法太子。太子,君嗣也,不可施刑,刑其傅公子虔,黥其師公孫賈。明日,秦人皆趨令。令初下,有言令不便者,有來言令便者,衛鞅曰:「此皆亂化之人也。」盡遷於邊城。其後人莫敢議令。甘龍、杜摯極非之。〔具雜議上篇。〕令之初作,一日臨渭,刑七百餘人,百姓皆苦之。居三年,道不拾遺,山無盜賊,家給人足,勇於公戰,怯於私鬥,秦人大治而大悅。魏文侯師李悝撰次諸國法,著法經,皆罪名之制也,商君受之以相秦。〔具魏代語中。〕……
  明帝改士庶罰金之令,男聽以罰代金,婦人加笞還從鞭督之例,以其形體裸露故也。時所用舊律,其文起自魏文侯師李悝。悝撰次諸國法,著法經,以為王者之政,莫急於盜賊,故其律始於盜、賊;盜賊須劾捕,故著囚、捕二篇;其輕狡、越城、博戲、借假不廉、淫侈、踰制以為雜律一篇;又以具律具其加減:是故所著六篇而已,然皆罪名之制也。商君傳習,以為秦相。


子夏

  子夏弟子,見上引有:曾申、公羊高、穀梁赤、段干木、魏文侯等。

子夏
曾申、公羊高、穀梁赤、段干木、魏文侯

子貢

  子貢弟子,最有名者為田子方。

(衛)端木賜(子貢)
田子方

〈史記.儒林列傳〉:
  如田子方、段干木、吳起、禽滑釐之屬,皆受業於子夏之倫,為王者師。
〈呂氏春秋.當染〉:
  非獨國有染也。孔子學於老聃、孟蘇夔、靖叔。魯惠公使宰讓請郊廟之禮於天子,桓王使史角往,惠公止之,其後在於魯,墨子學焉。此二士者,無爵位以顯人,無賞祿以利人,舉天下之顯榮者必稱此二士也。皆死久矣,從屬彌眾,弟子彌豐,充滿天下,王公大人從而顯之,有愛子弟者隨而學焉,無時乏絕。子貢、子夏、曾子學於孔子,田子方學於子貢,段干木學於子夏,吳起學於曾子。禽滑釐學於墨子,許犯學於禽滑釐,田繫學於許犯。孔、墨之後學顯榮於天下者眾矣,不可勝數,皆所染者得當也。


曾子

  曾參的弟子有:曾元、曾申、樂正子春、公明宣、孔伋(子思)。其中曾元、曾申為其兒子。

曾參
曾元、曾申、樂正子春、公明宣、孔伋(子思)

〈禮記.檀弓上〉:
  曾子寢疾,病。樂正子春坐於床下,曾元、曾申坐於足,童子隅坐而執燭。童子曰:「華而睆,大夫之簀與?」子春曰:「止!」曾子聞之,瞿然曰:「呼!」曰:「華而睆,大夫之簀與?」曾子曰:「然,斯季孫之賜也,我未之能易也。元,起易簀。」曾元曰:「夫子之病帮矣,不可以變,幸而至於旦,請敬易之。」曾子曰:「爾之愛我也不如彼。君子之愛人也以德,細人之愛人也以姑息。吾何求哉?吾得正而斃焉斯已矣。」舉扶而易之。反席未安而沒。 
〈說苑.反質〉:
  公明宣學於曾子,三年不讀書。曾子曰:「宣,而居參之門,三年不學,何也?」公明宣曰:「安敢不學?宣見夫子居宮庭,親在,叱吒之聲未嘗至於犬馬,宣說之,學而未能;宣見夫子之應賓客,恭儉而不懈惰,宣說之,學而未能;宣見夫子之居朝廷,嚴臨下而不毀傷,宣說之,學而未能。宣說此三者學而未能,宣安敢不學而居夫子之門乎?」曾子避席謝之曰:「參不及宣,其學而已。」


曾申

  曾申的影響力歷來被忽視,其弟子「李克、吳起」不僅是當時最強大的魏國最主要的兩位大臣,並皆為「荀況」之祖師爺,只是傳承物與傳承路線不同罷了。
曾申
李克、吳起
(以下從略)

孟子

  孟子弟子說法分歧,無暇細考,僅引百度百科之解答為之。

孟子
樂正克、萬章、公孫丑、浩生不害、孟仲子、陳臻、充虞、屋廬連、徐辟、陳代、彭更、公都子、咸丘蒙、高子、桃應、盆成括、滕更

參考資料
百度百科:
  《孟子弟子考》一篇,原收入《曝書亭集》卷五十七,共列孟子弟子樂正克、萬章、公孫丑、浩生不害、孟仲子、陳臻、充虞、屋廬連、徐辟、陳代、彭更、公都子、咸丘蒙、高子、桃應、盆成括、滕更等十七人,大多以趙岐《孟子章句》為據。如「樂正子克,宋政和中贈利國侯。趙岐曰:孟子弟子,為魯臣。」「萬子章,宋贈博興伯。趙岐曰:孟子弟子。」「公孫子丑,宋贈壽光伯。趙岐曰:孟子弟子。」唯盆成括一條引「孫奭曰:盆成括,嘗學于孟子。」按:孟子弟子人數,多有異說。趙岐注列孟子弟子十五人,學于孟子者四人,凡十九人。尚有季孫、子叔二子,岐明言孟子弟子,而彝尊未收。宋政和中,以程振請贈爵者十八人,皆本趙注,惟遺滕更一人。彝尊則增滕更,去季孫、子叔,凡十七人。朱熹集注則只取十三人。元吳萊《孟子弟子列傳》取十九人。張九韶《群言拾唾》載孟子弟子十七人,去季孫、子叔、滕更、盆成括,增孟季子、周霄。宮夢仁《讀書記數略》則去滕更、浩生不害、盆成括,增孟季子、曹交、周霄。



荀子

  荀子是戰國時代影響力最大的儒家首領,也是繼春秋末年子夏、曾申之後,儒家影響力最大的人物。荀子弟子,根據文獻有李斯、韓非、包丘子、浮丘伯等。「李斯、包丘子」一富一貧的對比更取代孔子門人「子貢、原憲」的對比,成為典範轉移的範例之一。詳見《道德經論正》相關章節分析。


荀子


李斯、韓非、包丘子、浮丘伯


(以下從略)

參考資料

〈史記.老子韓非列傳〉:
  韓非者,韓之諸公子也。喜刑名法術之學,而其歸本於黃老。非為人口吃,不能道說,而善著書。與李斯俱事荀卿,斯自以為不如非。
〈鹽鐵論.毀學〉:
  大夫曰:「夫懷枉而言正,自託於無欲而實不從,此非士之情也?昔李斯與包丘子俱事荀卿,既而李斯入秦,遂取三公,據萬乘之權以制海內,切侔伊、望,名巨泰山;而包丘子不免於甕牖蒿廬,如潦歲之蛙,口非不眾也,卒死於溝壑而已。今內無以養,外無以稱,貧賤而好義,雖言仁義,亦不足貴者也!」
  文學曰:「方李斯之相秦也,始皇任之,人臣無二,然而荀卿謂之不食,睹其罹不測之禍也。包丘子飯麻蓬藜,修道白屋之下,樂其志,安之於廣廈芻豢,無赫赫之勢,亦無戚戚之憂。夫晉獻垂棘,非不美也,宮之奇見之而歎,知荀息之圖之也。智伯富有三晉,非不盛也,然不知襄子之謀之也。季孫之狐貉,非不麗也,而不知魯君之患之也。故晉獻以寶馬釣虞、虢,襄子以城壞誘智伯。故智伯身禽於趙,而虞、虢卒并於晉,以其務得不顧其後,貪土地而利寶馬也。孔子曰:『人無遠慮,必有近憂。』今之在位者,見利不虞害,貪得不顧恥,以利易身,以財易死。無仁義之德,而有富貴之祿,若蹈坎阱,食於懸門之下,此李斯之所以伏五刑也。南方有鳥名鵷鶵,非竹實不食,非醴泉不飲,飛過泰山,泰山之鴟,俛啄腐鼠,仰見鵷雛而嚇。今公卿以其富貴笑儒者為之常行,得無若泰山鴟嚇鵷鶵乎?」
〈漢書.楚元王傳〉:
  楚元王交字游,高祖同父少弟也。好書,多材藝。少時嘗與魯穆生、白生、申公俱受詩於浮丘伯。伯者,孫卿門人也。及秦焚書,各別去。
〈漢書.儒林傳〉:
  申公,魯人也。少與楚元王交俱事齊人浮丘伯受詩。漢興,高祖過魯,申公以弟子從師人見于魯南宮。呂太后時,浮丘伯在長安,楚元王遣子郢與申公俱卒學。元王薨,郢嗣立為楚王,令申公傅太子戊。戊不好學,病申公。及戊立為王,胥靡申公。申公愧之,歸魯退居家教,終身不出門。復謝賓客,獨王命召之乃往。弟子自遠方至受業者千餘人,申公獨以詩經為訓故以教,亡傳,疑者則闕弗傳。蘭陵王臧既從受詩,已通,事景帝為太子少傅,免去。武帝初即位,臧乃上書宿衛,累遷,一歲至郎中令。及代趙綰亦嘗受詩申公,為御史大夫。綰、臧請立明堂以朝諸侯,不能就其事,乃言師申公。於是上使使束帛加璧,安車以蒲裹輪,駕駟迎申公,弟子兩人乘軺傳從。至,見上,上問治亂之事。申公時已八十餘,老,對曰:「為治者不至多言,顧力行何如耳。」是時上方好文辭,見申公對,默然。然已招致,既以為太中大夫,舍魯邸,議明堂事。太皇竇太后喜老子言,不說儒術,得綰、臧之過,以讓上曰:「此欲復為新垣平也!」上因廢明堂事,下綰、臧吏,皆自殺。申公亦病免歸,數年卒。弟子為博士十餘人,孔安國至臨淮太守,周负膠西內史,夏寬城陽內史,碭魯賜東海太守,蘭陵繆生長沙內史,徐偃膠西中尉,鄒人闕門慶忌膠東內史,其治官民皆有廉節稱。其學官弟子行雖不備,而至於大夫、郎、掌故以百數。申公卒以詩、春秋授,而瑕丘江公盡能傳之,徒眾最盛。及魯許生、免中徐公,皆守學教授。韋賢治詩,事博士大江公及許生,又治禮,至丞相。傳子玄成,以淮陽中尉論石渠,後亦至丞相。玄成及兄子賞以詩授哀帝,至大司馬車騎將軍,自有傳。由是魯詩有韋氏學。